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仙官 > 第六十二章三個女人一台戲

第六十二章三個女人一台戲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歐陽紫玉藝高人膽大,恥笑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有我在此,你還想搶走轉輪珠?真是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那黑衣女子站在水邊,不動聲色,語氣平靜,“不過區區八品劍仙罷了,劍氣只稱得上有質無形,想要傷我還早得很。你若識趣便乖乖遁去,你們仙家子弟本該不涉世俗、不沾因果,我也不與你為難!”

    黑衣女子說話的口氣極大,但卻隱隱含有殺伐之意,但又讓人覺得不是夸張。歐陽紫玉平時天不怕地不怕,此時也不由得微微緊張,又伸手握住了劍。

    葉行遠眼看又要打起來,腦中忽的靈光閃現,對著黑衣女子張口呵斥道︰“住口!你這花魁娘子藏頭露臉,還敢危言聳听!這里是漢江府內,中原腹地,你也敢動手殺人?”

    葉行遠的話十分不客氣,在狐狸精和歐陽大小姐之間,他或許兩面為難;但是話不投機的花魁娘子和歐陽紫玉之間,傻子都知道該偏幫誰。

    花魁?歐陽紫玉吃驚了,她可一點兒都沒看出來。畫舫上的丁花魁清冷歸清冷,但看起來還是嬌弱女子,沒黑衣女子這麼凶狠,葉行遠又如何肯定是同一個人?

    黑衣女子也怔了怔,她自忖改頭換面,並無絲毫破綻,不知是什麼地方露了馬腳。既然被一口道破了真實身份,再掩飾也沒什麼意思,她摘下了蒙面巾,又不知道是去了什麼偽裝,眸中重新顯現出原本的碧綠色。

    “你是如何看出我身份?”丁花魁的問道,不過總算沒有再用那種干澀沙啞的嗓音,而是清冷澄淨,還是原本的嗓音,听起來讓人覺得舒服許多。

    葉行遠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莫測高深。吞下轉輪珠後,增強五感的效果特別明顯。他剛剛才在畫舫上近距離接觸過丁花魁,聞到了特殊的燻香味道;而現在,丁花魁身上的燻香味已然極淡,但依然被他敏銳的捕捉到了。

    傳說中的聞香識女人,這新增的本事倒讓葉行遠感到挺有意思。但丁花魁滿腹狐疑,忍不住低頭嗅了嗅身上氣息,擔心有什麼異味,但卻覺察不出什麼。

    丁花魁不知就里,不免有些疑神疑鬼。但歐陽紫玉卻惱了,叫道︰“你這南蠻女人,居然也覬覦我中原寶物,還敢對我口出狂言?我倒想見識一下,你有沒有殺我的本事!”

    她在畫舫之中就對花魁的印象就一般般,雖然作為劍仙,對華夷之別這種俗事不放在心上,但此人居然當面拉攏葉行遠——葉行遠可是她老爹下血本投資的人物,又是她歐陽紫玉境界突破的仙緣所在!

    就為這兩點特別是最後一點,歐陽紫玉不介意教訓教訓這個南蠻女子,更何況這南蠻女子居然還在自己這女劍仙面前裝神弄鬼、大言不慚。

    丁花魁現出真容之後,倒是變得沉靜了些,不在裝腔作勢的用計詐唬人。只瞥了歐陽紫玉一眼,又轉頭看向葉行遠,“葉公子既然認出我身份,那我也就有話直說了。轉輪珠我勢在必得,想必你應該也已經用過了,現在送到我手里可好?

    若你害怕漢江龍王追究,盡可告訴龍宮之人,是我取去,讓他們來找我討要。我在此承諾,只要送到我手里,龍宮只會來找我,不會追究你。”

    葉行遠感到,這丁花魁講話總是如此從容,仿佛帶有強大的自信,而且還敢與八階劍仙正面叫陣,這樣的女子,真的是青樓賣笑為生的花魁娘子?

    她為什麼有恃無恐?葉行遠心念電轉,反復猜測也找不到答案。但無論如何,轉輪珠已經不見,大家無論是斗嘴皮子也好,耍弄心機也好,亦或是簡單粗暴的動手也好,全都變得毫無意義......

    “丁姑娘你听好了,如今轉輪珠已然不在我身上......”為了一件已經不存在的東西,大打出手搶來搶去實在不值得,葉行遠覺得今天自己的耐心實在不錯,又打算開口將花魁娘子糊弄過去。

    “不錯!”歐陽紫玉這時候突然耍起小聰明,她走到葉行遠身後,輕輕的踢了他一腳,“這小子蠢笨如牛,轉輪珠被一只狐狸精騙了,你若要這東西,就趕緊去找那狐狸精吧!”

    葉行遠幾乎要笑出聲來,難得歐陽紫玉也會使詐,雖然將他形容得有點蠢,但也不是解釋的時候,只好低頭默認,吃了這啞巴虧。

    丁花魁不屑道︰“別想騙人,我雖然比你晚來一步,但也听到你們兩句對答。葉公子明明說過,他未曾將轉輪珠交給那狐狸精,我又豈會上當?”

    那你也不要只听一半啊!葉行遠心中只想咆哮,這些女人腦回路構造都是一樣的嗎,個個都是只听自己想要听的話,關鍵的下半截全然不顧!

    剛才他葉行遠是說過,轉輪珠沒有給莫娘子,但他也說了,中間出了意外!都不會听人話麼!

    不管是丁花魁還是歐陽紫玉,他首先必須得讓她們兩個相信,轉輪珠確實已經消失了,否則女人夾纏不清起來,天知道要鬧到什麼時候?

    “兩位大小姐,請听我一言!”葉行遠發現,兩女已經將注意力轉移到對方身上去了,仿佛對方才是生死大敵,自己這個當事人反而無人問津。沒奈何,只能強行插嘴說話。

    “說起這轉輪珠,我沒有交給別人,但確實也已經沒有了!”葉行遠用最言簡意賅的話來說明現在的狀況,“我方才將轉輪珠吞下淬體,結果它粉碎不見,找不到了!”

    “什麼?你把我水族至寶給弄碎了?”背後傳來帶著哭腔的聲音,龜丞相晃著腦袋從水底浮上來,烏紗帽抖動不止,幾乎要都快要掉落下來。

    水族之人不是要天明才來嗎?龜丞相這麼早到了干什麼?葉行遠一拍額頭,眼下狀況可真是一團亂麻。

    他本意想先跟兩位要爭奪轉輪珠的姑娘說清楚,免得她們真動起手來打半天白打,可還沒想好應該怎麼跟龍王解釋。偏偏這龜丞相又不按牌理出牌的出現,還听到自己把轉輪珠弄碎了!

    這該怎麼扯下去?面前丁花魁與歐陽紫玉大眼瞪小眼,旁邊龜丞相哭得傷心,饒是葉行遠心志堅韌,面對這種情況也快崩潰了。

    丁花魁其實是不相信的,她先入為主,只覺得葉行遠這人說話不可信,縱然此人在水族面前也堅稱轉輪珠碎了,但焉知不是金蟬脫殼之計,然後私下里把轉輪珠佔為己有?

    雖然從他身上確實感知不到私藏寶珠的氣息,但是這世上神通千萬,說不定就有藏寶的手段。只是如今寶物原主人一方的龜丞相出現了,她倒是不好再出手硬搶。

    想至此處,丁花魁冷哼一聲道︰“轉輪珠乃水族至寶,你葉行遠想要獨吞,只怕也沒那麼容易。今日多有不便,我先走一步,勸你休要執迷不悟!”

    丁花魁放下狠話,飄然落在水面,凌波倒踏浪而行,月下一線波光延伸出去,轉眼間消失不見。

    總算走了一個......葉行遠越發覺得花魁娘子神秘起來,這樣自信的人物,怎麼見了龜丞相就回避了?龜丞相又不是大人物,難道還能讓擁有神通的花魁娘子顧忌?

    不過沒空多想了,葉行遠回首瞧著歐陽紫玉,“那丁花魁不肯相信我,但你且相信我一回?”

    歐陽紫玉撇了撇嘴,“你自己去跟龜丞相解釋吧!”

    隨著原主一方的龜丞相出現,歐陽紫玉也不想糾纏下去,她臉皮還沒厚到那種程度。雖然心底不信,但也隨口回答,腳底抹油就想跑走。

    她飛劍未成,又不會踏月凌波,卻也毫不猶豫地縱躍入水,恰似劈開水面的一條劍魚,幾個起落之間,也沉沒在碧波之間。

    剛剛爭得不亦樂乎的三個女人,陸陸續續都走了,只留下一個哭泣的龜丞相和一個爛攤子。葉行遠一聲長嘆,身為男人總得負起責任,再說轉輪珠確實是自己吞了,不給龍王一個交待,只怕是說不過去。

    葉行遠走到龜丞相面前,蹲下身子,這才勉強與對方同等身高,尷尬道︰“此事說來慚愧,亦非我心中所願,只事情都已發生,不知可有辦法恢復?”

    先前葉行遠想與狐狸精或者女劍仙想想辦法,轉輪珠這種寶物,應該不會那麼脆弱吧?總有辦法將它修復。只是女人心思實在詭異多變,三個女人一台戲的鬧來鬧去,事到如今也只能與龜丞相商量。

    龜丞相雙目凸出,滿是血絲,顯然是真傷心了,他哀傷道︰“轉輪珠乃是月光精華凝結而成,堅硬逾精鋼,但若是碎裂,就如破鏡難圓,如何恢復?

    不過轉輪珠精華都入了你靈脈,你若真心想彌補,或可請煉丹高人出手,將你投入煉丹爐中,以文武火煉制七七四十九日,將你渾身血肉煉化,形成一塊原胚。此後在月光下曬上三五年,或可以重新得到轉輪珠......”

    煉制七七四十九日,當我是齊天大聖不成?葉行遠愕然無語,他穿越的人生才剛剛開始,雖然要負責也不用把命都獻出來。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