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仙官 > 第二百一十五章 四象遁法

第二百一十五章 四象遁法

    如果高華君真是這種想法,那他這個死後的理想世界果然對他而言等于是幸福的天堂……他處于一種無知的快樂之中,葉行遠又該如何才能得到他的認可?

    葉行遠突然覺得一籌莫展,連著這一次跟隨他一起來冒險,都顯得沒有什麼意義了。

    如預料的一樣,才沒說兩句話,高華君甚至還沒有開始干活,頭頂就開始的掉落泥沙。高華君反應遲鈍的抬頭張望,旋即就看見一塊巨石從井口落下。

    “小心!”高華君驚呼一聲,毫不猶豫的往葉行遠身上一撲,就像是母雞護雛一般把葉行遠護在身下。

     !石頭硬生生砸在高華君的脊背上,出一聲悶響,高華君低哼一聲,身子卻甚至都沒有晃動一下。

    接著又是第二塊,第三塊,接二連三的石頭連續的被高華君擋住,從他身子兩側滾下,濺起水花與塵泥。然後光線就變得昏暗,這種攻擊雖然停止了,但井底很快就是一片漆黑。

    高華君呼了一口氣,努力的直起腰,撥開頭上的碎石,“你沒事吧?我們的運氣真不好,居然遇上了山崩,不過沒關系,村里人很快就會現把我們挖出去的。”

    他的語氣依然非常樂觀。對這種家伙的性格葉行遠真是無力吐槽,這種情況正常人都不會想到山崩好不好?再說你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山村少年,這種被巨石正面砸中還絲毫無損的**強度是什麼情況?果然這些聖賢都是開掛的存在嗎?

    與他們相比,葉行遠簡直覺得自己所謂的金手指太微不足道了!

    “我當然沒事,不過高兄你被石頭砸中,真的沒受傷嗎?”葉行遠小心翼翼的問了一句。

    這時候高華君好像才想起來自己被石頭砸了,他撓了撓腦袋,又伸展了一下四肢,漫不經心道︰“看來是沒事,好像撓癢癢一樣。小時候我經常從山上滾下去什麼的,有一次還掉下懸崖都沒受傷。這不算什麼。”

    從小時候你就開始被後母陷害了啊!連扔下懸崖這種事都干過?那你還毫無損?葉行遠已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

    當一個人無論怎麼被處心積慮陷害都不會受傷的情況下,你就算要他相信有人在害他似乎也很難啊!

    對于這種人,葉行遠感覺到很無奈,真不知道聖人是如何教導他的。像這樣淳樸而無敵的人。又怎麼可能理解人心險惡?

    而事實上正如世界上有白天和黑夜,人心也不可能只有光明一片,道心惟微,人心惟危,如果不理解黑暗面不理解邪惡。也不可能成為真正的聖賢。

    葉行遠暗自嘆氣,他現在現再縝密的邏輯思維在高華君這樣的純人面前並沒有什麼用處,他到現在依然不知道該怎麼從這個陽光少年手中得到他的信物,甚至毫無頭緒。

    “山崩好像把井口封住了,我們怎麼辦,現在這里等著?”葉行遠順著高華君的話往下說,他要說是山崩就山崩吧。雖然這次冒著危險來陪他下井,仍然沒有什麼突破性的進展,但至少可以目睹對方施展“土水遁”的神通,也算是不虛此行。

    高華君自信的說道︰“村民們確實很快會來救我們。不過賢弟你沒在這種地方待過,只怕時間久了會氣悶,要是傷了身體,我可不好與你姐姐妹妹交待。要不然,你隨我一同從山石中步行而出?”

    葉行遠三人以同胞姐弟相稱,李夫人是長姊,朱凝兒自然是幼妹。听高華君之言,葉行遠驚訝萬分,不自覺的重復道︰“在土石中步行?”

    這是什麼意思?難道高華君的土水遁神通,可以帶人同行?

    還是他干脆打算將這個神通傳授給自己?

    想到第二個可能性。葉行遠的心髒都不由砰砰直跳。如果真是這樣,那這一趟高華君陵墓之行,可就賺得大了!

    上古之世,聖人降世之時。天命與天機尚未明晰,也不可能像三千年後有這麼嚴格的體系。聖人弟子的神通,大多來自兩個途徑,一是天生,一是領悟,這與如今與官位品階掛鉤的神通有極大的差別。

    從某種程度來說。那時候的神通也是最多姿多彩的時候,當真是百花齊放,百家爭鳴。高華君知名的遁法神通,也是其中的翹楚。

    借風、火可遁,借土、水可遁,四象變化,如臂使指,可說是保命逃生的第一法門。有此遁法神通護身,高華君幾乎沒有遇到絕境的時候,地底、深淵、火海,他都可以從容而行,臨危不亂。

    三千年之後,這些聖賢自身所得的神通,只有極少部分通過血脈流傳下來,絕大部分都已經絕傳。像高華君的四象遁法,早已無人通曉。

    葉行遠可學否?他強自抑制心中的激動,干笑道︰“高兄是在開玩笑吧?人有肉身,怎可于土石之中行走?”

    高華君奇道︰“吾等可于風中行走,可于水中行走,為何不能于火中、土中行走,四象變化本是一體,你只要心中無陰陽之分,溶溶太極,便能輕而易舉穿行土石了。”

    這是純粹的唯心主義啊。葉行遠苦笑,這對于高華君來說可能是本能,因為他就被聖人稱贊過是純純如一之人,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就是天生理解太極是什麼概念的人,在他眼中,太極分兩儀,兩儀化四象,全都可以看破現象直達本質,對于旁人來說,卻無這種能力。

    葉行遠只能嘆道︰“吾等雖能與風中行走,卻只能為大地承托,若四象如一,豈不是能夠御風而行?”

    高華君拍手道︰“到底是讀書人,你一听就明白我的意思,要是你明白四象四大合一之理,當然是可以御風而行。”

    說起來簡單做起來難,你說四象合一就能合一了啊?據葉行遠所知,這種自然而然,將自心永遠保持在“太極”狀態的,除了修行已臻至圓滿的聖人以外,就連其它七十二賢弟子也沒有幾人能夠做到。

    而高華君天生未經聖人教導,就能保持這種如一的狀態,不知道該用天才還是怪胎來形容。

    葉行遠推了推堅硬的井壁,嘆息道︰“高兄若有這種本事,便請先脫身離去吧,在我眼中,土石堅硬,實在是無隙可入。”

    高華君皺起了眉頭,在他看來這些東西都與本能一般,只是村里的其他小孩沒有一個人能夠理解。來了葉行遠之後,他讀過書,就能用很玄奧的方式來解釋,這讓高華君對他充滿了期待。

    原本就打算將這些“神通”一股腦兒傳給葉行遠,今天剛好踫到這個契機,高華君更是希望葉行遠能夠順利的掌握土遁之術。只可惜葉行遠雖然能夠理解理論,卻沒有辦法實踐,這叫人頭疼。

    “怎麼會無隙可入,四象變化,無非物態,風輕而靈,土重而凝,但觀其隙里,都有空處。只要避實而就虛,自然可以于其中閑庭信步。”高華君伸手,只見他的手掌插入井壁之中,卻沒有留下任何痕跡,就像是融入了其中一樣。

    葉行遠為之贊嘆,但自己實在是做不到,“雖然土亦有隙,但風之隙大,土之隙小,人身有其限制,怎能大而就小?”

    高華君一點頭,恍然大悟道︰“是了!你一直都不解大小之辨,剛才我就說了,心寬者天地寬。你忘了,土自有隙,我們的人身也有隙,只要混雜于其中,觀想你與土為一體,便可游刃有余。”

    這話的原理,葉行遠還是能夠理解。好歹他受過高等教育,原子之間有巨大的縫隙,如果人體能夠以原子結構的方式穿越堅硬的土石,就算是橫沖直撞,原子觸踫到的概率都極小,當真可說是游刃有余。

    但這種高科技的神通,葉行遠實在無由實現,高華君反復演示幾次,他依舊未能領悟。

    看來雖然有這樣的好事,但也不是每個人都有福緣學到這麼高級的神通。葉行遠廢然嘆息,誰叫自己現在靈力還太低,品階也不夠,如果再過幾年,或許能夠成功也說不定?他都開始懊悔自己是不是來得有些早了。

    最後高華君終于無奈,嘆息道︰“看來賢弟真的無法理解太極真意,想要悟我四象遁法的神通是沒辦法了,但今日危局,都怪我帶你來玩耍,我怎麼也不能讓你留在險境之中。”

    他突然低頭,一口咬破了自己的中指,將鮮血抹在葉行遠的額頭,慨然道︰“我便為你灌頂授記,將這一門土遁神通,放入你識海之中,就算你不解其中妙諦,也可自行使用!”

    葉行遠還來不及說話,就感覺一道清涼之氣從頭頂灌注而下,渾身顫栗,忍不住呼嘯出聲。

    想不到這次行動居然有這樣的好處,高華君強行送他一門神通,還以賢人之血為他灌頂!這可真是賺翻了!

    葉行遠暈暈乎乎,被高華君扯著,一頭撞入堅硬的土石之中。睜眼看去,眼前盡是古怪的景象,竟有不知身在何處之感。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