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從長阪坡開始 > 第858章 三兄弟重聚新野小城

第858章 三兄弟重聚新野小城

    孫權不在堅持,諸葛瑾張昭等人齊齊松了一口氣,對朱然和周泰又是一陣叮囑。

    既然是以譎兵的身份,前去詐開襄陽城的大門。

    一定要心思細膩一些,不可漏了馬腳,導致功虧一簣,他們在這等著蔣欽的好消息。

    對于蔣欽連下兩城的能力,江東眾人也都是認同的。

    唯有全琮面色僵硬。

    不行。

    得立即安排差遣心腹連夜給父親送信,讓他趕緊帶著家族之人,前去山中避一避風頭。

    現在兒子身不由己,已經雙腳踏在了關平的賊船上。

    半路下船,很可能是兩頭都不討好。

    只是不把孫權攥在手里,家族很容易出事的!

    事情遲早會敗露。

    畢竟眾人都在勸孫權不要親征,偏偏自己力挺,怕是有些奇怪,更會讓人懷疑。

    唯有甘寧瞧著全琮,被封為亭侯,好像並不是很高興的樣子。

    難不成是他對這個亭侯不滿意?

    甘寧隨即搖搖頭,興許是覺得他以前不為主公信任吧!

    至于前方前去打探的關羽與徐晃戰事如何的消息,現在還沒有傳回來。

    徐庶接到關平快馬加鞭送來的消息,當即喜不自勝。

    孫權果然親率十萬大軍,前來偷襲荊州了。

    那一切的準備都用的上了。

    人心是最經不起考驗的。

    現在江東大都督蔣欽被邢道榮斬殺,偏將軍潘璋及其司馬馬忠等人被劉敏斬殺。

    關平生擒近兩萬余江東士卒,要不是新修建的江陵城,一時間還有些收容不下如此多的俘虜。

    江東將軍朱據、全琮等人投降。

    全琮帶著關平捏造出來的捷報,以及用于取信的傅士仁人頭,前去誆騙孫權。

    若是能夠成功誆騙孫權成功,那就不等曹軍反應過來,就可以直接吞並江東,壯大己方!

    徐庶是萬萬沒想到,關平會進展的如此順利。

    一舉打破了孫權的先鋒。

    但他隨即想起,若是孫權親自領兵而來,定國方才取得的勝利,還是有些不夠的。

    可既然孫權沒有親自沖在一線,那如此大勝,必須得立即寫信告訴大王。

    而且要及時轉變對江東的對陣策略。

    陸遜已經在海路上了,襲擊建業需要時間。

    徐庶只能寄希望孫權不要被真相嚇破了膽子,飛快的逃走。

    畢竟當初蔣濟的半截密信就能把他嚇走,那還是孫權麾下士卒沒有多少損失的時候。

    如今江東士卒以及將領損傷不小,極有可能復制逍遙津之戰的結果。

    徐庶開始擔心,孫權直接跑路,這可是大問題。

    至于雲長,倒是不急,排在後面,他們還在僵持當中。

    南陽郡地界上。

    徐晃同樣接到了孫權發來的捷報。

    總之,孫劉兩家送出去的全都是捷報。

    當徐晃得知孫權連下公安、江陵兩座城池之後,便覺得U陽之圍已經解了。

    當他向十二營的將軍宣告這個消息後,滿帳篷皆是震驚臉。

    孫權啥時候跟魏王勾搭上,一起襲擊關羽了?

    這都哪跟哪?

    莫不是徐晃為了激勵大家,故意說的假消息吧?

    此等消息實在是匪夷所思,孫劉兩家聯盟超過十年了。

    “實不相瞞,孫權早在兩年前的濡須之戰就已經暗中向魏公投降。

    這兩年孫權一直在積極為拿下荊州備戰,故而如今連下公安、江陵襲擊了關羽的大後方。”

    呂建當即大笑道︰“將軍,我等反攻的時機到了。”

    “沒錯。”徐晃贊許的點點頭︰“先通過暗道把這件事告訴征南將軍等人,若是配合得當,也許能夠前後夾擊關羽。

    再把這個消息,大規模射到荊州軍營寨,以此來擾亂軍心。”

    “喏。”

    孫權襲擊荊州的消息一出,整個曹營士卒全都開始振奮起來了。

    他們知道,勝利的曙光離他們不遠了。

    U陽城內的被困士卒,听到征南將軍曹仁當眾宣揚此事,一時間爆發出陣陣歡呼聲。

    這些日子他們總是提心吊膽,每日口糧都是限量供應的。

    現在不僅援軍來了,懸在大家頭上的劍,終于要撤走了。

    關羽的老家被襲擊,他還膽敢繼續圍困U陽嗎?

    結果是顯而易見的。

    荊州軍營寨內,突然得到了許多箭矢,箭矢上系著一片竹簡。

    關羽接到接到箭矢後,江陵公安已被孫權所得。

    嘖嘖嘖。

    前些日子公明與自己寫信告知這個消息,見自己不相信,現在又來擾亂軍心?

    即使荊州軍士卒識字率不高,但人總有好奇心,想要知道敵軍射箭來,寫了什麼話。

    公安、江陵兩城被孫權所得?

    那可是大家的家眷所在地,實打實的軍城。

    消息傳播開來,對于荊州軍的軍心影響不小。

    少將軍關平如今不再是透明人,早早就走了,興許就是防備孫權去了。

    荊楚講武堂畢業的學生,自是開始了收繳竹簡,安穩軍心。

    宣揚這是敵人的攻心之策,勿要相信。

    第二日關羽便當眾向麾下士卒宣告,此乃敵軍的攻心之策。

    並且當眾宣布兩萬人可以提早進行輪休,讓大家回家瞧瞧,與家人團聚。

    反正現在與曹軍對峙,大哥正在率軍趕來的路上。

    關羽也擔心兒子那里面對江東的水軍會有劣勢。

    正好讓這些人回家去加強江陵和公安的守備力量。

    關羽主動讓士卒輪休的話說出來,直接就穩住了荊州軍大半士卒的心思。

    基于對關羽的信任,些許暗自擔憂的士卒也放下心來,堅持要等到該輪休的日子再輪休。

    這倒是讓關羽的算計落空了,一時間頗為落寞。

    徐晃終于等到了第二波人馬,十二個營的人到齊了。

    足可以讓他有底氣跟關羽掰手腕了。

    這一日關羽率領步騎五千出戰,與徐晃相遇。

    兩人因為在曹營時關系不錯,又多年未見,現在在陣前見了面,便遠遠的交談。

    二人都很默契的沒有談論目前的戰事,而是說些家常話。

    “雲長,你兒子立下如此功勛,你每次出戰都是把他帶在身邊,今日為何不見他?”

    “好叫大兄知曉。”關羽摸著長髯,提起他兒子也是一臉的驕傲︰

    “如今戰事不緊,倒是押送降卒回襄陽去了,他的孩兒還小,需要多陪陪。”

    “哦,這麼說是我佷子他不在前線。”

    徐晃笑了笑,對于這個佷兒心眼多的,讓徐晃忌憚。

    但雲長不一樣,性子大多時候都很直。

    看樣子關平是回去收拾殘局了,畢竟孫權已經得到了江陵和公安。

    這兩座城池失去,對于荊州軍士卒的士氣,是極大的打擊。

    關氏父子在荊州軍給他們麾下的士卒舉辦相親大會,在徐晃看來,就是發媳婦。

    以此來聚攏人心,這是優點也是壞處,一旦這兩座城池被孫權所奪,荊州軍哪里還有戰心。

    听到關羽親口“承認”了兒子回去收拾爛攤子後,

    徐晃當即下了馬,回頭向身後的士卒高聲宣布︰

    “魏王有令,得關雲長頭者,賞千金,封列侯!”

    關羽一听這話,頗有些驚慌,高聲道︰“大兄,你這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雲長,這是國家公事!”徐晃再次上馬高聲應道。

    今日就是來解U陽之圍的!

    雲長竟然托大只率領五千步騎前來應戰,那就好好讓他瞧瞧,什麼是各為其主!

    尤其是己方處于大劣勢當中,急需扳回一城。

    這道命令一出,徐晃身後的士卒一下子就沸騰起來了。

    徐商等人更是高呼,他們本就做好了對戰的準備。

    縱然關羽他威震華夏,那又如何?

    如今他可是背腹受敵,軍心不穩,不趁著這個時候累計戰功,更待何時?

    可對于這些人而言,都不及手中的兵力,以及魏王的封賞,更加激勵人心。

    關羽他終究是老了。

    否則也不會與龐德對戰,不佔上風!

    這便是訊號,讓一群人聞到了,我上我也行的錯覺。

    趁著他兒子不在,大家並肩子上,一起打他啊!

    機會難得!

    徐晃迎戰關羽,關羽退走,徐晃追擊。

    曹軍順勢沖進關羽的圍中,荊州軍所修建的圍塹多達十重。

    徐晃突入重圍,攻破荊州軍的營寨。

    關羽領軍後撤,雖然今日敗了一場,事出突然,不過也正好可以利用一番。

    誘敵深入,配合大哥的援軍,殲滅曹軍。

    徐晃順利與曹仁接洽,整個曹軍陣營,一片震山的呼嘯聲。

    他們打敗威震華夏的關羽了!

    曹仁意氣風發,看著麾下士卒高漲的士氣,對著徐晃道︰“公明,此戰你為大功。”

    “全賴麾下將士用命。”徐晃毫不攬功。

    “如今關羽必定是撤軍回去解救江陵、公安,

    只可惜孫權還沒有拿下襄陽,否則關羽必定為我們所擒。”

    曹仁豪情萬丈,先前被圍困在U陽城內的擔憂之色,一掃而空。

    別看關羽他水淹七軍,擒得于禁,可是到頭來,還是我曹仁笑到最後。

    而且孫權得手,那自己報仇的機會也來了。

    這個時機千載難逢,痛打落水狗,是大家都喜歡干的事。

    新野城外,秋風蕭瑟。

    天依舊是晴朗的很,讓人感覺炎熱的不行。

    “大哥。”關羽率先迎了出來。

    “二弟。”

    “二哥。”

    “三弟。”

    劉關張三人重聚新野小城,這個昔日困居了七八年的新野,早已經變換了模樣。

    三人已經由青壯年模式,轉為老年三人組了。

    “雲長,我听聞你先前額頭中箭,可完全好了?”

    劉備見關羽頭上有道疤,還沒完全好。

    “大哥,且放心,某的頭顱硬的很。”關羽對于箭傷毫不在意。

    “這話俺是信的。”張飛瞪著豹眼道︰

    “二哥,我听聞前幾日,你讓徐晃給打敗了,是不是手軟了?”

    關羽摸著長髯道︰“只是有些措手不及。”

    如今曹軍陣營當中,也就剩下徐晃一個舊相識了。

    人一旦老了,就容易懷舊。

    “翼德,此乃孝直所定下的誘敵深入之計。”劉備笑著解釋了一句。

    “哦,到時候,讓俺老張會一會徐晃。”張飛憤憤不平的道︰“還有那龐德,俺非得親手宰了他!”

    “咱們三兄弟許久未見,且先回去談話。”劉備現在不想談這件事。

    “對對對,就該痛飲百杯。”張飛眉開眼笑的附和道。

    三人往新野走,一時間百感交集,劉備笑了笑︰

    “我在來的路上接到元直的信了,定國在江陵悄無聲息的吞並了江東士卒。

    降服了江東大將,現在孫權還蒙在鼓中。”

    “哈哈哈,俺早就知道平兒那小子壞的很。”張飛毫不吝嗇自己的夸贊之意。

    劉備關羽同時笑笑,沒言語。

    “孫權狼子野心,某早就知道他會來襲擊荊州,故而一直未曾放松警惕。”

    說道這個,關羽就十分氣憤,如此不義之人,就該趁早滅了他。

    劉備深以為然的點點頭,他萬萬沒想到孫權會變得如此無恥,為曹操所用。

    這次雖然打出的口號是攻破宛洛掩護,但主要目的是佔據南陽郡。

    現在孫權直接領兵打上來了,那索性就跟孫權掰手腕。

    孫曹兩家相比較,還是孫權勢弱,更容易剿滅一些。

    況且己方又佔據長江上游,特別是女婿陸遜已經領兵,沿著近海直接襲擊建業。

    現在最為重要的就是要穩住孫權,盡可能的掩蓋真相。

    劉備相信關平能干得好這件事。

    在來時的路上,法正獻策,既然曹劉兩家在南陽郡對峙不前,曹操又派來大批人馬。

    那莫不如利用雲長敗了一陣,造成腹地被孫權所破的假象,引誘曹仁徐晃等任大規模追擊。

    以此來伏擊曹軍,從而一舉奠定勝局!

    況且龐德與馬超在河東郡肆虐,時刻準備襲擊洛陽,讓曹操動彈不得。

    乃是絕佳的機會,從而一舉打破曹孫劉之間的平衡。

    三兄弟社團極有可能因為此戰,實力再次崛起。

    同樣,在洛陽城內。

    曹操剛剛接到了徐晃送來的最新捷報,而旁邊放著的正是孫權派人送來的捷報。

    孫權順利攻克江陵、公安兩座重鎮,足可以逼得關羽退兵自保。

    “這好消息,真是一條接著一條啊!”曹老板忍不住放聲大笑。

    關羽威震華夏的危機,一下子就度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