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風起香江1980 > 第五十章、月英前路,布局地產

第五十章、月英前路,布局地產

    第五十章、月英前路,布局地產

    4月20號,獲多利財務公總部。

    “趙先生放心,既然我們接下了這個單子,就有把握為您收購到九龍倉10和九龍巴士15的股權。

    否則,我們豈不是自打嘴巴,自砸招牌,自貶名聲?”

    袁天帆收好趙雄簽字之後的文件,對趙雄笑道。

    “那就好,我也希望結果能夠是讓大家都滿意的。

    另外,以後這個單子的事務會由我的助理陳振榮跟進,他會關注項目的進展並向我匯報。”

    趙雄指了指身旁的陳振榮,也就是他新招的助理,對袁天帆道。

    “沒有問題!陳先生的名字早在他擔任怡富證券公司研究部經理的時候我就听說了,對他的專業能力我很佩服。

    要不是他的身體有恙,堅持要休息,我們獲多利是不會放任這樣的人才安靜過小日子的,一定會高薪聘請他,但哪知道卻讓趙先生撿了便宜。

    不過也好,既然趙先生和陳先生都能各取所需,我們表示祝賀!”袁天帆笑道。

    “袁生過譽了,比起袁生的年輕有為,我可不敢自稱專業。

    只是既然身為趙生的私人理財助理,自然要盡職盡責,希望以後和袁生合作共事順利。”陳振華不卑不亢道。

    “好說好說!”

    “好了,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辭了!”趙雄起身道。

    “我送趙生!”

    “多謝!”

    ……

    “榮叔,幫我盯緊點兒,別讓他們耍花樣,雖然獲多利應該不至于為了一些小利而冒險敗譽,但商場多詐,小心點兒沒大錯!”

    趙雄出了獲多利公司,一邊走一邊對身邊的陳振榮道。

    他身後除了陳振榮這個理財助理,還有幾個律師和財務人員。

    “老板放心,不會有問題!”陳振榮道。

    “那就好”,趙雄道,“一會兒一起吃午飯吧,正好現在也快到點了。

    我听說尖沙咀那邊剛開了一家高級酒店,好像叫“香港洲際酒店”,听說很有些特色,一會兒不妨去試試看”。

    “我也听說了這家酒店,只是還沒去過,而且正好我肚子也餓了!”陳振榮笑道。

    “哈哈!”

    ……

    4月26日,醫院,趙雄早早就來到了門口,身後停著一輛黑色轎車,嘴角的笑容在陽光和微風之下,顯得十分的有畫面感。

    “英姐,恭喜你恢復,今天正式出院!”

    趙雄對面前一身白色長褲和襯衫的王月英笑道。

    “謝謝你,小雄!”王月英笑道。

    今天正式出院,她心里也十分高興,在醫院呆了幾個月,仿佛坐牢的人一樣,都快憋出心病了。

    她此時就像剛剛逃出籠子的鳥兒,恨不得振翅飛翔,盡情釋放。

    “哈哈,說什麼謝呢,咱們還需要說這個嗎?

    不多說,快上車,我在香格里拉飯店訂了位置,今天就要給你慶祝下!”

    趙雄說著便打開了車門,扶著王月英就往里去。

    “我就出個院而已,你至于這麼大張旗鼓嗎?

    還在香格里拉飯店定位置,這麼破費,我又不是公主!”王月英坐在車上,對趙雄苦笑道。

    “要的要的,過了今天,你就將迎來全新的人生,怎麼沒必要慶祝?坐好了,我要開車了,哈哈!”

    王月英搖頭,心里既是感動又是無奈。

    “英姐,你出院之後有什麼打算嗎?”

    香格里拉飯店的包間,趙雄一邊給王月英倒著果汁,一邊笑問道。

    “我能有什麼打算?現在我只想先進入一家房地產公司,最好是做財務,然後慢慢學,長期目標是獨立做房地產!”王月英道。

    這幾個月她潛心研究房地產相關的知識和市場,早就決定未來走房地產這條路了。

    “好,這主意好”,趙雄贊道,“只是,英姐,你會不會覺得這太慢了點兒啊?

    不說從底層開始學需要多久時間,就算你能快速上手,但是香江房地產行業可是個高門檻的行業。

    尤其現在地價這麼貴,要是沒有龐大的資金支持,買地都買不到,更不要說發展商廈或者住宅物業了,這是沒法做的。

    而如果你從開始積累原始資金,等到積累夠的那天,蛋糕都給別人吃完了,那就太晚了”。

    “你說的我也知道,所以我規劃了兩條路,一條是從管理做起,一邊積累經驗、資金和人脈,等時機成熟了就找人合作,共同投資,一起開公司做房地產;

    一條就是從建築行業做起,沒錢,我就不買地,只負責替買到地的房地產發展商承建物業,專攻建造。

    這樣也能慢慢積累資金,時機一到也趁機進入房地產發展領域,直接自己買地自己建造自己售樓。

    而且我在內地的時候也有參與過建築行業,對很多東西還是很了解的。”

    王月英接過趙雄倒的果汁喝了一口道。

    “咳咳,我說英姐,說了半天其實最主要的就是資金的問題啦,你有沒有想過我啊?”

    趙雄見王月英沒領悟自己的意思,當即無奈道。

    “你?”

    “對呀,其實我也準備進入房地產行業,連目標計劃都有了。

    總的來說,我準備收購一家小型的上市地產公司,然後以此為基地進入房地產業。

    管理上的問題我不擔心,自有公司管理層來管理,但是我需要一個信得過的人來幫我。

    替我監督公司,防止下面的人陽奉陰違,損公肥私。

    而這個人不但要懂財務,還得懂相關房地產知識,而你就是最好的人選了。

    況且,如果英姐過來幫我,同樣可以充實自己的不足,而且還能更迅速,更高。

    畢竟那些大地產公司,都有自己的升職考核制度,要升職,去更高的平台歷練,是需要一個緩慢的過程的。

    而這種緩慢不一定跟得上你的提升速度,那豈不是變相浪費時間?”

    “這個……”王月英聞言有些意動,也有些驚訝。

    從剛剛的話中,她覺得自己還是低估了趙雄的財力啊。

    不過想想趙雄的話,貌似很有道理,而且既然趙雄需要她去幫忙,她也不想拒絕。

    她現在孤家寡人一個,幾個月相處以來,她和趙雄感情已經很好了。

    所以她已經將趙雄當成自己最後的親人了,盡管他們沒有血緣關系。

    但是,有的時候,跟緣分和感情比起來,血緣真的不是那麼重要。

    就像她和趙雄現在的關系一樣,像是姐弟一樣。

    有時候她都在想,要是自己有孩子的話,應該也跟趙雄差不多大了吧!

    所以,在王月英的心里,趙雄除了像她弟弟之外,在她心里,更多了一種母性的關懷。

    “英姐,你還猶豫什麼啊?這種事兒,既能幫我,也能迅速提高自己,干嘛不做啊?”趙雄一臉的幽怨表情道。

    “噗嗤,行了,答應你還不行嗎?”

    王月英見趙雄那副搞怪的模樣,沒好氣道。

    “嘿嘿,我就知道英姐不會拒絕的,哈哈!”

    “不過你不是做電影嗎?為什麼也想做房地產?而且你有那麼多錢?”王月英問道。

    “第一,誰說做電影就不能做房地產了?我橫向擴張,降低單一業務風險不好嗎?

    第二,我有錢,很多錢,現在我就是愁著沒地方用,只能存銀行,可把我愁死了!”趙雄不無裝逼N瑟道。

    “小雄,我記得你的電影公司也才成立沒幾個月吧?

    現在就要忙著進入其它領域,會不會太冒進太危險了?”王月英一臉擔憂道。

    “凡事都有第一次,我要是現在不踏出這步,以後也會做,還不如趁現在香江地產市道正旺的時候進場呢。

    至少依托總體的經濟形勢,即便虧也不至于虧得太慘!”趙雄笑道。

    “好吧,既然你有信心和主意了,我也不知道說什麼了!”王月英道。

    “放心吧,我可是上帝眷顧的人,一定賺錢的!”趙雄道。

    這廝顯然忘了自己曾經說過的不相信這世上有上帝的話了。

    王月英笑道“我也希望是這樣!”

    “不過英姐,我現在還在準備收購新世紀地產公司的事情,還需要一段時間來操作,所以英姐需要等一段時間。”

    “需要多久?”

    “最多半年!”

    “半年?那我在這期間完全可以先找一家地產公司上班啊,到時候辭職就好了,總不能半年無所事事吧?”王月英道。

    “這個,也行!”趙雄點頭道。

    “對了,你說的那家新世紀公司實力怎麼樣?”王月英好奇道。

    “這是一家經營房地產發展業務的公司,成立了7年,最初是做建築的。

    主要是承建一些地產發展商給的項目的分項目,隨後慢慢做大,之後才進入了房地產發展領域,並且在去年7月上市。

    在此之前,這家公司主要是發展中低端住宅和一些小型的商業樓宇。

    不過去年年末卻孤注一擲,投入公司大量的資金發展一棟位于尖沙咀的商廈。

    想來是不滿足于中低級住宅和商業樓宇的發展了,想要進入高級商廈領域分一杯羹。

    但是沒想到今年以來,香江受到美國經濟的影響,通貨膨脹率升高,銀行利率也不斷攀升。

    導致新世紀的資金鏈吃緊,連尖沙咀的那棟商廈也有半路夭折的風險。

    所以現在他們正在四處找貸款,跟銀行談判,希望緩解資金緊張的狀況,但似乎不大順利。

    很多銀行不看好新世紀的實力,認為以新世紀的品牌,他們進入高級商廈領域的發展,是有很大風險的。

    不僅如此,就連不少新世紀的股東都不大看好這次孤注一擲的賭博。

    要不是大股東張紹軍極力推動,這次項目能不能通過都是未知數。

    而這,就是我的機會!”

    趙雄吃著東西,簡單給王月英說了下新世紀發展公司的狀況。

    雖然銀行不看好新世紀,但是趙雄願意相信它,也願意賭一把。

    因為一來前世記憶中,趙雄知道香江地產市道還會快速上行一段時間。

    此時收購新世紀不會有太大的虧損風險,即便有,也在趙雄能接受的範圍內。

    二來,新世紀之前很多年的經營很良好,其董事長張紹軍也很有能力,趙雄的理財助理陳振榮和他是朋友。

    之前陳振榮在怡富證券的時候曾經跟他有過接觸和合作,認為這個人非常不錯。

    而這次趙雄盯上新世紀,也是一次無意間听到陳振榮和張紹軍通話之後的結果。

    當時張紹軍打電話給陳振榮,就是想要看看陳振榮能不能利用其行業內的關系幫新世紀取得貸款,陳振榮剛剛表示盡力而為。

    轉頭就遇到了笑眯眯的趙雄,兩人交談之下,這才有了趙雄收購新世紀的意向。

    為此,陳振榮收集了很多關于新世紀的資料和研究報告。

    當然,他一個人是做不完這些的,為此趙雄還允許他招聘了幾個伙伴。

    所以,趙雄現在的理財助理,已經變成理財助理團了,而陳振榮則是首席理財助理。

    而現在關于新世紀的收購問題,張紹軍還在猶豫。

    不過趙雄有自信,並且讓陳振榮這個大家都能接受的人擔任“媒人”。

    因為趙雄知道張紹軍他等不起,尖沙咀那個項目還等著繼續開工呢,要是資金鏈斷裂,新世紀就危險了。

    不僅項目夭折賺不到錢,還得白白賠一大筆前期的投入,而且還有不少貸款的債務,所謂賠了夫人又折兵,不外如是了。

    “所以你這算不算趁火打劫?”王月英笑道。

    “什麼叫趁火打劫?我這已經很厚道了好不好?

    你去看看銀行,要不是他們為了規避通貨膨脹和利率上行的損失,去逼迫新世紀還債,新世紀至于資金鏈吃緊嗎?

    要說趁火打劫,他們才是!

    而我現在的角色可是白衣騎士,如果沒有我,時間一長,新世紀就得破產清算,所以我才是好人好不好?”趙雄反駁道。

    “呵呵,說不過你那張嘴,吃菜!”王月英笑道,說著夾起一塊兒羊肉,十分享受地塞進了嘴里。

    “對對,吃菜,英姐,我跟你說,我點了好多菜的。

    多少個菜我沒數,但起碼三十多個,都是你喜歡的。

    不過你最好慢點兒吃,還有好多沒上來呢,要是早早吃飽了,接下來你就只能看著我吃了,呵呵!”

    “那我可得控制下了,不能便宜你!”

    “呵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