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返回2006 > 第36章 你不疼她,她就疼你

第36章 你不疼她,她就疼你





    孫全今晚喝的酒稍微有點多,此時酒勁有點上頭。

    他自己本來是打算只喝兩**的,但後來鄺龍飛沒菜燒了,就過來陪他喝,一邊喝一邊聊,話匣子打開之後,自然就越喝越多,如果不是孫全心里還惦記著晚上還要碼字,勸住還想繼續開酒的鄺龍飛,現在他恐怕就不是微醺的狀態了。

    他不是李白,微醺的狀態下,他寫不了稿子。

    就登錄qq,看書迷群里的聊天記錄。

    雜草中的霸王草“不知道老孫的訂閱多少了,俺老孫快出來匯報一下現在訂閱多少了”

    紫非血“應該有一千多了吧我覺得他這本書首訂應該能過千。”

    褪癮“看來群主想攢錢買秋褲和厚襪子的夢想能實現了,唉老天不長眼啊,這麼離譜的夢想都能讓他夢想成真,呵呵。”

    戟“大家快祝福我吧我剛買好一束紅玫瑰,正準備表白呢現在好緊張,不知道能不能成。”

    相逢一笑泯恩仇“嗯表白小伙子不要沖動啊是游戲不好玩了還是小說不好看了你咋想不開要找女朋友呢單身不好嗎”

    不悔神龍“玫瑰很貴的,有那個錢去做一次大保健不好嗎干嘛這麼浪費”

    志在江湖“過來人友情提示表白是得手後的宣示主權,不是沖鋒的號角,輕易表白會杯具的”

    戟“你們能不能盼我點好我正緊張呢你們這麼說,還有人性嗎”

    半世晨曉“表白這麼好玩的事呀,快上快上我們等你的結果。”

    好俊的文昊“祝福”

    青絲如夢大風歌“建議先在心里預想好幾個表白的目標,萬一現在這個表白失敗了,就去表白下一個,別浪費了那束玫瑰,掙錢不容易”

    ter張“哈哈,高這個主意好”

    破碎的水晶之城“老司機啊唉真是相見恨晚,早認識你,我當年那束紅玫瑰就不會浪費了,慚愧慚愧”

    群里這些聊天記錄看得孫全呵呵直笑,他正想站在廚師的角度,告訴群里的戟如果表白失敗,那束玫瑰還可以拿去做一份拔絲玫瑰的時候,他褲兜里的手機響了。

    低頭看了眼褲兜,撇撇嘴,他還是掏出手機。

    結果卻見來電顯示唐欣。

    “是她”

    孫全臉上現出笑容,隨手接通通話。

    “喂美女想我啦”

    因為酒勁上頭的緣故,孫全口花花的優點暴露出來。

    “不好了全哥我姐、我姐剛和飛哥打起來了,飛哥頭現在被我姐打破了怎麼辦呀怎麼辦呀全哥你現在有沒有時間過來一下啊我姐打完之後就把自己關房里了,飛哥現在頭上流了好多血,正坐在地上呢,我、我也拉不動他,我覺得現在應該盡快送他去醫院”

    電話一通,唐欣沒理會孫全的口花花,可能她都沒听見孫全剛才的話,電話里,她語速很快,隔著手機,孫全都能感覺到她的驚慌失措。

    鄺龍飛被唐唐打破頭了

    孫全呆了呆,有點無語,一個男人竟然被女人打破頭

    “行你先別慌我這就過來你先拿點什麼東西幫鄺龍飛捂一下傷口吧讓他少流點血”

    “噯噯噯好好好我這就去找我這就去找東西”

    電話掛斷,孫全嘆了口氣,搖搖頭,按著電腦桌起身,隨手拿了錢包、鑰匙,換上鞋子就下樓去了。

    等他騎著自行車回到唐唐酸菜魚的時候,一眼就看見鄺龍飛低著頭坐在大廳一張椅子上,手里抓著一團餐巾紙捂在額頭位置,那里鮮血確實流了他一臉。

    唐欣站在靠近門口的地方,神情焦急,一會兒回頭望望沉默不語的鄺龍飛,一會兒又扭頭望向門口。

    孫全三步並兩步走過去,還沒進門就問“班長你現在怎麼樣頭昏不昏”

    唐欣見他到來,眼楮一亮,立即迎上來,壓低聲音說“全哥你終于來了,我剛才勸他去醫院,勸了半天,他都不理我”

    鄺龍飛聞言緩緩扭頭望來,看見孫全,他勉強擠出一抹自嘲的笑容,“孫全讓你看笑話了呵。”

    “說什麼呢掛彩了就趕緊去醫院包扎,說這些沒用的干嘛還不趕緊起來你想坐化在這里嗎趕緊的起來”

    孫全快步走過去,雙手拉鄺龍飛的手臂。

    鄺龍飛倒沒有抗拒,孫全一拉,他就順勢起身了,被孫全攙著向門外走去。

    唐欣小跑著跟在後面。

    一出門,正好有一輛空出租車從門前經過,孫全伸手攔了下,出租車立即停到路邊。

    孫全扶著鄺龍飛上車,陪他坐在後座,唐欣主動去坐副駕駛。

    “去醫院”

    出租車司機回頭看了眼鄺龍飛頭上的鮮血,問。

    “嗯最近的醫院”

    孫全回了一句,見鄺龍飛沉默著坐著一言不發,孫全皺了皺眉,低聲問“怎麼回事啊你倆好好的,怎麼還動手了下手還這麼狠”

    鄺龍飛呵呵自嘲地笑了笑,沒有回答。

    孫全踢他一腳,“啞了”

    鄺龍飛看他一眼,輕笑一聲,“還能是因為什麼她嫌店里生意不好,說的有點難听,我今晚不是跟你喝了點酒嘛就跟她爭了幾句,然後她就動手了,吧台上正好有一個玻璃的煙灰缸,她順手就送給我了而我是用腦袋接的,呵,可惜我腦袋沒煙灰缸硬,都怪我小時候沒練鐵頭功,這不就流血了嘛呵。”

    孫全“”

    嘴巴微張,孫全一陣無語。

    既是無語唐唐那女人下手夠狠,也是無語鄺龍飛這個時候都還有心思耍貧嘴。

    瞥了眼副駕駛座上的唐欣,孫全將到嘴邊勸鄺龍飛分手的話咽了回去,昧著良心說“你還知道怪你啊小時候沒練鐵頭功也就算了,喝了點貓尿,跟唐唐姐斗什麼嘴啊女人是用來疼的你不疼她,她就疼你怎麼樣現在腦袋疼嗎”

    鄺龍飛懵逼地看著他。

    副駕駛座上的唐欣也愕然回頭望來。

    就連正在開車的司機都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