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最青春 > 七十七

七十七

    上課無聊,星晴突然想到尹志坤之前故意送自己早餐讓星晴無助難堪,現在他也談戀愛了,出來混的也該還了。第二天一早星晴來到學校買了早餐,直奔尹志坤班里,托他的同學把早餐放在尹志坤的桌上,然後開心的就往回跑。剛到樓梯就和林一樂撞了個滿懷,林一樂皺著眉低頭一看,居然一大早就撞到寶了!臉上立刻就像滿是皺褶的衣服被熨斗剛熨燙完似得舒展開來,“你……你怎麼在這兒?”星晴也被嚇了一跳,連忙說到“我來送點東西!”“送什麼?”林一樂好奇的問,“老師的東西!我走了!”說完拔腿就跑。回到教室毛毛看星晴氣喘吁吁,便問,星晴就把整尹志坤的事兒告訴了毛毛,遭到毛毛的極度嫌棄,“你倆真是閑的!無聊透了!”“那還不是因為以前他整我!”星晴說到,“好啦!我知道了!走吧!”說完兩人下了操場跑早操。

    課間操又不用做了,星晴就等在大樹下,等著尹志坤的臉色。

    毛毛“去不去操場散步?”

    星晴“不去,我等著看尹志坤呢!”

    毛毛搖搖頭和表妹、海洋一起下操場了,臨走前還問星晴“怎麼林一樂不約著你去操場散步啊?”

    星晴搖著頭說到“他敢嗎!”完了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終于在人來人往中看到了尹志坤,表面上看好像沒什麼,再看仙女,還是一臉風輕雲淡歲月靜好的樣子,星晴三分鐘熱度覺得沒整到尹志坤沒什麼意思了,于是又跑到操場找姐妹們。來到操場廁所旁,見它們找廁所上面的小賣部買東西,于是星晴就在廁所前的大樹下坐著等,剛等她們買完下來,就看見一群人從男廁所出來。里面還有林一樂,站在一群人中間那腰板兒挺得筆直,頭抬得老高了,以至于沒有看見樹下的星晴。和一群人一起從操場走了上去,星晴和表妹己任繞著操場散步,邊走星晴邊觀察著林一樂。走到教學樓林一樂就和大家分開了,他的同學往初中部教學樓前面繞過回高中部,林一樂則是一個人從初中教學樓後面走的。星晴邊走邊看著林一樂,只見和大家分開後林一樂繞到星晴班後面,先是轉頭看了一下星晴長坐的樹下,看星晴沒在,于是又走到星晴班後面的窗子邊往里偷看,一看也不在,雙手插腰走到了綠化帶的高台上往操場下看,試圖在尋找星晴。

    星晴約著表妹們坐到了晚會時自己偷看別人的乒乓球桌上,找了個位置盯著林一樂,于是又拿出手機,撥通了林一樂的電話。只見林一樂盯著操場一手撈出電話一看是星晴連忙換成兩只手握著電話遲遲不按下接听鍵。星晴戴上海洋的近視眼鏡勉強能看到林一樂大概的動作。只見他捧著手機盯著手機就是不接,于是星晴掛了,這是星晴第一次撥打林一樂的電話,讓林一樂慌得一比。掛了電話星晴一直看著上面的林一樂,終于見他把手機放到耳邊了,過了一小會兒星晴的電話也震動了起來。

    星晴“喂?”

    林一樂“剛剛沒听見!”

    星晴“哦,你在干嘛?”

    林一樂“沒干嘛,剛抽煙回到教室”林一樂邊打電話邊轉身往高中部走了。

    星晴“那我怎麼看見你在我們班後面?”星晴故意問到。

    說完只見林一樂站在原地瘋狂轉頭找尋著這雙暗中的眼,磕磕巴巴的說到“你……你在哪?我到你們班看你沒見著你!”不出一會兒就自曝了。“那你還說在教室?”星晴繼續不依不饒的問,“我剛好抽完煙要回教室路過你們班……吧”支支吾吾了半天又又自曝了。“來看我?我是在坐牢嗎?”星晴繼續調侃著林一樂,這時一旁的毛毛看了時間差不多了約著大家回教室去,星晴接著說“我要回教室了,你快回去吧!”以為林一樂要照慣例逃跑沒想到居然馬上接著說“我等你!”听得星晴第一次想要在散步的頻率上加一些小碎步,趁著林一樂這時的勇氣早一點出現是不是能早一點見識到他的霸氣,現在星晴最最想見到的就是林一樂正常的樣子。听說有點凶,還听說下手挺狠的……心情加快步伐走上去,為了看不一樣的林一樂不惜扔下姐妹小碎步跑了起來,來到操場樓梯下,調整了呼吸,兩步跨做一步走終于上了岸。只見林一樂坐在星晴平時喜歡坐的位置上,看到星晴後又站起身來準備走,星晴一看這什麼情況!“看到你了!那我走了!”說完轉身就往高中部走去,雖然看不到正臉,但星晴還是為林一樂今天逃走時的步伐做出了肯定,今天的步子終于不是逃的節奏了,多了一些穩重,用了正常的步子消失在星晴的視線中,值得鼓勵。

    林一樂轉過彎到達高中部樓下這才松了一口氣,腳下也生起了風,跑到教室才感覺自己活了,回到高中部一路跑來都有人叫著自己“一樂哥……一樂哥……”這才把林一樂的魂叫了回來,畢竟說要等星晴這話也是突然就說出口的,本來也想著先走一步,計劃下次再坦蕩一點,下次得跟星晴好好說話,下次再男人一些,下次……為什麼自己就這麼怕這人呢?又有點怕但又想靠近,真是有夠糾結的!

    星晴回到座位,拿出手機給林一樂發了條短信“下次看我別忘了問我在不在!”林一樂收到短信手上並沒有回復星晴,在心里回了,關了手機傻傻的看著窗外偷著樂。

    上課了,大家拿出了手機在耍,班主任的課上反而是最安心玩手機的時候,不用顧慮窗外,顧慮眼前就好了,簡單,屬于最低級的防御。星晴和二傻沒人可發短信,于是二傻湊到星晴後腦勺說要給星晴講鬼故事,在這四下都是人的環境里講鬼故事來听那可是極為舒適的,講台上還有人坐鎮,胖光普照,給人滿滿的安全感,于是二傻開始給星晴講鬼故事。講到一半二傻故作詭異還私自加了音效把氣氛抬到了最高點然後集中火力給星晴遺跡猛料,嚇得星晴哇的叫了出來,班主任一听瞬間晴轉陰走到星晴身邊對著星晴就是一聲獅吼!“你們在干嘛!”星晴看懂班主任下來馬上也就冷靜了,想必自己的叫聲也嚇到了專心講題的班主任,于是星晴一遍遍的在心里告訴自己不要慌,並在腦子里快速的翻閱著自己的理由大全,有了!星晴裝作害怕的樣子對著班主任說到“我被蟲叮了一下!很……很疼!”班主任憋著氣說“大冬天哪來的蟲!你怎麼不說被蚊子叮了!”星晴低下了頭說到“我也不知道……”每次班主任和星晴的對決班主任總能被星晴一堆不著調的理由堵得莫名其妙,于是也不想再听星晴胡編亂造下去了,撇著眼楮回到了講台繼續講課。星晴也松了口氣,二傻在座位上驚魂未定,星晴的叫聲像環繞立體聲似的圍繞在二傻耳邊,久久不能散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