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法師諾曼 > 42、特別行動部

42、特別行動部

    諾曼是飛到伊蓮面前的。

    冥想法達到第三階段,自我領域隨心所欲,精神力實質化的情況下,擺脫地心引力輕而易舉,現在的他如果願意,可以二十四小時待在天上而且還沒有一點消耗。

    不過飛行這件事情嚇壞了圍堵在伊蓮面前的十幾個人。

    “閣下,這里是摩爾聯邦特別行動部,你身後是重要犯人,請閣下不要阻礙執法。”

    摩爾聯邦的統治雖然脆弱,但是如果將他們看是一個超凡組織的話,還是當之無愧的星球第一,特別行動部諾曼這幾天也知道了,是權限稍微高于警方的暴力部門,主要處理超凡相關的惡性案件。

    和諾曼說話的是一個觸及超凡壁壘的頂尖學徒,絲毫不敢有一點怠慢,因為在他固有的認知里,肉身飛行是真正超凡者才能做到的事。

    諾曼沒有搭理他,伊蓮的情況已經危險到了極點,再晚一點都會徹底變異,那個時候諾曼也沒把握救回她,于是顧不得很多人在場,把手按在伊蓮頭頂,自我領域凝聚成點進入她體內然後爆發,來自更高位格的規則力量摧枯拉朽的將她身體里的病變組織和污染能量消磨驅逐。

    特別行動部學徒皺著眉頭看著諾曼的動,不知道他想要做什麼,幾次三番想要說話終究還是什麼都沒說,他知道自己不算什麼,但是不覺得有誰敢不賣特別行動部的面子,這件事情原本就是守墓人組織那群瘋子引起的,一個伊蓮根本無關緊要,哪怕血脈覺醒也是一樣,想要保下伊蓮當然可以,但是伊蓮造成的損上的麻煩也要一同接過去。

    學徒不說話,他身後那群手下自然也不會多嘴,這年頭能平安混這麼多年,誰都有眼力價,跳出來大放厥辭的事情只有蠢材才會去做。

    伊蓮雖然病入膏肓,但基因病和血脈病和其他疾病不同,她本身的身體素質還在,驅逐之後她都不需要恢復期,立刻就清醒過來,看著站在她面前,摸著她腦袋的諾曼,眼淚唰的流了出來,也不說話,也不抱諾曼,就這麼委委屈屈的自己哭。

    諾曼這一次很有耐心也很溫柔,他知道伊蓮落到這種下場全是自己的錯,他在心里告訴自己,以後這種疏忽絕對不能再犯了,這一次可以用沒經驗安慰自己,再犯就是愚蠢。

    他拿出兩枚完全純淨的晶幣塞進伊蓮的嘴里,摸摸她的腦袋安慰道“沒事了,我來了。”

    特別行動部的學徒再也忍不住了,剛要說話就被身邊的人拉住了一角,他回頭剛要訓斥,就見手下滿臉驚駭的暗暗指了指伊蓮方向,示意他看。

    這時諾曼的樣貌是彪形大漢,站在學徒對面剛好把伊蓮完全擋住,學徒看不到伊蓮身上發生了什麼,這時得到手下的提醒疑惑的動了動身子,臉色隨即大變。

    變異特征完全消失了

    “這不可能你是怎麼做到的”學徒忍不住驚呼。

    伊蓮仿佛驚弓之鳥,听到聲音之後立刻把自己更嬌小的身子蜷縮成一團,諾曼知道今天的事情沒法善了了,不過問題不大,況且他心里本就憋著一股火。

    精神感知覆蓋了整個街區,距離最近的能量反映都在幾公里之外,他們趕來需要的時間足夠諾曼干掉這十幾個人幾個來回。

    “我代表摩爾聯邦特別行動部,請閣下跟我們走一趟,這不是請求,這是命令。”學徒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能夠治療基因病,將一個瀕臨徹底變異的血脈覺醒者拉回來,這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事情,這種能力的價值足以讓任何一個超凡組織為此不惜一切代價。

    他揮了揮手,身後手下立刻散開將諾曼包圍在內,每個人的手上都拿著一種奇怪的魔導器,它的用是在短時間內完全清空能量退化天賦,這是特別行動部之所以可以處理超凡者惡性案件的依仗。

    十數道光芒交織,形成一個屏障將諾曼和伊蓮籠罩在內,伊蓮露出難受的表情,身後羽翼不自然的動了動,諾曼卻毫無反應。

    “閣下應該認識這是什麼,在退能結界當中,哪怕是超凡者也無濟于事,跟我們走一趟,請閣下放心,摩爾聯邦絕對不會傷害你。”學徒一直在勸說著,不是他心善,而是怕真戰斗起來會弄死諾曼,一個普通超凡者無論是哪個組織的,死了也就死了,特別行動部有這種底氣,但諾曼不同,和任何人都不同。

    諾曼還真不認識,不過退能結界的用他倒是很容易就理解了,這玩意的確克制現代超凡者,但諾曼跟他們玩的不是一路。

    懶得再多說什麼,他轉身將自我領域覆蓋在方圓百米的範圍當中,然後使用法術驅逐人類。

    麻煩已經夠多了,諾曼又狠不下心干掉所有目擊者,索性用古代法術把範圍內的所有人勸退。

    自我領域剛剛撐起,退能結界制造的屏障就開始劇烈波動,他們手里魔導器激發能量的回路也有了崩潰的趨勢,學徒臉色一冷,料定諾曼想要負隅頑抗,也不再多說什麼,重重的揮手率先發起了進攻。

    只見學徒腦袋上方突然出現了三顆顏色幽深的球狀物,它們按照特定的軌跡運行著,其中能量原本應該是激蕩爆炸,可現在卻顯得遲滯。

    下一秒結界範圍內變得漆黑,在諾曼的精神感知當中可以察覺到一瞬間數百道細密的射線鋪天蓋地朝自己射來。

    其余手下紛紛拿出看起來像是槍支的制式魔導器,對著諾曼扣動扳機,射出一道道光束,威力之強連途經的空氣都被蒸發掉。

    諾曼依然一動不動,第二階段完整的冥想法鎧甲出現在體表形成護盾,無論是學徒的天賦還是制式魔導器造成的傷害都被完全防御抵消,沒能造成任何效果。

    諾曼微微低著頭等待法術驅逐人類生效,對學徒時刻不停的威脅勸說充耳不聞,十幾秒之後確定周圍沒有任何一個普通人之後,諾曼猛的抬手指向天空,然後重重揮下。

    漫天的雷霆驅散了黑暗,赤紅的岩漿發出難聞的氣味,元素掌控第一次發動發揮了恐怖的威力,退能結界瞬間崩潰,魔導器全部炸開,學徒十幾個手下直接化焦炭。

    諾曼看著驚駭欲絕的學徒沒有說一句話,伸出手指遙遙點向他,學徒灰飛煙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