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巨擘巔峰 > 第1262章 動手

第1262章 動手

    怎麼說呢?

    其實他也不知怎麼說起。

    他只覺得這道淡如清風的氣息,在陌生之余也有種似曾相識的熟悉?

    而這道氣息的來源之處,卻與他近之咫尺,他在偏殿,而那道氣息就在正殿。

    “咦,這......”

    接著他就化作了一道殘影,朝著正殿而去。

    偏殿與正殿,不過相隔兩牆。

    當他出現在正殿的那一刻,不由就又是狠狠地一愣。

    在感應到那一道氣息之時,他思如電轉,想到了種種可能性。

    而最大的可能就是,估計是他的某個友人?有了什麼急事,所以來到了他的府上求助。

    為何他如此篤定,主要是他從來都是廣結善緣,沒有什麼仇家。

    別看他在風蚩國高高在上,在修行界,他一直都是小心翼翼,哪怕是吃點虧,都不想多出一個仇人。

    這就是他罔顧修行界,關于修行者不能隨意插手世俗界之事的規矩,在風蚩國當了那麼多年的國師,卻依舊是沒人找他的麻煩的重要原因。

    最關鍵是,那道氣息讓他有種似曾相識之感。

    只是打死他都沒有想到,子夜時分,前來拜訪他的人,竟然是曾經把他狠揍了一頓的陸羽。

    原本,這麼多年過去,加上又是無有燈火的環境之中,他不至于一眼就認出來。

    但他看到了汪炎晨,又在看到了陸羽的前提下,他猛地一下,就反應過來了。

    逃?!

    這,就是他的第一個念頭。

    而第二個念頭就是,他不至于逃。

    今時不同往日,他這幾年的進步大可用以神速形容。

    當然這是相對于他而言。

    至于陸羽,不可否認,陸羽的天資很高,而至于為何當初,他會成為陸羽的手下敗將。

    他還是固執的認為,陸羽至多就是勝了他一籌。

    這幾年過去,誰又能說得清,他就不是陸羽的對手?

    一直以來,他都不想與任何人結怨,不過這小子不上道,狠狠折辱了他一番。

    今日這再一見,他就想出手報仇雪恨。

    而他選擇動手,也已想好了退路。

    先把這個小子教訓一頓,其後再用一些手段,連哄帶嚇,然後二人的關系,就屬于是不打不相識。

    說道手段,他有這個信心,能把陸羽耍得團團轉,當然這是要他贏了的前提下。

    如果是他輸了......那就沒有什麼好說的了。

    只不過,他不可能輸,他還差半步,就能邁入到第六步,元嬰境!

    而在他初見這小子之時,這小子似還不入金丹?只是仗持這一身皮粗肉厚,沾了一點便宜。

    哪怕這小子的身後,是什麼名門大派,哪怕他修行的速度再厲害,也是需要時間沉澱不是?

    總之,在他看來,陸羽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他在這幾年以來,從金丹境初成,連續跨越了兩個小境界,而且還有半步,就能摸到第六步的門檻。

    所以他怎麼還可能,將陸羽看在眼里。

    而汪炎晨出現在了這里,用屁股想想都知道,是陸羽出手把他救了。

    單憑是這點,他都有出手的理由。

    弄明情況之後,他的臉色也倏地陰沉了下來。

    孰知。

    陸羽在感應到他的滿腔戰意之後,只是不以為意地笑了笑,“凌風揚,你還想對我動手?”

    雖說幾年過去,但是陸羽卻還記得,這風蚩國國師之名。

    倒是凌風揚,卻早就忘記了,此刻站在他面前,曾還把他揍得一塌糊涂的年輕人的名字。

    “......哼,接招!”

    凌風揚也不 攏 偷匾徽憑統 怕接 墓ャbr />
    這一掌,他並無弄出太大的動靜,卻不意味著,這一掌的威力小。

    畢竟這是他的府邸,他不想因這場決斗,把自己的府邸給毀了,而他這一掌,用上了八成力道!

    “砰!”

    這一掌,沒有任何意外。

    也如凌風揚所想,準確無誤地拍到了陸羽身上。

    只是。

    他卻“蹬蹬蹬蹬”地倒退了好幾步,才好不容易地得以站定。

    “你......”

    凌風揚干瞪著錯愕的雙眼,這會兒也想起了,陸羽不知修行的是什麼功法,不是一般的皮粗肉厚。

    待他回過神來,就是勃然大怒,“小輩,你這是找死!”

    “轟!”

    他再度疾沖上前,而他的這一掌,也用上了八成功力!

    一名金丹境大圓滿的八成功力,在陸羽面前算不了什麼,這八成功力代表的卻是,世俗界的神明之力。

    “轟!”

    凌風揚的這一掌,再一次按在陸羽胸前,激起的氣浪,頓時就將這看似堅固的大殿掀翻!

    在這子夜時分,又是風蚩國的王都,凌風揚所造出來的動靜,不亞于一道驚雷!

    ......

    總之。

    動靜,很大。

    只不過陸羽依舊是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而且還用一種似笑非笑的神情,耐人尋味地望著他。

    ......

    凌風揚的手,也沒有撤回。

    主要是眼前發生的,讓他陷入了短暫的懵逼狀態,待他回神過來,就感到了自己的手.......

    ......麻了,沒有了知覺。

    還隱隱傳來了,隱隱的刺痛之感,而隨著時間緩緩的過去......這種刺痛感,就越加強盛起來。

    ......痛。

    痛!

    痛痛痛痛痛痛!

    “啊~!”

    一聲怪叫,驟然的從凌風揚口中嘶吼而出,此時他的臉,已是布滿驚駭。

    痛,他不是沒經歷過。

    他這種境界,也已到了金丹不碎,肉~體不滅的地步。

    準確的說,讓他如此反應過頭的,痛,只是其中的因素之一,其二,就是恐懼!

    他都用上了金丹大圓滿的八成力量!

    天知道是怎麼回事,他一掌擊中陸羽胸膛,就像一個普通人,全力一拳砸在一塊鐵板上。

    也無需看,凌風揚都知道他的手骨碎了。

    這他嗎還是人嗎?

    而在此時,陸羽的臉色冷了下來,並且抓住了凌風揚的手腕。

    陸羽也沒干其他,汪炎晨就看見在上一刻,還威猛得不可一世的凌風揚,此時挺著一張冷汗淋灕,布滿恐懼而痛苦得扭曲了的臉,緩緩跪倒下去。

    “凌風揚,你還是老樣子,看來今日,我得考慮一下,要不要留你一命了。”

    “......大俠,饒,饒命!”

    陸羽笑了笑,接著臉色一沉,“我倒是想問問,當初我囑咐你的事,你還記不記得?”

    在說這話之時,陸羽的手也在逐漸加大著力道。

    話音剛落,凌風揚被抓的手腕,就響起了一陣“ 里啪啦”的脆響。

    “——啊!記得,我都記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