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仙官 > 第二百三十八章畏君子三畏之畏天命

第二百三十八章畏君子三畏之畏天命

     !不知多久之後,金剛伏魔圈下沉的勢頭陡然停止,五人腳踏實地,身子俱是一晃。更新最快去眼快面前不遠處有一碩大地穴,正在幽幽冒出綠光。

    “這便是黃泉入口?”朱凝兒面色發白,她雖然膽大包天,但究竟是小女孩兒,見到此等詭異之事難免心中害怕,難得的露出懼色。

    葉行遠好奇的向下張望,只見那地穴深不見底,中間影影綽綽有無算骷髏怪物,掙扎怒號,卻又仿佛被什麼東西束縛著,不得而出,但其中恐怖景象,已經非言語所能形容。

    “此等景象,不見典籍所載。但此地至陰至寒,皇上在此久待,只恐龍體有損。”安公公搖頭,滿面擔憂之色。人類最近一次來到這陰陽交隔之地,至少也是聖人降世的三千年之前,雖然有所描述,但具體細節卻無從知曉。

    此間再無外人,安公公終于換了稱呼。不管這里是不是所謂的黃泉入口,這種徹骨的陰寒之意就讓人承受不住。皇帝乃是天命加身之人,久留此地只怕有些妨礙。

    “你又忘了,這本是虛像,怎能傷我?”隆平帝倒渾不在意,他興致勃勃的四面探看,頗有些樂不思蜀。他性子里就有白龍魚服的癮,但平素也知道分寸,最多不過在京中胡鬧,更從未去過什麼險地。

    難得有機會能夠在幻境之中過過癮,既無風險,又能滿足皇帝的探索欲,他越發樂在其中。

    保柱澀聲道︰“皇上不可大意,雖然是虛像,冥界陰兵亦有傷人之能,誰知道這黃泉入口的陰寒之氣,會不會侵入肺腑。”

    司馬諍拿出來的是鄭巨當初親筆手書萬世算經的原件。再加上葉行遠“現世所見”的點讖之法,讓虛幻的景象變得詭異起來,未來與現在通過一種特殊的方式鏈接。焉知這黃泉入口的地穴之中。會不會突然冒出來一個鬼王?

    隆平帝一擺手道︰“我們都已經到了這兒,還畏畏縮縮作甚?西北之地。雖是化外之區,但也是王土。未來既然有大劫,朕身為一國之君,豈能坐視不理?總得一探究竟方可。”

    他這話說得大義凜然,安公公與保柱卻只能苦笑不迭。皇帝什麼時候有過這麼高的覺悟?分明就是與平日一樣覺得這黃泉地穴有趣,故而有三分鐘熱度罷了。

    葉行遠看那地穴位于金剛伏魔圈之外丈許,猶豫了一下,走到圈邊。信手撿起石塊。往地穴里面拋去。

    石塊安靜下落,良久也未曾听到落地之聲,葉行遠嘆道︰“無底地穴,只怕真是黃泉入口。”

    大地雖然厚德載物,但也並非無法穿透。在聖人之前,便有種種學說,探討“天有多高”、“地有多厚”的問題。後來聖人降世,力證地圓之說,方才正本清源,振聾發聵。

    現在但凡只要讀過書的人。便知道大地乃是一個球體,徑約三千六百萬尺。地表為陸地海洋覆蓋,地心則是熾熱烈焰。此乃火山噴發之理也。雖然匪夷所思,但有人航海行天下,早已證明了聖人的正確。

    所以理論上無底地穴並不存在,除非打穿地心,到了大地的另一面。

    所謂黃泉地穴無底,正是因為這是通往另一個空間的入口,已經不再屬于人界的範疇。

    “也可能是你的石塊落入岩漿之中,瞬間蒸騰。”安公公愁眉苦臉,提出另一種解釋。

    葉行遠笑道︰“此等陰寒之氣滿溢。哪里有地心岩漿存在的樣子。只可惜我們現在得呆在金剛伏魔圈中,否則真可以下去看看清楚。”

    這地底深處仍然有零散的骷髏在游蕩。這種怪物的力量驚人,在場眾人正面硬剛能夠戰而勝之的只有御前侍衛保柱。然而他寡不敵眾。要是動起手來引來更多的陰兵,他們恐怕只能落荒而逃。

    與之相比,倒不如安全的等在金剛伏魔圈中細細觀察等待,看有沒有什麼變化。

    讖言之意雖然不解,但所預示的災難必然是與這黃泉入口開啟有關。他們現在想不明白的只是讖言之中詞句與這大劫的關系。

    隆平帝皺眉道︰“地穴開啟,冥界入侵,這反了三界倫常,也違了聖人所定的天人之約。如今既已預先知曉,朕當舉行祭天大典,告于天庭,令其發落。”

    黃泉入口開啟這不僅僅是人界的大事,同樣也是天庭必須在意的災劫。身為人界之主,隆平帝自然要拿出終極手段,把天庭也扯進來。

    安公公連忙附和,“如今事態大抵已明,我們也不必尋根究底。是何緣由乃是小事,理當由司馬太史另行再研究,皇上何必輕萬金之軀于此?葉公子,你這便退出虛像吧,你立此大功,皇上自有賞賜。”

    葉行遠還沒來得及說話,隆平帝白了安公公一眼,喝道︰“狗奴才,誰要你擅作主張?司馬諍應該還在外界查探,我們多等待一陣,他或許便多有一份收獲。朕在此安全得很,何必擔心?”

    安公公踫了一鼻子灰,不敢再說。葉行遠考慮下來似乎這是最穩妥的辦法,便也頷首同意。

    他們幾個到底不是專業的,與司馬諍和四凶不能比,如今已經知道了黃泉入口開啟的地點,已經算是超額完成任務。他們不如就安心等待,更多的細節就交給專家來吧。

    隆平帝只要舉行祭天,天庭便會知曉此事,自然會準備相應的防範措施。縱然災劫難以完全消弭,但至少也能夠控制在危害最小的範圍之內。

    莫名其妙攪入此事的葉行遠,勉強也算有了與皇帝共患難的情誼,到此適可而止是最符合他的預期。不過亂世真是比葉行遠想象的更亂,連陰間冥界都來湊熱鬧,還真是三千年未遇之大劫了。

    之前他們幾個精神高度緊張,如今到了地底,親眼看見了黃泉地穴,反而放松下來。隆平帝也不顧形象的席地而坐,饒有興致的向葉行遠詢問道︰“此地勉強算西,應了讖言之中的一字,但北方不知又有何事?犬、馬也不知何解,你可有猜測?”

    皇帝隨意閑聊,也帶著幾分考校的意味。葉行遠想了一想道︰“學生所見,不過只是冰山一角。鄭老大人善知過去未來,此言必有深意,我卻不敢妄自揣測。不過我想未來之事,難有確鑿,縱然是天庭神祗也不能盡數掌控,倒不如順其自然,莫要強求才是。”

    對這句讖言葉行遠其實懶得費太大的心思多想,他眼前之事都未能完全把控,哪有那麼多時間去琢磨未來?光是黃泉之門開啟這種事,已經遠不是葉行遠這個層級能夠操心的。

    隆平帝點頭贊道︰“你這幾句話說得有道理,正合聖人之意,鄭巨雖然于易經一道的鑽研前無古人,能知未來之事,但未有善終,身後還不是一g黃土?”

    即使借著聖人截取天機之力,只推算人界萬年,也是逆天之舉,必遭天譴。鄭巨後來事跡無考,連葬身之地都尋不著,也不曾听說有什麼後人,著述更是禁絕散佚,也不見得有什麼好。

    正統儒生,還是秉承不語怪力亂神的宗旨,只求心之所安,不行孽事,便也不懼未來災劫。佛家有雲“眾生畏果,菩薩畏因”,這卻與軒轅世界讀書人的行事邏輯不謀而合。

    隆平帝對葉行遠很滿意,就怕他因今日之事而鑽了牛角尖,那可真只能送去欽天監干活了。如今看來,葉行遠心性、才學都是超人一等,等年紀漸長,必能大用。

    葉行遠听著皇帝的話,想起鄭老大人所論“天命陷阱”,不由也是為這位讖諱大家黯然嘆息。這世上杰出之士,誰能真正擺脫天命陷阱呢?

    就是鄭巨自己,他在一步步研究易經,參悟將來萬年的時候,也同樣是一步步踏入天命的牢籠之中,最後不得解脫。

    這人就算是知道死後萬年發生的大事,卻掌握不了自己的命運,又有何用?

    葉行遠觸景生情,心中若有所悟,自覺對天機和天命的理解似乎又深了一層。這兩種東西應該用對立統一的矛盾觀點來看。事實上天命應該是來自于天界,一心想要掌控人間,但天機卻不斷與其對抗,不讓天命得償所願。

    這兩者針尖對麥芒,本意其實是勢不兩立。但聖人手法巧妙,布局千年,令天機與天命又相輔相成,才維持住了三界的穩定局面。

    對天機懂得越多,就越發畏懼天命,正如聖人所說君子有三畏,第一便是畏天命。

    除非真能如聖人一般,以一匹夫凡人之力,硬生生從天道之中截取一線天機,讓天命都奈何他不得。否則的話,世人多被天命撥弄,便是飛升仙官,也是一種與天命的妥協。

    前途茫茫,仍須努力啊!葉行遠暗自感慨,正發願立志之時,忽然腳下的地面又開始震蕩起來,黃泉地穴之中傳來一陣陣巨大的怪聲,那些掙動的骷髏仿佛是突破了什麼束縛,迅疾飛躍向上!(未完待續。)

    ps︰上一章有個單位改成九里,感謝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