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馬前卒 > 第九百四十章︰一網成擒

第九百四十章︰一網成擒

    向連話里的威脅意思,白痴都能听懂。超快穩定更新小說,本文由  首發假如寧則楓不答應,他們在攻入荊湖之後,便自己造一個船廠,有勃州周氏相助,這並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船廠造堅固耐用的海船固然需要時日,但攻打荊湖,則完全不必如此,他們甚至不需要什麼好料,只需要盡快地打造一些品質低劣的船只就可以了。作為海盜世家,寧則楓當然懂得這些技術,不考慮木材的話,便可以在短時間內打造出一些戰船來,雖然這些戰船的壽命,最多能堅持一年便會散架,但對于齊人來說,那也足夠用了。

    他重重的吐出一口濁氣,“我明白向大人的意思了,今天回去,我便去勸說父親,親自與向大人來商談。”

    “很好,很好!”向連眉開言笑,這自是邁進了一大步。有了寧氏相助,提前控制住荊湖的水道湖泊,對于接下來的戰事,那是有極大的幫助的。至于新造一個船廠這種事,只不過是唬人罷了。勃州周氏豈有那麼听說,這種海上巨盜,你真要逼急了,他揚帆遠去,完全淪為了不受約束的海盜的話,那對于齊國來說,又有什麼好處呢?千里海疆不設防,這些一無所有的海盜,是有能力造成大亂子的。所以即便是在齊國手段最為強硬的曹輝,對于勃州周氏,也以是拉攏為主,威脅為輔。不能逼得人狗急跳牆啊!

    “對了,不知昭華公主到泉州,究竟是為了何事呢?大公子可有耳聞?”向連問道。

    “這事啊,我听父親說了幾句。”寧則楓道︰“明朝皇帝也判斷楚國將要在荊湖設防,而楚國畢竟是昭華公主的母國,這一次皇帝被圍,昭華公主急匆匆地趕回,到泉州的最主要的目的,便是籌集銀錢糧餉以資朝廷。”

    “恐怕一方面是籌集軍餉,另一方面,也是要拉攏你寧氏吧!”向連呵呵一笑,“寧大公子,何去何從,你寧氏可要想清楚啊,齊國楚國,孰強孰弱,就不用我多說了吧?一旦荊湖被破,泉州還能存在嗎?”

    “這個我自然會與父親分說。”寧則楓點了點頭,“父親睿智,自然會有決擇,不過就我而言,自然是傾向于大齊的,在父親面前,我也會充分表達我的這一觀點。”

    向連滿意的點點頭。

    “既然如此,我也不留大公子了,昭華公主不是正在宴請泉州諸貴嗎?想來在宴會之上就會攤牌,等到寧族長回家之後,大公子也正好與寧族長好好談一談。”

    “這個自然!”寧則楓站了起來,抱拳一揖,向外走去。

    向連亦起身相送。

    剛剛走到門口,寧則楓一腳跨出門檻,寂靜的夜空之中,突然傳來一聲短促的慘呼,他的腳步瞬間便凝固在了那里。

    羅洪調來的那兩隊鷹隼衛是在年前就抵達了泉州的。在寧則遠決定投奔大明之後,鷹巢立即便取得了他的手令,派了兩隊鷹隼到了泉州,聯系上了寧則遠的母族,在泉州隱匿了下來。寧則遠的母族何氏,並不知道這些人是什麼人,來自哪里,但既然這些人帶著寧則遠的信物還有親筆手令,那就勿用懷疑了。寧家二位公子爭奪族長大位的爭奪已日趨白熱化,而總體來說,二公子是落在下風的。這一隊人馬雖然來路不明,但很顯然,卻都是精悍之極的人物,肯定是二公子在外面找來的強援。

    何氏沒得選擇,必須要緊跟著二公子的步伐。

    鷹隼是鷹巢專門培養出來的殺戮機器。不但精擅陣地作戰,對于暗殺,殂擊等陰謀手段,同樣拿手之極。由他們來對付外圍的那些寧氏的哨兵,簡直便是殺豬用牛刀。

    這些人雖然勇悍,也同樣是從尸山血海里爬出來的,但術業有專攻,面對著一批專業的殺手,他們的抵抗力幾等于無,鷹隼們沒有費絲毫力氣,便將外圍寧氏的警戒哨清理得干干淨淨,無聲無息的便包圍了莊子,然後潛進了莊子內部。

    至到此時,他們才算是踫到了勢均力敵的對手,齊國的鬼影,而那一聲短促的慘叫,便是一個鬼影被殺之聲,以慘叫之聲示警。

    莊子外面,听到那聲慘叫之後,瑛姑站了起來。既然已經暴露了行蹤,那接下來就是明火執仗了。

    “你去堵後頭!”她吩咐樂公公道。

    “是,大姑!”樂公公躬聲听命,抬起頭來時,眼前已經沒有了瑛姑的蹤影。

    樂公公慢慢地站直了身子,臉上的笑容也一點一點的斂去。身邊的數十名護衛,看著與平時恍如兩人的樂公公,突然感覺到一股寒意從心頭冒起。

    這些人都是秦風的親衛,平素出入宮禁,所見的樂公公,一向便是那個滿臉笑容,微微躬著身子,似乎人畜無害,但今日,眼前的樂公公,卻似乎是換了一個樣子。護衛之中,也只有其中的隊率才見識過樂公公跟著陛下在橫甸戰場之上殺人如草芥的模樣,其它的親衛,都是後來被充進來的,老親衛們,則早就放出去當了軍官了,看著這些新人們臉上惶恐的模樣,隊率不由有些好笑。

    樂公公可是九級的武道高手,你們這些家伙,知道個屁啊!

    “樂公,我們怎麼辦?”

    “大姑讓我們去堵後門,我們自然是去後門!”樂公公微笑道。

    小小的莊子里,立時殺聲震天,火光四起,闖進來的鷹隼們四處放火,將整個莊子照得如同白天一樣明亮。

    鬼影中隨著向連來的人,自然都是鬼影之中的精銳,不論是武道修為還是經驗,都要比這些鷹隼們要強,但他們有一個致命的弱點,那就是人太少了。而闖進莊子的鷹隼足足有一百人,幾個人圍攻一個,那就完全屬于吊打了。

    屋中,目睹突出其來的圍攻,不但是向連,便是寧則楓也是臉色大變。

    “那里來的鼠輩,敢在泉州對寧氏撒野!”寧則楓一聲怒吼,一揚手,一枚短箭飛上半空,啪的一聲,在空中炸開,化作萬點流星落下。這是寧氏的求救信號,看到了這個信號,這個莊子周圍,但凡是寧氏的下屬,便會立刻趕來相救。

    “向大人勿慌,不管是誰,寧某都叫他來得去不得。”他信心滿滿的對向連說。

    向連卻沒有這個信心。在泉州,既然有人敢對寧氏下手,那來人便必然非同凡響,而听聞著外面連續傳來的慘叫之聲,向連更是臉色大變,自己手下是什麼實力他自然是清楚的,但這頃刻之間,便有三個屬下遭了不測了。

    “寧大公子,來者不善,善者不來,你馬上從後門走。”他低聲道。

    “不必,我就在這里陪著向大人。”寧則楓搖搖頭,“這些人是我的敵人,我懷疑多半是我那個好二弟的手下。”

    向連張了張嘴,正想說些什麼,一名屬下卻突然如同大鳥一般的從外頭飛了進來,剛剛跨進門,卻是僕倒在地,背心里,插著數根弩箭︰“向大人,快走,是明國的鷹隼,足有百人,弟兄們抵擋不住了。”

    向連這一次再也忍不住露出了驚駭之色。看了一眼寧則楓,一言不發便跨出門去︰“寧大公子,馬上走,這些人不是現在的你我擋得住的。”

    看到向邊的神色,寧則楓也意識到了事情的不妙,他也是決斷之人,立即一個轉身,飛快地向著後門方向奔去。

    而向連,僅僅向前跨出了數步,便停了下來,因為他瞅見了一個女人,突然出現在了他的視野之中。

    瑛姑,大明皇後閔若兮的貼身大伴。當然,她還是一位宗師級的高手。看到了她出現,向連知道,自己是一絲機會也沒有了。

    “原來是大姑當面。”他苦笑一聲,拱了拱手︰“向連見過大姑。”

    瑛姑瞧著向連,這人倒是識趣。“向連向大人,你是自己投降呢,還是要我動手?”

    向連搖了搖頭︰“我自己投降吧。在大姑面前,我沒有走脫的可能,又何必自取其辱。不過我外面的那些弟兄,能不能請大姑網開一面?”

    瑛姑搖了搖頭︰“公主說了,除了向大人你,其它的人,格殺勿論。”

    向連眨了眨眼,下意識地回首看了一眼後頭方向,心中微微一動,如果他們將寧則楓也殺了,那倒是妙極。

    瑛姑瞅著他,剛剛對方那個動作,落在了她的眼中,後頭剛剛跑了的那個人,能與向連一齊呆在這里,顯然身份不低。一念及此,她突然揚聲道︰“樂公公,過來的那個人,抓活的。”

    向連面色一垮。

    “向大人,後頭那人是誰啊?”

    還有什麼可瞞的,向連雙肩一聳︰“寧知文的兒子寧則楓。”

    “倒果然是條大魚!”瑛姑輕笑道,走到了向連的身前︰“向大人,得罪了。”一掌輕輕地拍向向連,向連卻是動也沒有動,以他的武道修為,在瑛姑這樣的宗師面前,反抗那就是自己找不自在。

    他軟倒的時候,看到從後頭走來一批人,而寧則楓則被兩人架著,也是軟塌塌的。

    樂公公,明帝秦風的貼身大太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