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仙官 > 第十九章防不勝防

第十九章防不勝防

    果真是當世奇才!巡場考官與副主考都是暗自贊嘆,心道這葉行遠當真了不得,要是文章也有默寫相應的水準,在縣中絕對稱得上鶴立雞群,案首就該是他的。只是這話他們不敢宣之于口,怕又觸了黑臉周知縣的霉頭。

    黃典吏的面龐微微抽搐,他也是讀過書的人,葉行遠的才華更在他意料之外,這默寫居然能夠一字不差。在縣試這個最低檔次的考試中,還是不多見的。

    正常情況下,只要葉行遠的文章不至于離題萬里或烏黑一片,一個童生是穩穩中了。幸好他早有準備,絕不能讓此人鯉魚躍過龍門!

    等眾人看完葉行遠的試卷,黃典吏忽然壓低了聲音,默默補刀,“听聞此子頗得歐陽舉人看中,才德應該是不差的吧?”

    听到歐陽舉人四個字,周知縣的仿佛無動于衷。他倒是比黃典吏有城府些,並沒有什麼表示,但考官們都看得出來縣尊心中已經不愉,只能齊齊暗中為葉行遠輕嘆一聲。

    這少年究竟是如何惡了黃典吏?在這種時候還要被進讒言,引得周知縣厭煩,別說案首保不住,就算是童生資格也岌岌可危。

    如今縣中誰不知道周知縣與歐陽舉人一系地方士紳關系緊張?這少年既然是歐陽舉人提挈的人,周知縣就無論如何不會讓他得案首,但凡文章有一點錯處,就會被打落塵埃。

    科舉選材,對天命道統傳承具有重要意義,從上至下都是從嚴,考場中舞弊被發現,無官身者滿門抄斬,有官身者連烏紗帶腦袋一起落地。

    但考試之中主考官終究有自己的主觀情緒,天機共鳴也不會精確到自動把名次排好。所以主考官還是能把可取可不取的卷子黜落,只要不做得太過分,就不會被懲罰。

    現在其余考官心里不免都在猜測,縣尊行事手段犀利,剛愎自用,還真有可能將明明該錄取的葉行遠黜落,這就有違科舉取材本意了。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葉行遠拿個童生如探囊取物,可最後錄取的名額還是掌握在周知縣手中。

    若縣尊有才不取,而葉行遠背後有歐陽舉人撐腰,再加上本身有才,絕對是有能力把事情鬧大的。

    到了那時,知縣固然要受斥責,但有位格和政績撐著,不會有什麼大問題,一縣之尊不可能那麼隨便就處置了;倒是他們這些副主考、監考官之類,可能會受牽連倒霉,甚至在天機那里失了分,那才叫冤哉枉也。

    葉行遠也覺得自己發揮不錯,他瞧了瞧周圍還在奮筆疾書的考生們,心情愉悅。從籃子中取了白面肉餅,在考棚中的爐子上加熱,和著一盅茶,一氣吃得干干淨淨,腹中飽脹方才停下。

    “左鄰右舍”考生還在咬牙切齒回想經典並默寫字句,忽而聞到食物的香味,肚子都不免咕嚕嚕亂叫。只是這時候正焦頭爛額,哪里顧得上吃飯?都在心中默默詛咒著某位好整以暇的家伙。

    吃完東西,下午的考題仍然還沒發下,葉行遠瞧著時間還早,干脆趴在案桌上小憩,養精蓄銳。

    此時葉行遠睡得挺舒服,不知道有一群還算公道的考官已經在為他的童生名額擔憂。待下午的考題發下,他伸個懶腰,揭開查看。

    這一次考試的題目,名為“問道”。

    這題目中規中矩,倒果然像是周知縣所擬,葉行遠從歐陽舉人口中已經听說過縣尊的德性,一味要規矩正經,萬事不肯通容,他與這考題也算配合的相得益彰。

    所以這種題目過去也曾練習過,本次雖然未曾花什麼時間準備,但腹中里卻有好幾篇可用。

    當下他也不心急,鋪開考卷,磨得墨濃,靜神斂氣,閉目思索一陣,方才凝聚靈力,從容落筆。寫文章與默寫不同,默寫不需要牽引天機,然後產生共鳴,而寫文章則相反。

    巡場考官悄悄地走到考棚前,用眼角的余光偷窺葉行遠。他們現在的希望,就是葉行遠寫出如同上午默寫一般,寫出無可指摘的文章,就算縣尊刻意刁難都抹煞不了他,這樣才能無事就是福。

    誰知道考官看到葉行遠的筆尖剛剛接觸到卷面,突然一頓,竟是僵在半空之中,卷面之上留下一個好大的墨點。

    這是什麼問題?巡場考官吃了一驚,想要湊近細看,偏偏周知縣的目光掃向這邊,他心中發虛,急匆匆地邁步走了。

    葉行遠呆了半晌,扯過面前白紙,揉成一團,扔進紙簍之中。

    他又另外展開了一張紙卷,手腕抖動,一氣呵成地在紙上寫了八個雋秀的青蠅小楷,“遂古之初,誰傳道之?”

    寫完八字,葉行遠又停下了筆,眉頭皺緊。他在落筆之時,竟是絲毫感應不到天機,仿佛是回到了剛剛穿越過來的時候,未曾臨摹宇宙鋒之前,與整個世界格格不入!

    這怎麼可能?這一段時間他苦心臨摹,靈力已經大幅度提升,就連歐陽舉人都頗為贊嘆。這感悟天機的能力,已經熟極而流,但凡隨手寫字,不必刻意想著凝聚靈力,都能信手拈來、牽引天機。

    而現在就像是天地之間有一種力量,硬生生地將他落筆文字與天機隔開,不得接觸!

    還是有人弄鬼!葉行遠意識到這點,猛然抬頭,目光望向不遠處同樣在巡場的黃典吏。除了負責考務的黃典吏,應該沒人會刻意針對自己!想不到自己謹慎小心,終于還是著了道兒,這世界的各種詭異神通,簡直防不勝防!

    葉行遠克制住了站起來叫嚷質疑的沖動,因為考場規則是掌握在別人手里的!若大吵大鬧據理力爭,完全有可能被縣尊以“滋擾科舉喧鬧考場”這個罪名把自己當場趕出去,或許還能剝奪他幾年考試的資格,那可就郁悶了。

    問題到底出在哪里?

    首先可以排除自己的身體原因,葉行遠已經徹底恢復,昨晚今早在歐陽舉人家中作文,都可以輕易引動天機,靈光滿紙,那就說明是這考棚之中,被人做了手腳。

    最值得懷疑的當然是黃典吏,莫不是他借職務之便,用什麼惡毒的手段,封了這考棚之中的天機?陰神法門之中,也有這種手段,並不稀奇。

    要真是這樣,那看上去只有正面擊破這封禁才行!葉行遠不禁想起前段時間,自己與俞秀才的成名之戰,就是靠著劍靈破字訣,正面破了俞秀才神通。

    別人可不知道自己有劍靈這個秘密武器,破字訣顧名思義,就是用來擊破各種神通的。休養生息了這麼久,今天總該能發威一次了吧?

    葉行遠定一定神,又取了一張白紙,匆匆寫了幾個字,旋即又擱置一旁。

    他連續地抽出白紙,連續地在上面只寫一個開頭便放棄,動作雖然急促,卻絲毫不亂,仿佛是有意為之。

    “葉行遠在做什麼?”注意到葉行遠動靜的人,好奇無比,恨不得親自走過去看看這小子的腦袋里面到底在想些什麼。

    難道他真的覺得縣試考場是兒戲,干脆在寫詩玩兒?這每張紙上寫簡短幾字就放下,其他人實在想不出什麼別的解釋,縱然葉行遠詩名大盛,但這也得看看場合啊。

    要是在考卷上作詩,那可不合體例,必然會被黜落的。

    兩名考官忍不住議論幾句,“葉行遠或許是在打草稿,每篇開頭都很好或者都不滿意,一時無法選擇才會如此吧?”

    “未必。”另一人搖了搖頭。遠遠瞧去,卻見葉行遠丟在旁邊的白紙上仿佛一線靈光也無,顯然是未曾感應到絲毫天機。

    這不過寥寥數字,對于一般考生來說,沒有天機共鳴才是正常。但對于葉行遠這種“才子”來說,卻不正常。難道是因為他連寫數個開頭,都不能引動天機,所以不停地在更換?

    葉行遠胸中的怒氣卻在持續上升。他確實是連變數變,依舊是無法感應天機,考棚之頂就像是個厚重的龜殼倒扣在他腦袋上,讓他的靈力與天地分開,這文章可怎麼做下去?

    他咬了咬牙,並未氣餒,再度提起了筆。雙目緊閉,凝神醞釀了許久,靈力在他筆端流動,幻化出如水晶一般的光彩。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