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是壓級大佬 > 第四十章 分道揚鑣 下

第四十章 分道揚鑣 下

    在黛拉出手的一瞬間,夏爾德就已經有所察覺,神速反應能力瞬間激活,以超越常人的神經反射揪住暮蕊的衣領,腳掌跺地,把兩個人同時拉了回來。

    而此時的黛拉,已經將那一本書冊奪走,看著上面夏爾德畫下的地圖得意揚眉。

    回過神來的暮蕊小臉憋得通紅,站穩身子深呼吸,道︰“把書還我!”

    黛拉看到他們二人平安無事略顯遺憾,拿著手里的畫冊仔仔細細的看了一遍,將上面的地圖記下,隨後微笑著把書冊扔了回來,說︰“不好意思,暮蕊同學。我剛才是不小心,你不用這麼緊張。”

    暮蕊接住畫冊,秀眉擰緊,她的性子比較內向,不擅長吵架,憋了好久也罵不出半句髒話。

    而夏爾德則是感到困惑,不解黛拉奪書又還書的舉動,當下就用辨識之眼望了過去,獲取到的訊息讓他十分的意外。

    姓名︰黛拉

    年齡︰17(未成年)

    境界︰凡人

    等級︰lv2

    能力︰超凡記憶(lv1),

    成長潛力︰兩星

    備注︰精致的利己主義者,時代特色的產物,看似白蓮花,內藏毒荊刺,只相信利益至上的女性。

    超凡記憶她也有超凡記憶?

    夏爾德對此無不感到意外,理解她把畫冊歸還的舉動後,稍稍思索,聯想到自己獲得‘超凡記憶’能力是因為在魔方幻境空間內高強度的記憶過程,釋然了一下,情不自禁的苦笑至于︰“看來當個合格的綠茶婊也是門學問啊。”

    這當然是門學位,和所有人保持良好的關系,和異性維持若棄若離的曖昧,需要記下的細節實在太多,真說起來的話,絲毫不比解鎖魔方要來得簡單。

    可听到夏爾德這無心的感慨,黛拉俏麗的面容卻跟著陡然一變,投來的眼神里充滿敵意,仿佛是被揭穿面具的小丑,凶態畢露。

    “夏爾德同學,你說什麼?”

    “沒什麼,唏噓一下你的不容易而已。”

    夏爾德淡淡的回答,瞥了黛拉一眼,便蹲下身子用短劍劃開灰影狼的肚子,摸索一陣後取出兩枚破碎的晶片。

    “是暗屬性的魔晶碎片!”凱德和身邊的另外兩名男同學大叫,表情各不相同,心里不安分起來。

    “看什麼看,我殺的,歸我。”夏爾德翻著白眼,無視他們,把手里的兩片晶體一人一半,分給了暮蕊,道︰“喏,拿著。”

    暮蕊眨眨眼,本想拒絕,可看著其他人眼紅的樣子心里又是說不出的得意,收下後還故意揚了揚。

    “我們是團隊!”一名男生不甘的叫嚷起來。

    “不錯,戰利品應該平分!”

    “誰跟你們是團隊?”夏爾德火氣蹭蹭蹭上來,生硬無比的扭過頭道︰“剛才我和灰影狼打的時候你們出手幫忙了?”

    “夏爾德,你的話太過分了。沒看到凱德受傷了麼,你的命是命,他的命就不是命?”

    黛拉上前開口,雙臂環胸,像是要故意彰顯自己傲人的身段一般,說話也是一本正經,“不管你對我有多大的怨氣,那都是以前的事情。現在我們六個人都是一個隊伍里的,沒必要為這點事情爭吵。既然你這麼看重這兩片魔晶,你就自己收著好了,我可沒這麼小氣。”

    以前的事情?怨氣?我看重?還有小氣?

    自認為性格已經十分沉穩,不會輕易動怒的夏爾德,听到黛拉這一副強詞奪理而且听著還那麼點歪理的胡言亂語,心里的憋悶,惱火,幾乎都快成了實態的火焰。

    在這樣的僵持中,逐漸從傷痛中恢復過來的凱德和另外兩名男同學,都站在了黛拉的身後,擺明同進同退。

    暮蕊見狀,扯了扯夏爾德的袖子,小聲道︰“夏爾德,我們快走吧,別理他們。”

    夏爾德沉默不動,皺了整整三分鐘的眉頭,忽然微笑著說︰“黛拉同學,如果我現在給你一耳光,是不是就能澄清一下你我之間的誤會了?”

    黛拉呆住了,表情一僵,心虛的往後退了一步,道︰“你在說什麼?”

    “沒什麼,就是覺得很煩,非常煩。”夏爾德開始邁步靠近,速度在一點點提升,話音也跟著響亮起來︰“我可以不介意以前被你當成用來博取關注的犧牲,也不在乎多你一個或者少你一個這樣的同學。可事情都過去這麼久了,你還拿來胡說八道,這讓我覺得很不舒服。”

    “夏爾德!你不要太過分,有話可以好好說,怎麼能打女人?”一名男同學站了出來開口幫腔,說完還類似邀功般的往黛拉臉上瞟了一眼。

    夏爾德把他的表情看在眼里,速度瞬間提升,五米的距離轉瞬即至,“那我打你?”

    啪!

    不等這個男同學說些什麼,夏爾德的耳光已經打在了他的臉上,將其扇飛。

    直到這時,他們才真正意識到,夏爾德之前能贏西卡並非僥幸,他的等級很低,潛力正常,可是反應能力和戰斗風格真的很有針對性,像是看穿了每個人的弱點一樣。

    “其他班的人我不好多說,可你們幾個,我都打過。”

    夏爾德說話的同時,也在回憶那214次幻境空間內發生的事情,超凡記憶(lv2)迅速調度出他想回溯的記憶片段,將凱德黛拉四人的行為習慣和肢體動作,以虛影成像的方式在腦海深處演繹,捕捉弱點。

    在這個過程中,黛拉表現得很平靜,出乎意料的平靜,她既沒有參與其中,也沒有發表意見,像是和自己沒什麼關系一樣冷眼旁觀,直到目睹那名男生被夏爾德一巴掌拍飛,方才抖了抖眉毛,忽然輕笑捂嘴,道︰“夏爾德同學我知道了,我道歉,你沒有喜歡過我,只是想和我做朋友,是我不好,是我到處胡說,對不起。”

    “這樣可以了麼?”她道,往前邁步,伸手摟向夏爾德的胳膊,動作和神態非常自然。

    可突然,暮蕊卻從後方拉著夏爾德的衣擺微微發力,把他拉開了一段距離,不偏不倚,剛好躲過黛拉摟來的胳膊。

    “可以趕路了麼,夏爾德?”暮蕊問,表情嚴肅又認真。

    “啊嗯,可以。”

    夏爾德有些恍惚,點頭答應,被暮蕊扯著袖子踉踉蹌蹌的走了開去。

    後方,黛拉一臉憤恨,可轉頭望向凱德時,又換上了甜美的笑容,“凱德,我們也跟上去吧,總不能被他們搶先了對不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