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馬前卒 > 第九百四十四章︰功虧一簣

第九百四十四章︰功虧一簣

    殘陽如血,映照著宛如修羅地獄一般的戰場,二千楚軍騎兵,一戰而沒。殘臂斷肢,鋪滿著數里寬的戰場,旌旗倒伏,兵戈遍地,無主的戰馬哀鳴著,無神的游走在遍地死尸之中,不時低下頭來,拱一拱那些不再動彈的士卒。

    有痛苦的呻吟,慘叫,還剩下一口氣的這些人,躺在地上,無神的看著天空中的殘陽。齊人,在等待著他們的戰友打掃戰場之上拯救,但他們的軍事生涯也就此結束,而未死的楚人,則在等待著敵人為自己補上一刀。

    周濟雲的馬刀下垂,刀尖之上,還在往下滴著點點鮮血,他的目光,卻沒有落在戰場之上,而是看著那道緩坡之上的那個煢煢孑立的孤單的身影。

    他很痛恨對手,這一個月來,這個叫江濤的楚將,讓他吃盡了苦頭,其靈活多變的戰術,讓他嘆為觀止,一次次從自己手中溜走,一天天讓自己追在他的屁股後面吃著灰塵,周濟雲幾乎忘了自己的初衷,一心只想抓住這個人來證明自己並不比對方弱。

    但他知道,他失敗了。如果不是四郡郡兵相助,一點一點的壓縮了江濤的活動範圍和空間,自己根本逮不住這只狡猾的狐狸。單以指揮騎兵而論,自己完敗。

    而更讓他不甘心的是,對方還是一個沒有絲毫武道修為的文弱書生。

    他緩緩策馬走向那道緩坡。不管如何,最終的勝利者還是自己,只有活到最後的人,才有資格反省,才有資格讓自己進步。

    他不想殺這個人了。一來,此人是楚國的高級將領,二來,他的確是惜才。如果易地而處,周濟雲覺得,只怕自己堅持不了這麼久。

    他突然停了下來。

    因為他看到那個在開戰以來,一直如同一個雕塑一般的人動了。

    他下了馬,用力的將楚國的鳳旗插在了地上。然後從馬鞍之上取下一個皮囊,將皮囊中的液體澆在了鳳旗之上,澆在了自己的身上。

    他從身上掏出了火折子,晃一晃,蒼白的火焰燃起,他從容不迫的點燃了鳳旗。

    他坐了下來,雙手環抱著燃燒的鳳旗。

    火星落下,濺在了他的身上,轟地一聲,他的身上也燃起了沖天的火焰。

    周濟雲的心抽搐了一下。

    他看到那個人在火中抬起頭來,似乎在看著他,似乎在沖著他笑。他看見那人手里多了一柄鋒利的匕首,他微笑著,從容不迫的將匕首插進了自己的心髒。

    他抱著燃燒的楚國鳳旗,垂下了頭顱。

    他與楚國的鳳旗,一起在燃燒。

    周濟雲強壯的身軀微微晃動了一下,不知怎的,心中突然有一種解脫的感覺。這樣的人,不應該成為俘虜,現在這樣,卻是他最好的結局。

    他策馬緩緩走向那個燃燒的火炬。

    “如果楚國人人皆此,只怕想要征服楚國,還真不是一件易事。”周濟雲滾鞍下馬,雙手抱拳,很是恭敬地,莊重地行了一個大禮。

    “公且走好!”

    齊國都城,長安。齊帝曹天成臉色極不好看。這些天來,他承受的壓力越來越大,楚國數支侵入齊國境內的兵馬,給齊國造成了極大的傷害。

    齊將江濤,一萬騎橫行數郡,周濟雲圍追堵截,效果甚微,四郡之地,生靈涂炭,戰火連天,大量的百姓失去了自己的房子,家產,淪為了一無所有的赤貧。四郡的官員,鄉紳,豪強泣血上書,懇請皇帝陛下能發動大軍,將楚軍迅速消滅。

    另一支由安如海統率的楚軍,則造成了更大的聲勢,安如海與江濤又自不同,他每下一地,便焚燒當地百姓的房屋,搶光他們的糧食,然後裹協著這些百姓,一齊沖向下一個目標,然後重復著上一個地方的故事。如今,安如海已經聚集了十數萬人,而其中,楚人只不過幾千人而已,其它的,都是失去了一切的齊人,他們如果不跟著這支軍隊,便只有餓死或者被殺死一途。

    曹天成知道這種方法絕大的破壞力。饑餓會釋放人內心的所部魔鬼,而齊國,內部並不是一團和氣,百姓安居樂業的。如今的齊國,地主豪強林立,對于百姓的盤剝極其厲害,有些地方,失地農民猶如過江之鯽,數不勝數。來自鬼影的報告中,有一個縣中,有地百姓甚至不過百余戶,剩下的,都已經淪為了佃農,甚至不得不賣身為奴。哪怕齊國嚴禁任何人以任何手段蓄養奴隸。

    齊國看似強大,但卻如烈火烹油,內中甘苦,唯有自己知道。但一直以來,曹天成卻不敢大動干戈的來解決這些問題。因為有楚國這麼一個強大的敵人在一旁窺伺著,假如自己動手解決國內的問題,曹天成不敢擔保就不會出亂子,如果到了那個時候,楚人再聞訊而動,則江山社稷危矣。

    這一次與明國的交易,讓曹天成看到了解決問題的希望。他以三郡之地,換來與明國的交易,誘使楚國出兵,終于在潞州,將楚國皇帝以及十幾萬楚軍包圍了,只要徹底消滅了這一支力量,那麼楚國將不復為患。

    而借著這麼一場輝煌的勝利,他將高高的舉起自己的刀子,向著國內的這些膿包狠狠地砍下去,擠去這些膿汁,大齊才能獲得新生。

    明國,已經快要長成心腹大患,如果不能在這個敵人徹底強大起來之前,讓自己更強壯,只怕未來的齊國堪憂。

    可現在,這個膿包被楚人搶先一步給戳破了。在他還沒有完全準備好之前,這個已經威脅到了齊國的大患,提前爆發了。

    曹天成在里面看到了濃濃的陰謀的味道。如果說明人沒有在這里頭插一腳的話,曹天成是打死也不相信的。

    這樣的戰法,始于誰人?越國順天軍莫洛。

    而順天軍最後的部眾,盡數被秦風的太平軍吞沒,沒有人比他們更擅長做這種事情的了。

    昭關,明將吳嶺磨刀霍霍,騎兵甚至早就越過了邊境,在齊國境內燒殺搶掠。西北,明軍更是明火執仗地幫著楚人新寧郡守武騰攻克了寧川,打開了帝國西北的大門。雖然現在進軍西北的還只有武騰的那支新寧軍,但一旦帝國國內的情況失控,曹天成敢打包票,明軍必然在西北蜂涌而入。

    不然,秦風將他的寶貝騎兵追風營調到哪里所謂何來?

    他一直在忍耐,因為現在他的目標是潞州的那十幾萬楚國大軍。只要能一口吞下去,干掉這十幾萬楚國邊軍,殺死或者俘虜他們的皇帝,那他就可以借著這一次輝煌的勝利來順利的解決國內的問題,但現在,被圍的楚軍還有頑抗之力,而帝國國內的膿包卻已經濃汁四濺了。

    他必須要做出決斷。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而現在,安如海造成的混亂,已經不再是星星之火,而成燎原之勢了,帝國國內,那些懾于齊國大軍而將自己的尾巴深深藏起來的家伙,現在正蠢蠢欲動,有些,甚至已經迫不及待的跳了出來,正大光明的舉旗造反了。

    他無聲的嘆了一口氣,看著朝堂之上吵成一團的官員們,帝國到了如今這一地步,你們,真是有著大大的功勞啊。

    齊國的第一大臣,丞相田豐,家中有田上萬頃。

    御史大夫何立,家中有田五千頃。

    還有那三公九卿,六部尚書,那一個不是家財萬萬,奴僕如雲。

    終是要下決斷的。楚國人這一次徹底打不死,還有下一次,這一次就算給他們續上了命,但卻也傷筋斷骨,從此以後,再無余力向大齊發動進攻了。此戰過後,他們能守住剩下來的疆土就算不錯了。有楚國東部六郡來補償,有殲滅楚國大量主力的收獲,齊國此戰,終還是獲得的更多一些。

    而且,曹天成的眼中閃過一絲寒光,正好借著這一次國內的亂局,解決掉很多的問題。

    只是可惜了親王曹雲孤心苦詣才營造出來的這一次機會,功敗垂成,不能獲得一個大圓滿的結局。

    “傳旨曹雲,立刻發動總攻,結束潞州戰事,擊敗楚軍之後,大軍立刻回事,剿滅國內叛亂者。”他坐在高高的的御座之上,冷冷地看著他的臣子們,下達了旨意。

    大殿之中,山呼萬歲,群臣俯首,看著這一張張熟悉的面孔,曹天成心中卻是冷笑不已,用不了之外,這些人起碼便會有一半人,將在菜市口告別他們的一生。

    帝國,需要一次重生。

    他把眼光投向了遙遠的北方,那里,有他下一個的主要目標,明國。

    “楚國不復為患,下一個就是你了,秦風,你做好準備了嗎?”他在心中默默地道。“有一個好對手,真是讓朕血脈賁張呢!”

    他站起身來,拂袖而去。身後,太監拖長聲的退朝之聲,悠悠在宮殿之中回蕩。

    快馬自長安出,向著潞州狂奔而去。

    旨意發動總攻,結束潞州戰事。齊國統帥曹雲接過聖旨,仰天長嘆,終是功虧一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