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沒人會幫你 > 第74章 送錯件了

第74章 送錯件了





    杜森打開圖片,雖然心里很是失望,可臉上卻沒有流露出一絲不快“給我講解一下吧。”

    言言看著自己的效果圖“臥室的地面,我選用的是腳感更舒適的木地板,牆面沒有做過多的修飾,只是采用乳白色乳膠漆粉刷,表現出美式風格追求簡單、實用的特點。”

    杜森想說,這也太簡單了吧。可又一想,不出奇招怎麼能打動小符姐。

    杜森等言言講解完,問道“你在講解的過程中,為什麼不看著我呢”

    言言愣了一下,她這才意識到,剛才忘記看老板的反映了。

    杜森接著說道“你需要看我的反映,來調整講解的內容。比如你講解的是全屋,如果你在講解衛生間時,我的目光並不跟隨你,你就不需要再詳細講解,可以兩句話帶過,切換下一張效果圖。你講主臥時,我認真地看著圖片,這時你就需要給你講出,你的理念和想要表達的是什麼。如果你能編出一個故事來,那就更完美了。”

    言言遲疑了一下,吞吞吐吐地說“老板,明天,你可不可以,幫我講解。”

    杜森搖了搖頭,“你需要自己來。”

    “可是李承的方案都是你講解的。”

    杜森笑了笑,“李承的方案代表的是創佳公司的品,而你的方案,是趙明成要求你的,是他想看你的品。”

    言言雖然明白杜森說的道理,但她還是抱著一線希望“老板,我怕我講解完,趙明成更沒心思簽單了。不如”

    “言言,”杜森說道,“明天小符姐和劉一帆都會在現場,你不用緊張,你就像在玄符山莊大家一起吃燒肉時一樣,隨意一些。你可以直接跟小符姐說,姐,你看這里放個休閑椅,趙哥沒事兒的時候躺在這兒曬太陽怎麼樣”

    言言若有所悟,“我明天要以小符姐為主”

    杜森用食指輕輕敲著桌子,“你要明白這個意思,卻不能表現出來。記住,付我們錢的人是趙明成。”

    言言點頭。

    杜森繼續說道“小符姐現在還不是女主人,所以你跟她提方案的時候,要像跟你的朋友討論一樣。是詢問她,你給客戶這樣設計怎麼樣,是否合理,而不是我給你家這麼設計可以嗎。”

    言言愁眉苦臉“好難啊”

    “你講解幾次就有經驗了。”杜森說道,“我們在不確定客戶之間關系的時候,要尊重每個人,但是不能多說一句話。不要主觀地去認為他們應該是父女,或是夫妻。也許問這問那的人,只是他們家的司機,但是司機的一句話,可以成全你這一單,也可以毀了你這單。”

    言言點頭,“我記住了。”

    杜森笑了笑“你既然跟劉一帆很熟,平時就留意一下有錢人的八卦吧。有些事兒,看著與你無關,但是說不定哪天,那個人就走進創佳成為你的客戶了。”

    言言眨了眨眼楮,“設計師還要關心嗎”

    杜森解釋道“這要看怎麼說,如果你了解趙明成和小符姐之間的關系,你在給他們講解方案的時候,就不會把小符姐誤認為是女主人。換成其他客戶也是一樣。”

    言言深吸一口氣,“我懂了。”

    杜森關閉圖片,拔下u盤,“把你的全部方案做成t,下班之前再給我講解一遍。”

    “是。”言言拿起u盤,腳步沉重地走出辦公室。

    杜森輕輕用食指敲著桌子,言言的方案實在是沒什麼新意,這一單他要怎樣才能促成

    杜森打開前幾天給趙明成講解的方案,又從頭看了一遍。

    他確定,只要是審美正常的人,都會選擇這個由李承設計客廳、餐廳、活動室,韓雪設計臥室,簡愛設計師設計廚衛的方案。

    言言默默地看著顯示器上的圖片,回憶著杜森講解時的語氣和語速。

    “言言”丁美美問道,“中午訂餐嗎”

    “訂”言言腦子亂糟糟的,實在沒有心情出去吃飯。

    丁美美忽然問道“周煥今天怎麼沒來”

    言言看向周煥的座位,桌子上的東西還是昨天的樣子,應該是沒有動過。

    “也許直接去工地了吧。”言言說道。

    王奕晨瞥了一眼言言,“他跟李承吵架了。”

    “他”言言很驚訝,在她心中,周煥是一個什麼事兒都不管,什麼話都不說,十分小心謹慎的人。

    什麼原因能讓周煥跟李承吵架換句話說,李承得把周煥擠兌成什麼樣

    丁美美看了一眼王奕晨,轉身走進茶水間。

    王奕晨的手機很快傳來消息提示音。

    言言瞄了一眼王奕晨,見他拿起手機,快速的回著信息。

    言言覺得好笑這倆人為什麼不直接到茶水間去聊,非得鴻雁傳書,也不閑累手指頭。

    王奕晨放下手機。丁美美也從茶水間里走了出來。

    李承和周煥與言言的關系都不算好,所以他們的吵架原因,言言一點都不好奇,她繼續編輯自己的t。

    公司門被推開,京東快遞小哥放到前台一個郵件,轉身離開。

    丁美美拿著小紙箱走到言言桌旁“言言,你的快遞。”

    言言看著四四方方的盒子“我的”

    言言很意外,她在網上購買的東西,都會寄到媽媽的單位。

    “我們公司只有你這麼一位言言。”丁美美說完,轉身回了前台。

    丁美美從言言驚訝的表情中看出,這不是言言下的訂單。

    言言不認識包裝盒上的商標,可丁美美認識,tir虎牌保溫杯,最便宜的一款也要比言言身上的那件衛衣貴。

    丁美美心里罵著給言言買保溫杯的人,真t虎給這麼個不實貨的人買杯子,花二百跟二十有什麼區別。

    言言研究著快遞單上的信息,很快就查到了京東的報價。

    言言輕輕搖了搖紙箱,確定里頭沒有異常的聲音。可她還是不敢打開包裝,她害怕是有人寫錯了地址。

    丁美美看向言言,一臉關心地問“怎麼了”

    言言解釋道“這不是我訂的,我怕是送錯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