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仙官 > 第七十六章終于有神通了

第七十六章終于有神通了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萬眾矚目之下,官差捧出最後一張寫著名字的紙條,恭恭敬敬的貼在榜首上,然後側身高呼︰“府試案首,歸陽縣葉行遠!”

    終于中了秀才!葉行遠幾乎熱淚盈眶,其實中秀才不至于如此激動,但是中了秀才後會被皇家天命授予神通法術,這才是最令他激動的!

    他已經受夠了沒有神通的苦頭!空有一身堪稱雄厚的靈力,屬于劍靈的神通也是時靈時不靈,這種郁悶揮之不去,而現在終于要獲得人生第一個神通法術了!他對此已經迫不及待了!

    果然是葉行遠!眾人產生了早有預料的感覺,剛才一些懷疑頓時煙消雲散。人群里議論紛紛,說這案首之位實至名歸,距離葉行遠比較近的人,也大都很善意的向葉行遠道賀。

    然後按照府試放榜慣例,該張貼前三名試卷,以示公開、公正、公平。隨後又有小吏將有關試卷文章貼在了府衙外八字牆上,仿佛是府衙公告似的,然後準備收工走人!

    人群蜂擁而上,爭相去看高位中榜秀才的試卷。這也是一項傳統習俗了,據說越早看到試卷,越能“搶”到試卷上蘊含的才氣。

    但是眾人看來看去,發現牆上只有第二名、第三名兩人的試卷。最重要的試卷,也就是案首葉行遠的試卷卻無影無蹤,根本就沒有張貼出來。

    這讓一些來“搶”才氣彩頭的人很不高興,圍住了張貼試卷的小吏,七嘴八舌的指責道︰“案首試卷何在?為何隱匿著不張貼出來?莫非被爾等私吞了?”

    小吏無奈解釋道︰“案首試卷已經被府尊大老爺用了官印,封禁起來並送往京師!如今看到過案首試卷的人,不過聊聊兩三考官而已,我們哪有機緣能看得見?”

    葉行遠夾雜在人群里,听到這個解釋久久無語,怎麼又與縣試一樣,試卷直接被封禁了?難道自己又玩大發了?

    可是想了又想,自己在縣試貿然寫出了“天之道損有余而補不足”這種文字。被封禁不外傳理所當然;而府試不過是借用了一篇荀子的《勸學》,雖然也是千古名文,但不至于敏感到了也被封禁的地步吧?

    而看榜眾人也大吃一驚,案首的試卷居然被封禁了?人群中不乏有德高望重的地方耆宿。可是老人們回憶近幾十年來,找不到第二個試卷封禁的例子。

    有知道葉行遠過往事跡的人說︰“听聞葉行遠縣試文章就被封禁了,沒想到府試文章又被封禁,真不知道他到底寫的是什麼?居然能讓府縣大老爺們如此慎重對待。”

    又有酸腐老先生一邊臆想,一邊夸張其詞的說︰“那些超凡入聖的文章。可以筆落驚風雨、文成泣鬼神,上連天機,下演造化!出現這樣的文章,絕非小可,乃是驚天動地的大事!

    葉行遠的文章大概也到了這個水平,所以不便為吾輩凡人所見,才得以封禁起來送往京師。超凡入聖的文章,自然也只有超凡入聖的高人才能參透。”

    演變造化?驚天動地?听到這幾個字,有人突然想起,前幾天突然發了大水。將漢西渠疏通了,這就是府城近期的最大自然造化了,也絕對是驚天動地了。

    更巧合的是,這場大水出現的時間與府試時間,也就是葉行遠寫下神秘文章的時間在同一天!難道其中真有什麼關聯?

    唐師偃大笑著不知從哪里鑽了出來,興高采烈的向葉行遠道喜︰“葉賢弟!我與人打賭,說此次案首必然是你。【愛書屋】果然未曾讓我失望,叫我贏了一百兩銀子!”

    “府試當日,漢西渠重通,此乃天地之祥瑞!那時候我便想。這不會是巧合,漢江府中除了你還有誰配得上這等異象?”每次見面,唐師偃的馬屁都會更加肉麻,腦殘粉癥狀越來越重。

    我靠!上輩子在各大論壇參加過無數混戰的葉行遠。非常明白一粉頂十黑的道理。他不過是新鮮出爐的小秀才,哪里扛得住這種天地巨變的祥瑞?

    唐師偃這種風流才子可以肆無忌憚的胡說八道,也許只是為了一百兩銀子高興而已,但他卻要謹慎小心。

    所以葉行遠連忙道︰“前輩說笑了!漢西渠通水乃是龍王恩澤,府尊功德。我怎敢貪天之功為己有?此話萬萬不可再提。”

    他忙著否認,但周邊的百姓可不這麼想。這個世界是真有神怪存在的。神跡並不算違背常識,所以百姓很自然的就接受了唐師偃這種說法。

    再說府城早有小小流言說,文曲星下凡引得漢西渠貫通,今天再一現場“核實”,確實如此!只有驚天動地的文章,才引得出鬼斧神工的造化!

    當即有人說︰“葉相公真是謙遜,這等大功德,居然都推之不受,實在是古之仁人君子!”

    又有老成人道︰“這也是韜晦之道,所謂木秀于林風必摧之,有龍王、府尊在上,葉相公又怎好攬功,只能推謝了!我們不多說也罷,心中記得感念便是!”

    眾人齊聲道正是,望向葉行遠的目光之中更多了幾分敬仰。此之謂,謙謙君子,溫潤如玉。

    又隔了一日,三十名秀才都已點卯實到,聚集于榜下。然後就等著張知府祭告天地,獲得天命神通。

    府試之後,中秀才者得“清心聖音”神通,理論上是用于調節紛爭,導人向善。這神通是皇家天命授予,非人力可得,與童生的浩然之體相比,又是大大上升了一個台階。

    對葉行遠而言,一來他吃過這神通的苦頭,對此執念很深;二來他來這世界熬了這麼久,總是靠女人救命,實在有些憋屈,這次可算得到一個能夠主動攻擊的神通,以後也再不是百無一用的弱書生了,心中自然充滿了期待。

    這神通涉及天機更深,天授的儀式也就比浩然之體略復雜些。張知府一板一眼,照足規矩,先念祭文,告于天地。再將此次取中的三十秀才名單焚去,清灰揚于空中,這才取出知府大印,在榜單上蓋印。

    立即天地變色。風起雲涌,在三十名秀才的上空出現一個盤旋赤金色雲團,雲團邊緣光芒若絲絛垂下,將這些年輕士子覆蓋在內。

    “爾等速速感悟天機奧妙,不可耽誤!”張知府高聲指點。一眾新出爐的秀才趕緊盤膝而坐,運用靈力默默感悟其中天機。這授予的神通都是一樣,但是憑著各人的靈力與感悟,便會分出不同的層次。

    此後隨著年歲增長,閱歷加深,靈力與感悟同步加深,這清心聖音的神通還能加強,但首次感悟時這種近乎灌頂的提升機緣,卻難以再得。

    葉行遠早知其中奧妙,就比如俞秀才的清心聖音。就要比張公子強過太多。一方面是因為他年資較長,另一方面,大約也是因為張公子生性有些紈褲,在感悟上就差了幾分。

    對這第一個攻擊性神通葉行遠甚為重視,當下全神貫注,眼觀鼻鼻觀心,虔誠感悟。只覺得那絲絲縷縷的金色光芒像是從每一處毛孔滲入,連帶著渾身的靈力都活潑的躍動起來,在胸腹之間轉動不停。

    “子曰,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聖人之言。”在他的耳邊,一個恢宏浩大的聲音響起。振聾發聵,仿若天地共鳴。

    清心聖音便是以聖人之言,動小民敬畏之心,而撥開污濁,出其本心,從而導人向善。平息紛爭。

    葉行遠有此一層感悟,也知清心聖音之法已經烙印在他腦海之中,從此再也不會忘卻。之後縱然不能說是口出成憲,但至少也能夠讓別人認真听自己說話了。特別是歐陽紫玉這種人動輒听話听一半的,就能老實點了!

    只是這清心聖音,每日使用也有限制,靈力越足,能夠使用的次數也就越多。葉行遠因為消化了轉輪珠,靈力渾厚如老儒,自我感覺一天用個幾次應該不成問題,再多就沒什麼把握了。

    到此葉行遠已經心滿意足,睜眼見頭頂的金色雲團漸漸散去,還有不少人領悟不足,皺眉閉眼,大約是在抓緊最後的時間。他正要起身,忽然又覺胸口靈力翻涌,識海之中的劍靈也在蠢蠢欲動。

    什麼情況?葉行遠吃了一驚,自從臨摹宇宙鋒,得這劍靈藏于識海之後,它就一直老老實實,若非自己召喚,不會輕易有動靜,怎麼這個時候突然有所變化?

    難道是因為自己位格提升,得天授神通,這劍靈也要進化了不成?葉行遠福至心靈的想到美事,當下仍是端坐不動,運用靈識,感悟識海之中的劍靈變化。

    劍靈似是偷偷吸收了一部分天上垂降的金色光芒,原本虛幻的形狀也漸漸變得更加凝視,劍鋒之上更有一縷金線,每一次顫動,都仿佛帶著宇宙洪荒變幻的玄奧。

    反字訣?又一個神通名號在葉行遠腦海浮現,看這名字,與之前破字訣似乎是一脈相承的,但具體如何施展,葉行遠一時間還無法摸清。

    顧名思義,反可以解釋為反制、反擊、反射很多中意義,到底是其中哪個?葉行遠也不知道。

    但這肯定是大喜事!之前劍靈只有破字訣,未免過于被動,今日得了清心聖音,又得這“反字訣”,日後若再與人正面對敵......呃,似乎還是要看對手強弱。但至少臨敵之時,總有多一些主動性手段可以利用了,不至于只能被動挨打抱頭逃竄。

    讀書人原本就不是與人動刀動槍的,赤膊上陣未免有辱斯文,自己已經算是有外掛的異類了。憑借這幾種神通結合,葉行遠已經開始在盤算如何克敵制勝了。

    是不是先要找人練習一下?獲得新技能的葉行遠不禁蠢蠢欲動,躍躍欲試。

    對了,歐陽紫玉和莫娘子兩個人身上毛病都很多,經常吵架不和睦,搞得雞犬不寧煩不勝煩。號稱導人向善的清心聖音或許派上用場,讓她們和諧起來?(未完待續。)xh211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