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獵人之回檔 >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七章





    嗯發生什麼事了剛剛是自己出現幻覺嗎

    待山田囡囡回過神來後,整個空闊的大廳,只剩下她和莉莉以及魯西魯大叔三人。

    “莉莉,我剛剛好像看到一個身著西裝的小男孩怎麼一眨眼就不見了”

    山田囡囡有些迷茫的抬眸看向拉著自己往餐桌上走的山田莉莉。

    山田莉莉低頭看向一臉迷茫、無辜的女兒,心中不知道該是氣還是樂

    眾人都因為她的無禮,鬧得氣氛十分尷尬。

    尤其是那位老管家,貌似還瞪了囡囡幾眼。

    而作為罪魁禍首的小人兒,卻一臉無知的看著自己。

    這感覺真是

    好像將自家這個熊孩子,趴到地上,使勁摩擦啊

    山田莉莉翻了翻白眼,沒好氣的開口說道,

    “你說呢人家貝朗有禮的向你問好,你反而沉浸在自己的內心世界,回都不回對方。”

    “你魯西魯大叔為了顧全你的面子,說你累了,有什麼事,往後再說。然後貝朗就去書房看書了。”

    不是自己看錯,真的有那個小男孩,原來他叫貝朗嗎

    山田囡囡若有所思、恍然大悟的點點頭。

    這邊見女兒沒有一絲悔改之心,反而一副我知道了的無禮表情,山田莉莉真是氣的頭發都要豎起。

    忍不住雙手叉腰,做出凶狠的模樣,對囡囡瞪大眼楮佯裝發怒的說道,

    “山田囡囡,你可知道剛剛你的無禮舉動,讓身為媽媽的我多尷尬嗎嗯”

    啊

    山田囡囡心中想著事情,突然被一亮麗的女高音叫回神,她茫然。

    山田莉莉看的,原本是假生氣的,如今還真的就生氣了。

    也不再說什麼了,抬起手,就往囡囡的手臂上拍去。

    “莉莉,你別真的打,傷在女兒身,痛在你心。我可不願意讓我心愛的莉莉傷心呢”

    安元魯西魯眼見事態發展,遠遠超出他的想象。

    連忙抓住山田莉莉的嫩手,不讓她真的打小囡囡。

    要知道,他可是看了幾次,莉莉打了小囡囡後,默默落淚的模樣。

    以前,他管不著,但是,現在莉莉是他的妻子,

    他可不想莉莉為其他人流一滴眼淚,就算是小囡囡也不可以。

    眼眸微閃,一條條思緒劃過心頭。

    “安元,囡囡做錯事就一定要懲罰。要不然,她不長記性。”

    可是他心中所想的一切,山田莉莉並不知道。

    雖然安元魯西魯這一阻止,讓她有些慶幸,並沒有真的打了囡囡。

    但是,雖然放下了內心的沖動,可不給囡囡一個警告,她擔心,往後囡囡還會再這般做。

    所以她裝成要繼續打人的模樣,掙扎兩下,見掙不開手,也就繼續說道,

    “安元,你放開我。這女兒,真是越大越不受自己管教了。”

    “今日能在和貝朗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分神,往後呢要是帶她去見朋友,她依舊不理不睬不開口。”

    “與其往後被人說我不會管教孩子,讓她被人說成沒有禮貌的孩子。還不如我現在就管教”

    說著說著,山田莉莉倒真的又開始動怒了。

    手中掙扎的力度,和之前假裝的力度完全不一樣。

    而作為當事人的山田囡囡,有些傻眼。

    听莉莉話中的意思是,剛剛貝朗和自己打招呼,自己對人不理不睬

    自己又不是兩三歲的小孩子。

    這麼無禮的行為,要是自家的孩子也這般做,還別說,回到家肯定一頓竹筍炒肉。

    可問題是,自己也是很無辜啊

    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剛剛走到大廳門口,眼楮不小心瞄到小男孩貝朗的時候,忽然一堆堆畫面塞進自己的腦袋。

    讓自己一下子腦容量緩沖不過來,整個人處于迷迷糊糊的狀態。

    所以,這也是她沒有理會貝朗問話的原因。

    可這件事,說出去,想來莉莉和魯西魯大叔都不會信吧

    山田囡囡一臉苦瓜臉,稀少的眉梢緊緊皺成一團。

    而且,更為苦逼的事,自己完全不記得哪些畫面到底都是些什麼

    明明感覺很真實,可自己看到的確像是大碼的畫面。

    就連聲音都被處理過的那種。

    完全看不到那些人的模樣,也听不到那些人說話的內容。

    唉這玩意到底是什麼啊未來的畫面

    難不成,還和自己的天籟之音有關

    是不是金手指要進化了

    可也不對啊,就算進化,也不能看到未來的畫面啊

    到底是什麼呢

    它敢不敢給自己一點頭緒

    腦中依舊一片空白。

    哼,算了。

    既然是和貝朗有關,自己多和他接觸,想必就能知道這一堆畫面是什麼了

    囡囡無不傲嬌的想道。

    “噗呲,咳咳,莉莉,輕點,痛啊”

    安元魯西魯眼見面前的小人兒一會兒愁眉苦臉,一會兒歉意滿滿,現在又是一副傲嬌的模樣。

    不知為啥,他忽然聯想到莉莉小時候的模樣。

    一想到莉莉小時候也是這麼一副可愛、多變的模樣,他就忍不住笑出聲。

    哪知,他這一笑,自己腰間的軟肉就受到來自身旁小女人的打擊報復。

    雖然這一點痛感,就跟撓癢癢一般,毫無感觸。

    但是,這可是這麼多年來,莉莉再一次和自己這般親密的舉動。

    不管怎麼說,自己也是要配合的。

    于是,山田莉莉使勁扭給自己下面子的男人,本想給他一點顏色看。

    一听見安元低聲求饒,她當即後悔自己這個舉動。

    可當她眼中卻帶著滿滿的笑意和戲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