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如蘭因 > 第五十五章 在家

第五十五章 在家

    秦風覺得無需引起多余變化,待他們找到離去辦法,此地一切都會恢復如初。

    二人商議許久,定下不去做出任何改變,一切順其自然,他們只需在這個時空探查出碧落大神之事。

    次日,近二十人聚集在演武場,在忡大帝目光伶俐,打量著眾人,微微點頭,“考核內容便是擊敗對手,成為在家執事,往後修行所需皆由在家提供,而執事並不是沒有自由,在家事務繁多,多數時候需要執事去完成,其余時候執事都可自行安排”。

    數人皆是目光火熱,果然是一方巨擘,這等條件讓人無法拒絕,對其盡忠職守,日後行走大陸也多了一層庇護。

    在忡揚手,有手下上前,“各位抽簽決定對手,抽到相同之人兩兩對決,直到剩下最後兩人,每場休息一炷香時間”,說著捏訣撒出光團,童夏手指一卷,抽出一個光團,“六”。

    秦風對上她的雙眼,輕笑,“二”,一共十九人,輪空之人自動進入下一輪,有人歡喜有人愁,類似童夏二人結伴而來的大有人在。

    “抽到一號的請上比武場”。

    兩位黑衣勁裝修士一踏地面,飛身躍上比武台,抱拳見禮後二人運起術法,兩人交手數十招,彼此不相上下,童夏看了片刻,小聲道︰“實力不俗,可惜那人術法之力不夠深厚,要敗了”。

    話音剛落,其中一人在僵持許久後術法之力不足,被對手找準時機一掌轟下台,比武台邊有人記錄,“楊紳勝,二號上台”。

    “小心”,秦風含笑點頭,飛身躍上比武台,並未使用花木神典,只用了尋常術法,對手是個中年人,修為升仙境巔峰,十招之後,秦風一掌將人拍下比武台,四周人紛紛吃驚,秦風的修為明顯沒有那人高,在忡多看了秦風幾眼。

    很快輪到童夏,此行中唯一的女修,容貌美艷,更讓人瞠目結舌的是她一劍將對手打敗,童夏收劍輕笑邁步回到秦風身邊,立刻感覺到數道目光落在二人身上,畢竟年紀尚淺,修為卻出奇的高深。

    後面的比拼童夏皆是一劍敗敵,連在忡都升起興趣看向童夏,秦風無奈搖頭,“招搖”。

    “這是實力,不叫人小看”,童夏二人被白什夢婆等人教導,所修之術即便如今修為不如他人,但感悟之深也是他人遠不能比的。

    最後一場是童夏對上那幸運輪空男子,韓束尬笑,“姑娘實力出眾,我認輸”,童夏頷首,“承認”。

    最後留下的毫無疑問是秦風二人,在忡大帝滿意,讓人領其余人下去,留下二人問詢。

    童夏二人行禮,“見過在忡大帝”。

    在忡含笑,“你二人是道侶?”秦風點頭,在忡目光定在秦風身上,從方才出手便覺得秦風熟悉,這種熟悉來源于血脈,可他不曾見過他,異常怪異,“你們從何而來”。

    秦風回到,“我二人家道中落,如今游歷大陸,途經東域敬仰在家便想來此投靠”。

    “既然如此,好生在此安下,必不會虧待你二人”。

    “謝過大帝”。

    在忡喚人引二人去往日後的住所,疑惑的看著秦風片刻,轉身離去。

    回到住所,童夏感應四周無人,輕聲,“在忡大帝似乎對你有疑慮”,秦風不意外,“師傅說過,我們在家血脈特殊,盡管我壓制住花木神典,但他是大帝境,察覺出來很正常”。

    “會不會發生變故”。

    “無妨,即便真的有事我們也有退路”。

    童夏好奇,“是誰”。

    秦風,“現任族長在穹大神,我便是他這一脈的後代”,這也是他們的倚仗,否則不會無緣無故出現在在家,在家家規嚴謹,情報能力四通八達,他們二人的謊言輕易便會被拆穿,可若不來此,想要調查碧落大神,憑二人之力難于上青天。

    在忡大帝離去後拜見了在K大神,在K听完訴說,驚奇,“還有這等事,那人體內流有在家血脈,卻未出現在族譜上”。

    在忡確信,“血脈之中的感應做不了假,只是不知他從何而來,我已經吩咐人去查探,結果那二人仿佛是憑空出現般,毫無線索”。

    在K大神沉思片刻,“先下去吧,既然他有隱瞞,便裝做不知,若是有異動,總歸會露出馬腳的,我會去回稟族長”。

    在家依山而建,後院連接著山脈,佔地極廣,此刻在深處禁地中,在K大神正對面前之人說與此事。

    在穹大神目若星河,看的久了,似乎會讓人陷入其中,在穹仰望上空,莫名道︰“既來之則安之,此事從未發生,下去吧”。

    在K驚疑,卻只能抱拳告退,內心深處波動不止,看樣子秦風的來歷特殊,不可探查。

    數日之後,童夏含笑看著窗外,“看樣子在穹大神有所察覺了”,這幾日二人被試探多次,可從昨天開始,所有明里暗里的試探調查全部消失無蹤。

    秦風飲茶,“他是在家先祖,沒有什麼能瞞過他”。

    “這也好,往後我們行事也方便,他不說,你不提,彼此裝不知,彼此方便”。

    秦風起身,“走吧,來了數日,理應去拜見一聲”,童夏含笑,“好”。

    二人使人遞了口信,若是普通執事,下人不會理會,但這數日,侍奉二人的下人也知曉察覺出二人的不同,得了口信快速稟告在忡大帝,在忡大帝請示後,在下人的震驚中,帶回口信。

    “二位執事,族長有請”。

    下人的內心升起無數種猜測,才到在家這兩位執事究竟是何來頭,竟然能親眼見到族長,她到這里數年,自己從未見過族長,也未听說有那位執事有這等榮幸面見族長。

    不敢多思,將秦風二人帶到後山入口,行禮,“二位執事勿怪,後山乃禁地,族長讓二位執事自行上山”。

    “多謝”。

    童夏打量著後山,山清水秀,還有那些在刺痛她魂力的禁制,秦風也在四處張望,這里是在家祖地,他也很好奇。

    不多時二人進到山脈深處,一間簡陋竹屋前站著一尊身影,似是而非,忽隱忽現,童夏二人趕忙上前行禮,“見過在穹大神”。

    溫和的聲音仿若自心神之中傳出,“起來”,童夏微驚,好高深的實力,似乎有些超越大神,抬眼看到在穹大神雙眸,目若星河,不容直視。

    童夏趕忙移開,不曾想在穹大神視線卻落在她的身上,喃喃細語,“靈”,童夏震驚的看向在穹大神,只見他轉頭看向秦風,含笑輕語,“天命天命”。

    在穹大神轉身進竹屋,“進來”,童夏二人壓下驚奇,跟隨進入竹屋。

    里面很簡陋,一張竹床,一張竹桌,上面有壺熱茶,壺口升騰熱氣,緩緩消散融入空氣中,如此簡樸之景,落到二人眼里,卻帶著耐人尋味,返璞歸真之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