位置︰愛書屋 > 仙官 > 第二百一十三章 孝子後母

第二百一十三章 孝子後母

    村子的建築與風格頗有古風,大部分的房舍乃是夯土所建,茅草為頂。此時似乎正是農忙時節,大部分的村人都在田中勞作,遠遠望去,便是一片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辛勤人影。

    “這就是高華君死前理想之地?”葉行遠有些茫然。聖人弟子得天獨厚,死去之後心想事成,可以長久的生活在自己理想的地方。當然聖人威嚴,不可能假想而成,否則的話他們定當會選擇永遠跟隨在聖人身邊。

    但退而求其次的話,高華君就喜歡這麼一個簡樸辛勞的農村?

    李夫人慨嘆,“人各有志。先祖遺願,也不過是幼時讀書發蒙之地罷了,他們學問通透,功名富貴本不在意,只求心之所安。”

    還是自己的修行未足,葉行遠嘿然一笑。他終究是俗人,如果現在的他要去死,又能擁有自己理想的死後之國,那肯定得各種繁華各種享受,不可能如這些人這般甘于淡泊。

    村中青壯甚至包括婦孺都已經下田干活,村頭也不見人影。只有一個憨厚的青年正騎在一所房舍的屋頂,似是在修葺房屋,如今天氣炎熱干燥,他揮汗如雨,卻干得甚為細致認真。

    葉行遠與李夫人對視一眼,走到房前,客氣的招呼問道︰“這位兄台,吾等是外鄉人,因迷了路徑走到此地,不知此處是什麼地方?”

    全無線索,只能想辦法自己去打听。那青年低頭一看,笑答道︰“你們從何而來?此處乃是雙井村,去往梁都還有兩日路程,還須翻過對面太沖山。你們要是往梁都去,今日肯定是到不了。當在村中休息。”

    梁都?朱凝兒不曾听過這陌生的地名,轉頭疑惑的看著葉行遠。葉行遠與李夫人卻都是飽讀史書,哪里不知此地名的意義,不約而同都是點了點頭。

    果然如此!高華君死後之國,背景乃是三千年前的戰國時期。梁都乃是趙國都城,在聖人傳道、人皇一統天下之後。便改名為梁州,一直沿用至今。

    高華君原本就是趙國人,那這所謂雙井村,應該就是高華君的故鄉。

    這便是他臨終之前所心心念念的理想之地,最後化為現實,那高華君又在何處?

    葉行遠心念電轉,听那青年發問,含糊道︰“我們是從魏國而來,正是要去梁都。原本只走官道,卻因為貪看山中景致。不小心走到此地,幸得兄台指點,不知村中可有客棧?”

    青年豪爽道︰“荒郊野村,哪有什麼客棧?你們且休息會兒喝口水,待我父母回來,我稟明之後,留你們在我家住一晚便是。”

    他殷勤好客。不過也頗懂規矩,自己並非一家之主。還是得先向父母稟明才能留客。葉行遠心中一動,仿佛感覺到有什麼不對勁,李夫人扯了扯他的衣角,悄悄的向屋頂上一指。

    葉行遠正抬頭細看,忽听轟的一聲,那茅草屋面忽然騰起火苗。剎那間便越燒越旺。將那青年包裹在內。

    “不好!”葉行遠驚呼一聲,“兄台勿要慌張,我來救你!”

    他繞著房舍轉了一圈,想要尋那青年上屋頂的梯子,卻遍尋不著。正驚愕之際。就見火海中那青年手中拿著兩個斗笠撲扇,便像一只大鳥一般騰身而起,隨風飄走。只晃了兩晃便不知去向,徒留一座熊熊燃燒的火屋。

    “這是...高華君風火遁?”葉行遠此時哪里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眼前這一幕,正是歷史上有名的高華君借風避火的故事。想不到這原本只存在于書中典故,居然在他面前上演。

    李夫人苦笑道︰“應該是不會錯了,想不到這青年便是高華君本人,也萬萬想不到他所理想之地,居然還是這被後母陷害的時候......”

    這人有受虐傾向吧?葉行遠心中吐槽,也不怪他一開始想不到,正常人誰會一遍遍不斷回憶當年自己被虐的時候,難道差點被燒死才是高華君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分?

    時間地點都已經明確了,高華君的死後之國,便是他的少年時期。此時他後母已經為他父親生了第二個兒子,因為嫉恨他,所以設下種種毒計,想要置高華君于死地。

    只是高華君有宿慧,屢屢得天地庇佑,僥幸逃生。剛才那一幕,便是後母騙高華君讓他獨自一人在家中修葺屋頂,然後悄悄上房抽梯,縱火燒屋。

    而高華君則是借風火之力,飄搖于天地之間,揚長而去,絲毫未損。

    “可惜了,要知道他就是高華君,一開始就將他救下來,或許就能得到他的認可,信物或者就可以到手了。”葉行遠暗自懊悔,回想書中的記載。

    這些上古人物的傳記都是言簡意賅,當然不可能包含許多細節,高華君幼年之時的種種驚險經歷,不過只是信筆一提罷了。

    記得高華君“風火遁”之後,其父以為他死了,後母也假惺惺掉了幾滴眼淚。但數日之後,高華君才再度返回,說自己被一陣風卷走,他父親甚是歡喜,便沒有追究。

    這幾天之中高華君去了哪里卻無從考究,在這死後之國更是難尋,葉行遠沉吟道︰“不管如何,已經知曉高華君蹤跡,我們便在村中等待,同時尋找他如何?”

    如果能在這幾天之中找到高華君,或許能夠更快的解決他,要是不行,大概就要等待幾天了。不過這死後之國的時間流速應該與外界不同,葉行遠也不著急。

    這時候看到村中著火,原本在田地中忙亂的農民全都鬧哄哄的趕了回來。高華君的父親愚叟看到是自家房子遭殃,嚎啕大哭,後母也陪著一起掉淚。一眾村民潑水救火,但哪里止得住火勢,等火焰熄滅,面前也只剩下一堆殘垣斷壁與焦黑的木炭。

    後母哭泣道︰“今日農忙,我本想讓高華在家中休息,不想反受其害,都是我的錯啊!”

    她淚流滿面,演技高超,要不是早知道這一切都是她的安排,誰都不會相信她是個狠心的後媽。村人們紛紛安慰,直到她和愚叟都止住啼哭方才罷休。

    也有人來詢問葉行遠等人,葉行遠就裝糊涂,說自己是過路人,瞧見這里火起才想來幫忙,奈何已經晚了一步。

    當時民風淳樸,也沒有人懷疑他,便有村中富裕之人,邀請他們在村中暫歇。葉行遠干脆說要多住幾日,還送了收留他們那家人幾個精巧的配飾,對方雖然一直客氣的推讓,但最後還是歡喜無限的收下了。

    三千年後的工藝當然大大領先當年,這些小村中人幾乎當作是無價之寶了。又看葉行遠等人衣著不凡,只以為是貴族人家,對他們三人都多了尊敬與客氣。他們要多住在村中,眾人大為歡迎。

    就連高華君的生父與後母都來阿諛拍馬,大概也是想撈點什麼好處。葉行遠看他們不過一忽兒功夫,之前的悲痛就蕩然無存,也覺得這做父母的實在太過薄情,更深厭惡之感。

    葉行遠對李夫人道︰“怪不得世人都說,有了後媽便有後爹,高華君到底為什麼會覺得此時才是他心中理想?縱然他舍不得父親,那也應該是在他感化父母之後啊?”

    李夫人沉思道︰“這大約就應該是關鍵了,只要能破解此疑,明白高華君心中所想,就應該能夠得到他的認可,只可惜這幾日找不到他,只能等他回來。”

    朱凝兒已經發揮了她的優勢,一方面籠絡村民人心,一方面安排他們去四處尋找高華君的蹤跡。不過短短幾日之內,已經有人對她死心塌地,可見她果然天生擅長就是蠱惑人心和統率,作為鴉神教的聖女也真是合格。

    但高華君依舊是杳無音訊,村里人大多都相信他已經被燒成了灰,只有知道歷史的葉行遠和李夫人才知道他肯定在某處活著。

    果然五日之後,高華君就像是沒事人一樣在村口出現了。

    他依舊帶著憨厚的笑容,渾然不顧別人看見他仿佛見鬼的神情,尤其後母臉上的表情更是精彩,葉行遠只恨沒有辦法照下來。

    “火起之時,我被一陣狂風卷走,隨後到了極遠處的山上。”高華君誠懇的指著遠處一座大山的山巔,“然後花了幾天的時間才走回來。”

    他那種語氣讓人沒辦法不相信,而且看他腳下的草鞋也破了,確實是走了長路的樣子。眾人只能歸結為此乃天意救人,高華君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很多人都上來恭賀。

    也有人向愚叟夫婦道喜,愚叟倒還罷了,後母臉上的神情又是尷尬又是惱火,葉行遠看著都想捧腹大笑。

    高華君認出了葉行遠等人,又過來向他們道謝,“多謝你們當時救我。”

    葉行遠忙搖頭道︰“我也未能幫上什麼忙,還是你吉人天相,自能逢凶化吉。”

    葉行遠本來考慮要不要說出房下沒有梯子這件事,但猶豫了一下,還是未曾開口。這會提前將高華君與後母之間的矛盾揭開,會引起什麼樣的後果不能預知,他不能操之過急。(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