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修行模擬器 > 78 再次被抓

78 再次被抓





    時光倒流。

    被東方潤擊敗後,背心男昏迷不醒。

    襯衣男和t恤男一前一後抬起背心男,跑去停車場,找到他們的黑色小轎車,打開車門,將背心男放在後排座位。

    隨後,車子發動,開往市里。

    t恤男開車,襯衣男坐副駕駛位,兩人罵罵咧咧,自認倒霉。

    開了一段路。

    驀地,砰!沉悶的撞擊聲在頭上炸響,車頂仿佛被隕石擊中。

    兩個男子嚇了一跳,抬頭往上看,只見頂部變形、凸下來一塊。

    “什麼鬼?”t恤男大叫。

    “怪……怪獸?”襯衣男大嚷。

    “要停車嗎?”t恤男慌了神。

    “你他瑪的腦子壞了?開快點啊!”襯衣男大吼。

    “哦,好!”t恤男猛踩油門,想把車頂的“怪獸”甩下去。

    然而砸中車頂的不是怪獸,是人,一個蒙面的女人!她翻身跳下,落在小汽車前端的引擎蓋上,透過擋風玻璃,目光如電,掃視車里的兩男。

    兩男子呆了一呆,但很快醒悟過來,出大事了!危險!

    t恤男下意識的松開油門、狠踩剎車。

    呲——

    伴隨著短暫而刺耳的輪胎與地面的摩擦聲,車停。

    利用慣性,蒙面女向後飄飛,在空中優美轉身,輕松落地,擋在路中間。

    由于慣性,又由于沒系安全帶,襯衣男一頭撞向擋風玻璃,幸好他眼疾手快,用雙手撐住了玻璃,沒撞上去。

    t恤男握緊了方向盤,盯著蒙面女,顫聲說︰“怎……怎麼辦?”

    “啊?”

    襯衣男很狼狽的坐好,怒說︰“你瑪比的停車不會說一聲?”

    “問你他瑪的怎麼辦啊?”t恤男也怒了。

    “什麼怎麼辦?撞過去啊!這里是郊區,怕個嘰巴啊!”襯衣男手舞足蹈,目露凶光。

    “不錯!”

    t恤男一咬牙,倒車。

    “你……你倒車干嘛?”襯衣男愣住。

    蒙面女皺了皺眉,似乎也很不解對方為何倒車,不過她暫不追擊。

    t恤男的目的是拉開距離好沖刺,估摸著距離夠了,他大喝︰“沖沖沖啊!”

    小汽車用最快的速度撞向蒙面女。

    這次,襯衣男系好了安全帶,他和t恤男一樣,滿臉的興奮,期待著待會蒙面女被撞飛的場景。

    “撞死你瑪比的!”t恤男嘶吼著。

    “去死吧!”襯衣男憤怒吼叫。

    蒙面女根本不躲,她伸出右手,掌心對準汽車,時機一到,便發射能量。

    轟!

    翻車了!

    小汽車就像撞到了無形的牆,飛了起來,車尾帶動著車頭,翻轉一圈,越過蒙面女的頭頂, R!摔下,在地面滑出十幾米,四輪朝天,逐漸不動了。

    車內三人,背心男只剩一口氣,另兩男暈頭暈腦、動彈不得。

    “呵呵!”

    蒙面女冷笑著走過去,圍著汽車轉了轉,單手抓住車的一角,拖著車離開大路,消失在視野里。

    ……

    黃昏。

    小區門外。

    東方潤騎著新買的自行車,與打車回來的花逐月偶遇。

    “車哪來的?”花逐月打量著對方的新車。

    “買的,做活動,平時400多,今天買只要378塊。”東方潤說。

    花逐月一瞥眼,看到自行車沒後座,不高興了,說︰“為什麼沒後座?”

    “山地車,都沒後座。”東方潤笑著說。

    “你什麼意思?”花逐月質問。

    “我去野外當然要騎山地車,老師你別誤會啊!”東方潤解釋。

    “哼!”花逐月冷哼。

    “老師你也去買一輛吧!”東方潤說。

    “我不買。”花逐月說。

    “那下次我只能一個人去野外了,帶不了你。”東方潤說。

    “嘁!”花逐月表達不屑,轉身走人。

    夜晚。

    東方潤超頻修行三小時,剩余積分216點。

    8月9日。

    上午。

    他騎車前往修行學院。

    花逐月攔不住,唯有自己打車去學院。

    東方潤暗喜,暫時擺脫老師了!以後打算騎車上學放學,跟老師說拜拜。

    學院內有專門的練習射箭的場地,不過上午是理論課,這里沒人,東方潤為天才學生,獲取批準後,一個人射箭射了半天。

    雖然《基礎弓箭》熟練度已滿,但他射得還不太準,需要刻苦修煉。

    所以熟練度有什麼用?嗯,有用的,至少他射箭的動很熟練,姿勢也很標準,只是對于運動中的目標很難把握……

    下午。

    東方潤跑去二班等甦弗。

    可惜甦弗沒來。

    “有大事發生!”茅小來一臉認真。

    “什麼?”東方潤很警惕,別又被人耍。

    “西門瑯……”茅小來頓了頓,聲音放低,“再次被抓!”

    “哦?”

    東方潤吃驚,難道西門瑯殺了江老師後再次殺人?

    茅小來低聲說︰“查出了新的人證,江老師被殺的那晚,有個出租車司機看見了西門瑯,因為西門瑯坐了他的車,而西門瑯卻說一直在醫院沒出去……”

    “哇哦!”東方潤歡呼,正義不會缺席!

    “小點聲!”茅小來提醒。

    “嗯,這次西門瑯……”東方潤冷靜下來,沉吟。

    “你怎麼看?”茅小來說。

    “……”

    東方潤思索半晌,變得不樂觀,有錢能使鬼推磨啊!他緩聲說︰“那位新的證人,有兩個選擇。”

    “哪兩個?”茅小來問。

    “一個是,被收買;另一個是,被滅口。”東方潤說。

    “這……”

    茅小來皺眉,緩緩點頭,同意對方的觀點,說︰“是的。”

    “大概率被收買。”東方潤說。

    “扔個幾百萬就能脫罪,我相信西門瑯不會眨眼楮。”茅小來說。

    “有錢真好!”東方潤有感而發。

    茅小來突發奇想,說︰“如果收買你,要多少錢?幾百萬夠不夠?”

    丘山市的消費水平不高,但也不低,房價平均一萬五左右,幾百萬省著點花也能過好下半輩子了。

    “我是能被錢收買的人嗎?”東方潤大為震驚,特地強調了“錢”字,開玩笑!他的人格和尊嚴永遠不會出賣!

    “說的是如果。”茅小來笑著說。

    “沒有如果!”東方潤義正辭嚴,不容置疑。

    “那就幾千萬。”茅小來說。

    “你當我什麼人?免談!”東方潤嚴肅聲明。

    “你想要幾億?胃口這麼大?”茅小來不得不吃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