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與我的靈魂小號 > 第二十九章 千骨人魔

第二十九章 千骨人魔





    明月高懸,夜黑沉沉的,仿佛有無邊的濃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際,連星星的微光也不可見。

    在這漆黑的夜色下,風弈星他們正圍坐在草地上的一大堆篝火前,一邊啃著干糧一邊有說有笑。

    “喂,不許喝酒,你們幾個,听到沒有!”

    鄭泰厲聲喝止著那群私藏了美酒,此刻正準備小酌幾杯的漢子們。

    “嘿嘿,泰哥,就幾口,絕對不喝醉,畢竟高興嘛,要不你和風逸小兄弟也來點?”

    “預計再趕一天的路就能到達天衍城了,還是小心為上,別在這最後關頭栽溝里了!”

    鄭泰還是十分慎重。

    “泰哥你可是淬體巔峰,上次那股搶劫我們的強盜都被你一個人給收拾了,他們的頭領還是個凝氣境的呢!”

    這群漢子也是饞了許久,繼續不死心地勸慫著。

    “對,有泰哥你在,誰敢來放肆!”

    不斷地有人起哄。

    聞言,風弈星亦是深深地看了一眼鄭泰。

    此人看上去天賦平平,沒想到竟能越級挑戰。

    見狀,鄭泰也不好拂了兄弟們的興致,只好嚴肅地說道︰“那每人最多喝三小杯,待會兒要守夜的不許喝!”

    “哈哈,還是泰哥對兄弟們好!”

    “泰哥威武!”

    眾人頓時大喜。

    …………

    夜漸漸深了,酒足飯飽後,漢子們也大多進帳休息了。

    “風逸小兄弟,你也去歇息吧,這有我和幾個兄弟守夜,放心吧!”

    鄭泰走到風弈星身旁,拍了拍他的肩。

    “那辛苦你們了!”

    簡單謝過後,風弈星走入帳中,從靈蘊綺羅戒中取出一枚中品靈石,開始了修煉。

    霎時間,帳中靈氣充盈。

    純粹的靈氣絲絲縷縷,不斷被風弈星吸入體中,凝練成真元。

    “這等敗家的修煉方法果然是神速啊!”

    風弈星感受著體內真元之力那明顯的增長速度,不由地發出感慨。

    要知道,一枚中品靈石的價值可相當于數百枚下品靈石,十分珍貴。

    帳外,鄭泰與另外兩名漢子正在警戒四周。

    看得出他們都十分謹慎,即使周圍沒有任何風吹草動,仍時刻保持著最高的清醒。

    夜里的時間就這樣緩緩地流逝著……

    忽然,一道身影從一旁的草叢中竄出,攜著一股攝人的陰冷氣息,朝著他們緩緩走來。

    “有敵人!”

    鄭泰大喊一聲,帳中眾人瞬時皆出。

    風弈星亦是如此。

    “放棄抵抗吧,我乃是凝氣境的修士,不是你們這群淬體境的垃圾能夠戰勝的!”來人十分狂傲。

    因為他是一名凝氣一重的修士,面對一群淬體境的小角色,他認為他有這個資本。

    “你們警戒好周圍,我上去同他一戰。”

    鄭泰一臉凝重。

    來人看見鄭泰獨自走到他面前,目露凶光地盯著自己,不由嗤笑道︰“真是蠢得無可救藥,憑你還想跟我較量,看來你是不知道淬體境和凝氣境的之間差距!”

    “一試便知!”

    鄭泰說完,便掄動右拳,一個暴步,直擊對方面門。

    “哼,不自量力!”

    那人眼神輕蔑,揮拳相迎,仔細望去,依稀可見其拳頭上包裹著的一層淡淡青色真氣。

    “啊!”

    雙拳對踫不過一瞬,與鄭泰交戰的那人便傳出了一聲痛苦的哀呼,接著,就看到他捂著右臂踉蹌倒退,甚是狼狽。

    “泰哥威武!”

    見狀,商隊的漢子們登時爆發出了一陣熱烈的歡呼。

    沒想到他們的泰哥僅僅一個回合就重創了對手,而且對方還是凝氣境的高手,因此眾人都倍受鼓舞。

    饒是風弈星都略感驚奇,在他看來,鄭泰的肉身已經修煉到了淬體境的極致。

    而自己以前注重修煉的快慢,當年他一觸踫到凝氣境的門檻就想馬上突破,他始終認為境界才是一切。

    如今看來,也不盡然。

    此刻,鄭泰的對手內心早已是驚濤駭浪,自己的手臂竟被面前這壯漢一擊就折斷了。

    回想剛才,那壯漢的拳頭簡直如同無堅不摧的鋼鐵一般,拳勢更是宛若崩山。

    “可惡,為什麼區區一個淬體境竟能從正面傷到我一個凝氣境!”

    那人忿忿地想著,十分不甘。

    這時,不遠處傳來了一道調笑的聲音。

    “怎麼了,我的好師弟,即使你因那鐵尸被人損毀,戰力大不如前,也不該敗給這區區淬體境的雜碎,真是給門派丟人啊!”

    話音剛落,一道身影便已出現在眾人面前,這來人背後還背了一個長布袋,整個人身上真氣繚繞,散發出強大的氣息。

    受到來人那強大氣息的壓迫,鄭泰的心跌入了谷底,因為他明白,就算十個自己加起來也絕不是眼前這人的對手。

    “嘖嘖,確實不錯,肉身強勁,有被我煉成鐵尸的資格。”

    那人盯著鄭泰,頗為滿意地說道。

    隨後,他轉頭望向他的師弟,開口道︰“不好意思啊,許師弟,你的鐵尸恐怕得再去別處尋了,此人,師兄我要了。”

    “江師兄這是哪里話,師兄要,盡管拿去便是!”

    被喚許師弟的那人立馬賠著一副笑臉奉承道。

    “還是師弟你懂事,放心,師兄我是絕對不會虧待你的!”

    “多謝江……”那位許師弟還未來得及稱謝,一陣寒風便已襲來,他整個人瞬間就在原地化為了一座冰雕。

    “誰!”

    那位江師兄大驚,身形暴退,同時大聲喝問道。

    只見風弈星從人群中緩緩走出。

    在場眾人皆是吃了一驚。

    沒想到與他們同行的這名少年竟然是凝氣境的高手,而且僅用一招就秒殺了對方的一名凝氣境。

    同時都在暗自慶幸自己沒有在這一路上中得罪過這尊大神。

    “閣下,你殺我師弟之事我就不追究了,反正他在門中也是一個廢物,不值一提,今日之事就此罷,權當交個朋友,如何?”

    這位江師兄發覺眼前這少年深不可測,因此不想冒險,言語之中退讓之意明顯。

    “江兄客氣了,不過既然你願意交小弟我這個朋友,是不是該有點表示,譬如你背後那個布袋,小弟我就很感興趣。”

    風弈星臉上帶著和煦的笑容。

    “哼,找死,真當我怕你不成!”

    這位江師兄勃然大怒。

    “不是你怕不怕我的問題,而是你壓根就打不過我。”

    風弈星淡淡地說道。

    “不自量力!”

    這位江師兄面色陰冷,白皙修長的五指攜帶著絲絲陰煞之氣,抓向風弈星左肩。

    眼見後者不閃不避,他大喜過望,得手之時,卻發現自己抓取的那道身影竟逐漸化為透明繼而消散。

    “快用你布袋里的東西吧,現在不用可就沒機會再用了。”

    身後傳來了風弈星幽幽的聲音。

    這位江師兄面色凝重,當下也不廢話,麻利地解下了背後的布袋,在地上緩緩攤開,一堆森森白骨剎時映入眾人眼簾。

    緊接著,隨著他雙手捏出一道法訣,那堆白骨竟全部懸浮在他身前的虛空之中,不斷地交替移動著位置,與此同時,每塊白骨都在逐漸脹大,沒過多久,竟拼合成了一個巨大的人形骷髏。

    只見那骷髏足有三丈高,體型龐大,氣勢迫人,周身還有血煞之氣環繞,分外可怖。

    “怎麼樣,這便是我的王牌,千骨人魔,不過你就算現在後悔也已經晚了!”

    使出了千骨人魔後,那位江師兄登時信心百倍︰自己與這千骨人魔合力,曾經可是擊殺過凝氣八重的高手,如今即便對方是凝氣巔峰,他亦可一戰。

    “相當不錯!”

    風弈星毫不吝嗇地夸獎道。

    同時,他的瞳孔深處,竟流露出了一抹濃濃的覬覦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