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妃常幸孕︰毒王的逆天醫妃 > 第7章獸寵

第7章獸寵

    周易這邊。

    在圓兒打開藥膏要替她涂時,抬手制住。低頭嗅了嗅,又弄了一點在指腹間捻了捻,“這藥有問題,混了髒東西。”

    圓兒嚇得撲通一聲,把手中的瓷瓶結結實實掉在地上,居然沒碎!

    “髒……髒東西……”

    “不錯,應該是銅蛂C還是那種地下埋了多年的古蛂C”眼底一片嗜血冷意,好毒的心腸!在這個得個感冒都有可能一命歸西的時代,居然用地下出土的銅蛂I

    一旦感染,就算擱到現代,弄得不好都很危險,別說這個時空。

    同時心中警鈴大作,“你剛剛帶回來那些東西,都暫時莫用。”

    “是……”圓兒已嚇得臉都變了色。

    “這事暫時也莫聲張。”

    她索性來個將計就計!

    二叔雖然暫代管家,不過暫代。真正的大權還在莊子上老太太手里。她再是廢柴無用,也是老太太的親孫女。老太太這一輩子可就她父親這一個孩子。

    老太太既然願意為了她父親,帶著他遠避莊子靜養,那麼,看在她父親的面上,她作為唯一的骨血,她若是重病,府中不敢不去給信,而老太太也會回來。

    她就可以趁次機會把此事捅出來。

    不然,除非她和圓兒搬出去,自力更生。這沒有千年防賊的,府中什麼東西都不敢用的話,她和圓兒不是要餓死?

    古蛂H

    樹上綠蔭掩映中的君御天,紫眸更為幽深。

    冷艷卻涼薄。

    周府真是藏龍臥虎。這歹毒招數,一般只有宮里才用。出手之人真是厲害。不過,更厲害的是那個輕描淡寫間就發現的人。

    抬頭,天色已不早。君御天微微眯起紫眸,心底意外,自己居然在此處看了一個小丫頭這許久。

    鳳凰木古樹不過悠悠飄零了一片落葉,無人知有人來了又走了。

    這事導致圓兒去取了晚飯回來,愣是不敢吃。

    想了半天,為了小姐,圓兒也不怕丟臉了。

    打開空間戒指,放出自己的獸寵……一只普通小羊咩。

    小羊咩又瘦又小,全身的毛非常干焦稀疏,看上去嚴重營養不良。

    圓兒滿臉通紅,“小姐,讓阿咩先試試,沒毒我們再吃。”

    “這是你的獸寵?”周易好奇的打量小羊咩。

    “是……我靈力不足,府中那次獸寵馴養日,我的靈力只夠馴化它……”圓兒臉更紅。

    其實圓兒不知道,這普通的羊咩壓根不是供眾人馴化的獸寵。而是府中的其他小姐們故意混到獸寵中間,鼓動圓兒來試試,是諷刺圓兒的。

    有什麼廢柴主子,就有什麼樣的廢柴丫鬟。

    誰料傻傻的圓兒真把普通小羊咩當獸寵,還和一只沒有任何靈力的羊咩簽訂了契約。

    差點笑掉眾人大牙。

    這是兩年前的事。

    此刻,周易問,“那如果有毒,它吃了會死嗎?”

    “會。”獸寵和人一樣,都是有血有肉的生命。自然會被毒死。

    想到這里圓兒有點傷感。她長這麼大,也就這麼一只小獸寵。以自己的靈力,只怕失去阿咩後,再也馴養不了獸寵了吧……

    不過為了小姐,就算自己一輩子再無獸寵,一輩子都是別人口中的廢物,也沒有關系!

    轉身起拿碟子,打算給阿咩分點吃食。回頭卻見自家小姐一邊悠閑拿著筷子吃飯,另一手卻伸到阿咩嘴邊,阿咩舔得很享受的樣子,一雙原本無神干燥的眼楮此刻居然濕漉漉!

    小姐手上有什麼嗎?

    可是她什麼都沒看到啊,除了阿咩舔的一些口水。不過阿咩的口水可真多,舔得小姐整個右手都濕漉漉的。

    圓兒不知道,這是周易控制著靈泉,剛好沁出那麼一點點,夠阿咩一口一口舔。

    《妃常幸孕︰毒王的逆天醫妃》雲起書院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