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拯救我的植物人男友 > 第一百零七章 游戲公司?

第一百零七章 游戲公司?

    金玉睜開眼楮,發現這次順利的回到了現實世界,還沒來得及感慨自己在阿九這個世界“跌宕起伏”的命運,一轉頭,發現病床邊多了好幾個陌生的面孔。

    一個穿著花格子棉襯衫的瘦高個子的男人,一臉的興奮,不知道在瞎激動什麼,金玉有種要被對方炙熱的目光吞噬的錯覺,她尷尬地調轉視線看向比較熟悉的錢國棟。

    錢國棟還沒有開口,那個瘦高個子的男人卻搶先說話了︰“錢醫生,測試數據顯示我們的想法可行,現在你放心了吧?”

    錢國棟臉上瞬間帶上怒色,直接朝著瘦高個的男人發問︰“我放什麼心?!你沒看見系統的分析?——病人錢越在第三個世界,有明顯的厭世情緒,不排除會對現實世界的心理造成明顯傷害!你不懂什麼意思嗎?!”

    錢瘋子的外號不是白叫的,涉及到研究根本不懂什麼叫迂回。

    瘦高個神情一頓,眉頭挑了挑,也不生氣,顯然這些日子已經習慣了錢國棟“不給面子”的脾氣,只是心里難免不舒服,稍顯克制地威脅︰“錢醫生我知道你心里抵觸我們的介入,但這是錢氏和我們公司達成的協議,雙方高層既然已經協商好,就請你好好配合我的工,要不然到時候這項研究還在不在你手里可就不好說了咱倆鬧僵了沒什麼,要是我們公司的高層不高興了雙方都不好看,您說是吧?”

    錢國棟顯然被多次叮囑過,知道a公司的領導來頭很大,不是他能拒絕的,听完瘦高個的潛在威脅,他氣的胸口一起一伏,卻什麼也說不出來。這些日子他已經听弟弟說過好多遍,甚至求他,讓他好好配合a公司的研究,他們錢氏只是在s市有些地位而已,a公司背後的人,他們惹不起。

    想到這里,錢國棟努力壓下心中的怒氣,但是微顫的右手還是顯示出他內心的不平靜。他拿過旁邊護工手里的**,把金玉的病床搖起來,生硬地回避瘦高個的問題,干巴巴地詢問金玉︰“身體有沒有什麼不舒服的?”

    金玉早在兩人爭論時,就嗅出了一股不同尋常的味道,她回想到在阿九世界的詭異,再聯想剛剛二人的談話,知道應該發生了一些什麼事情,她急切想要知道詳情,但看看周圍幾個陌生的面孔,她只能按下心里的疑惑,輕聲回答錢國棟的問題︰“身體還行,就是感覺沒有什麼力氣,手腳有點發軟。”

    說起專業問題,錢國棟神色認真起來︰“這是正常現象,你這次在床上躺了一個月,雖說有護工每天給你按摩身上的肌肉,但是也代替不了真正的運動,起來走走,過兩天就能恢復。”

    金玉點頭,轉頭看看旁邊依然沉睡的錢越,抬起頭滿含期待地看著錢國棟︰“錢醫生,錢越現在什麼情況?有進展嗎?”

    錢國棟略一思考,對金玉說︰“好消息是,患者的腦細胞已經有了活動的跡象,這表明他很有可能在接下來的一個世界或者第二個世界就能甦醒。”

    金玉臉上一喜,馬上詢問︰”真的嗎?太好了!”

    錢國棟等金玉平靜下來後,又接著說︰“壞消息就是剛才我說的,也是你以前詢問過我的,死亡刺激讓他有了厭世情緒,醒來後很可能對他的性格造成改變,這還是好一點的預想。更壞一點的話,患者求生**如果持續低迷,很可能他根本醒不來,直接就在幻夢中沉睡下去了。”

    金玉被這一好一壞的轉折打擊的措手不及︰“您是說,如果下面一個世界,不能讓錢越燃起對生活的期望,有可能他就永遠醒不過來了?”

    錢國棟點了點頭︰“對。”

    金玉臉色蒼白,眼巴巴地看著錢國棟︰“我就知道,一個正常人怎麼會承受的住不斷的死亡刺激。錢醫生,你想想辦法,不能讓你的研究前功盡棄了啊!?

    旁邊的瘦高個也若有所思,他裝看不到錢國棟對他的回避,直言道︰“錢醫生,按照您的說法,就是虛幻世界的生活會影響到浸入者的情緒,以至于有可能改變他們的性格?這是個很嚴重的問題啊,如果我們公司開發出了這款智能游戲,卻導致游戲者精神大變,我們是要吃官司的。我們老板把醫療方面的研究原封不動地留給了你們,你們不能讓我們的投入竹籃打水一場空吧?”

    金玉這個時候終于听出了一絲眉目,原來這是一個游戲公司的負責人。她心里十分怨懟這些人插入錢越的治療,更何況還是一個游戲公司,她瞬間有種被當做猴子研究的惱怒。但是聯想到剛才听到的,這個a公司來頭想必很大,s市首富都扛不住,她一個小市民又能如何。

    權勢壓死人,她只能把怨氣往肚子里咽。

    錢國棟在工上不容許有一絲的不嚴謹,他壓住內心對瘦高個的反感,嚴肅指出︰“錢越精神乃至情緒受到干擾,是因為他身在其中,不知道自己的世界是虛擬的。玩游戲的人會不知道自己進入的是個假世界嗎?”

    瘦高個一听就明白了,知道自己問了個傻問題,他摸摸鼻子笑了笑,對錢國棟的不友好也不予置評,畢竟天才是有任性的權利的。——錢國棟的這個研究如果能成功運用到他們公司的智能網游中,這就是一座活生生的金山,供著還來不及呢。

    金玉對瘦高個不識時務地插嘴很反感,她克制住內心的厭惡,眼巴巴地看著錢國棟,終于把他的注意力從瘦高個身上轉到了她身上。

    錢國棟撫了撫金色的眼鏡框,專業沉穩的聲音安撫了金玉焦躁不安的心︰“你放心,既然已經檢測出問題,我和我的團隊會盡力解決的。以往的方向也不是錯誤的,患者腦細胞有活躍的跡象便是證明,只是我們沒有考慮到患者的求生意識。而前三個世界,也只有第二個世界,你按照系統的要求刻意自殺選擇離開,其他兩個世界的死亡都是意外導致的,而接下來這個世界至關重要,必須保證既要刺激到錢越,又要讓他有求生的意識。接下來我要跟我的團隊研究一下怎麼解決這兩個問題,正好馬上要到年關了,你回家跟父母多呆一段時間,好好休息,等我們的通知。”

    面對專業的問題,金玉無能為力,只有點頭答應的份。

    最後,她帶著沉沉的擔憂,被金父接到了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