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仙官 > 第五十四章意識形態問題很重要

第五十四章意識形態問題很重要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葉行遠和一眾才子喝酒吃飯互相吹捧的時候,屢屢受挫于葉行遠的張公子卻失態了,房中的古董遭了秧,被張公子砸了好幾件。

    李書辦代寫的文字,雖然被方叔翰一通奚落,但到底也算是好的,所以第二關也是過了。可是再次被葉行遠當成墊腳石的感覺,卻讓張公子一口氣憋著發泄不出來。

    他參加花魁大會,是為了揚名立萬,親近下花魁芳澤,最重要當然是奪取轉輪珠。但針對葉行遠的因素分量也很重——之前在府學中他對葉行遠放過狠話,如果做不到就太丟臉面了,尤其是在同學中丟臉。

    一旦連過三關到了花魁畫舫之上,詩詞就要發揮壓軸作用了,這方面葉行遠的優勢太大。張公子雖有後招備用,但能在之前就將葉行遠攔下最好。

    但如今看葉行遠的勢頭勢如破竹,連續算學、書法兩關都是第一,已經是自己奪取轉輪珠的最強對手。第三關要怎麼樣才能將他擋下?

    當初不對葉行遠放狠話就好了,現在就可以裝糊涂,省的被同學看笑話......張公子感到自己有點騎虎難下,但此時後悔也無用。

    那時候,他真覺得自己有萬全把握才裝個逼而已,誰知道貌似書呆子的葉行遠綜合素質如此出色......張公子咬了咬牙,叫了個親信過來吩咐道︰“無論如何,你要在今夜之前,探得明日花魁第三關的考題!”

    張公子倒不是為了自己,他財大氣粗,人脈又廣,無論第三關考什麼,他都可以找到最好的伴當過關。他要提前知道考題,還是為了針對葉行遠。

    差不多傍晚時分,葉行遠與眾人分別,回到府學中休息。還特意吩咐陸偉,暫時不要將剩余草稿放出去。回了號舍見到莫娘子,想起莫娘子見多識廣,就將心中疑竇對莫娘子又說了一遍。

    青丘國勉強也算外域,雖然位居東北,但也不能算在中原,或許與東南外域有些什麼互通的消息。

    莫娘子也頗為好奇,仔細詢問,談及算術考題倒是罷了。等葉行遠提起今日書法考題文字之後,她卻猛然抬頭,眼中大放光芒,居然後腿直立,以狐狸身軀硬生生的站了起來。

    葉行遠大吃一驚,“你不是一直嚷嚷後腿癱瘓,只能可憐兮兮的讓我幫你挪動麼,怎麼今天連狐狸形狀都能站立了?”

    “不要打岔,這不重要!”莫娘子毫無羞愧自覺的叫道,“萬變真經!此乃萬變真經的序言!這丁花魁到底是什麼人?她怎麼敢將這萬變真經碑文殘片帶入中原?”

    莫娘子的行徑與平日大不一樣,顯然是震驚已極。

    萬變真經?這又是什麼東西?葉行遠陡然覺得這潭水好深,有種不想攪和進去的感覺。莫娘子平復下來,趴在葉行遠手臂上,好像後腿又癱瘓了,然後對葉行遠解釋起來。軒轅世界,以中原為中心,四面荒漠、高山、海洋,都是不適合人類居住的地方,就算是妖族、蠻族居住在此也很艱辛。

    追根溯源,無論是北方妖族還是南方蠻族,都將中原王朝奉為正朔,遙遙禮拜。文聖降世之後,經典流傳,妖蠻之輩也都用心沿習,雖然資質駑鈍難有大成,卻也漸漸能夠讀書明理。

    千年歲月易過,這期間外域異族之力漸漸增長,與中原王朝也發生了多次的摩擦和戰爭。但即使如此,妖族蠻族都有自知之明,曉得自身為天機所惡,不敢有取而代之之心。就算趁著王朝積弱,入寇中土,不過肆意掠奪一番,便即退去。這種情形,一直延續到萬變真經出土。

    萬變真經,詳述“天擇”“物競”之理,以“窮則變、變則通、通則久”這易經大道為基,另闢蹊徑,扯出一番道理。與聖人所定嚴格的秩序不同,從字里行間,異族卻看出了“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既然物競天擇適者生存,那中原人族,也不過是萬物之一,他們得聖人庇佑,人皇賜福,截取天道化為天機,佔據中原沃土已超三千年。那妖族蠻族,若是在“物競”之中取勝,豈不是也有機會佔到“天擇”之理,入主中原?

    萬變真經在外域流傳甚廣,但對人類來說卻是絕密,這真經內容為幾位雄主所得,更是心里蠢蠢欲動,如今的外域已經與以往大不相同,只中原之人都不甚了解罷了。

    葉行遠听得目瞪口呆,以他的見識自然知道這是大事,而且是大到不能再大的大事。這是意識形態問題。

    以前中原王朝鎮壓四夷,不僅僅是因為擁有強大的力量和各種神通——妖怪和蠻族同樣有巫術神通,而且他們天生身軀強健,與人類相比是更好的戰士。人類王朝能佔據上風,究其原因就是意識形態的碾壓。

    人族有文聖降世,截取天道化為天機,又創天命神通守護天機,又有諸法經典傳播士人,得到三千年盛世。這種意識形態上的優勢,妖族、蠻族,乃至于各種盜匪、仙人,在政治權利上都不可能與大一統的王朝抗衡。

    除非是天機變化,改變了天命所歸,才會發生改朝換代。但即使如此,人類的統治仍然是穩如泰山,無非只是去除毒瘤,引進新血而已。

    萬變真經葉行遠只看到了幾句,但其中蘊含的離經叛道之意,已經能夠感覺的清清楚楚,如果真能構建出一個完整的理論體系,那也就意味著外域妖蠻擁有了自己的強大意識形態。

    而這些意識形態要是也能夠截取天道,化為自己的道統,那也就意味著他們具備了與中原王朝爭奪正統的可行性。

    這應該去檢舉!葉行遠作為指望天機道統吃飯的讀書人,立刻就想到這點,但又停住了腳步。

    這該去找誰?府衙?去舉報此界花魁來自外域,心懷叵測,想要顛覆朝廷?這種話說出去沒人相信,只會惹人恥笑。

    就算有萬變真經的序言,那又有什麼?如今四海升平,讀書人口出狂言,寫的文章比這離經叛道的還多得是,也不見有什麼懲罰。

    府衙吃飽撐著為此來針對一個花魁,還不夠鬧笑話的。葉行遠冷靜下來,反思自己是不是有點大驚小怪?在自己眼里,萬變真經確實是大事,但這花魁攜帶碑文殘片,也可能只是無心之舉。

    即便自己憑借上輩子的一些經驗,通過此事可以見微知著,勸朝廷袞袞諸公未雨綢繆,但首先也得自己有上書言事的渠道和資格。

    否則他只是一個童生,人微言輕,就像是上輩子時空里,誰會認真去听一個中學生分析講述世界局勢問題?只會當是自己好高騖遠、夸大其詞。

    還是需要提升自己的位格啊!不提升自己,就很難有發揮余地。葉行遠琢磨半晌,雖然有一腔報國熱情和拯救人類的偉大沖動,但也只能暫時冷靜下來,從長計議了。

    莫娘子看他的面色有些怕人,柔聲勸道︰“你也不必太擔心,這萬變真經雖然頗受歡迎,但至少我青丘國中,還是以聖人之言為正道。別國尊奉中原衣冠正朔的還是更多,些許離經叛道,你不必在意。”

    葉行遠微微嘆口氣,這是個漸變的過程,意識形態的完善和傳播,本身也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人族應該還有準備的時間。那麼多大人精擅經義,掌握神通,也總該有明眼人注意到了外域的變化,也許他們有應對之策,暫時還不需要他這個小小童生來杞人憂天。

    這丁花魁雖然有些可疑,但她一個女子入中原也做不了什麼大事,自己就暫時靜觀其變,如果花魁大會過關,與她見過後,可再試探一二。

    次日清早,葉行遠帶著陸偉會合歐陽紫玉,再往清河。他心中有事,不免就顯得有些沉默,倒是陸偉一直喋喋不休,“表哥的草稿漲到三十兩一頁了,我看差不多已經到了極限,不如出手吧。”

    在他想來,再大的冤大頭,也不可能花更多錢了。葉行遠草稿共有三十多張,如果都以三十兩一頁去賣,那就是接近一千兩。一千兩等于府城一戶大戶人家的家產,居然有人去買幾張廢紙?

    葉行遠掌握更多訊息之後卻淡定許多,如果說有人下了血本想要他的草稿,那就說明對方看出了幾分端倪,這東西就不能輕易給別人了。

    這相當于高級技術資料,要是自己貪小便宜賣了,日後被外域蠻族破解,自己不就成了人奸?總不能將希望寄托在別人一直都無法破譯吧?

    “暫時不賣,等待以後。”葉行遠吩咐陸偉,陸偉只當他還要再等漲價,心中只能佩服表哥的魄力和耐心。

    “總算是第三關了,過了這一關,你就能見到花魁,並得到轉輪珠了吧?”歐陽紫玉不關心這些凡人銀錢往來,只覺得俗氣逼人,趕緊轉換了話題。

    她兩天都無趣得很,眼看終于到了最後一天的關卡,就像是看見了曙光一般,整個人也多了幾分精神,想象轉輪珠的功效,真是令人流口水啊。

    歐陽紫玉說得也不算錯,只要葉行遠過了第三關,進入獻詩環節,整個府城又有誰是他的對手?

    葉行遠望了望緊靠著畫舫的第三艘艘大船,笑道︰“最後一關不知考些什麼,惟願一切順利。”

    葉行遠穿過人群正要登船,又踫見了張公子,卻見張公子依舊趾高氣揚,仿佛永遠不知道什麼叫低調似的。

    不過今天張公子身邊是一個蒙面的黑衣人,他登船時瞥著葉行遠,眼神里滿是挑釁之意,看來今天又是信心十足。

    歐陽紫玉奇道︰“這人今天怎麼提前帶伴當入場了?我記得他之前可是謹慎得很哪!”

    這個伴當選的也有些奇怪。雖然只是匆匆一瞥,葉行遠也看得出此人身材高大強壯,似乎更像是武人,而不是讀書人。這最後一關,到底考的會是什麼?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