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宇智波的自我修養 > 第七十一章 忍界戰爭的本質

第七十一章 忍界戰爭的本質

    火之國和雷之國的邊界,大量木葉忍者在此駐軍,和對面的雲忍部隊交戰激烈。

    在戰場的後方高地,綠色草叢中伸出一根漆黑的槍管,在戰場上尋找著目標。

    此時戰場上已經到了最激烈的時刻,兩方人馬混在一起進行亂戰。

    其中最引人矚目的,無疑是三代雷影的兒子艾和指揮官夕日真紅、精英上忍御手洗紫霄的戰斗。

    艾的身上纏滿紫色的雷屬性查克拉,速度飛快,和御手洗紫霄不斷踫撞。

    而夕日真紅在一旁施展幻術,為御手洗紫霄創造時機。

    漆黑的槍管身後,日向翔太緊盯著艾布滿雷光的身影,臉色有些興奮。

    “都瞧不起我是分家,這次我要干一個大的。”

    日向翔太愛憐地摸了摸狙擊槍的槍身,使用一段時間後,翔太就愛上了它,威力巨大,攻擊精準,距離超遠,憑借它,翔太覺得自己今天能超神,成功偷到人頭。

    槍口慢慢偏移,鎖定艾不斷快速移動的身影,下一刻,由于夕日真紅的幻術,艾的身體微微一頓,日向翔太的白眼睜大,抓住了這個機會,扣動了扳機。

    “ ”

    子彈以超過音速的速度飛向艾,被他身上的雷電提前引爆。

    艾的身體被沖擊波推得後退了幾步,轉身凝視著子彈飛來的方向。

    “抓到你了!”

    艾化作一道雷光奔向日向翔太的方位,硬抗了御手洗紫霄的一擊。

    “義雷沉怒雷斧”

    艾的身體高高躍起,大量雷屬性查克拉涌向右腿,狠狠地往下一劈。

    “轟”

    亂石飛濺,地面出現一個巨坑,日向翔太不成人樣地躺在坑底。

    “就是這個”艾皺著眉頭拿起日向翔太緊緊抱著的狙擊槍,仔細打量了一番。

    “瞬身之術”

    體內雷屬性查克拉活化體內細胞,艾的身體表面浮現大量雷光,身體一閃,躲過了御手洗紫霄的突襲。

    望著戰場陷入下風的雲忍,艾左手提著狙擊槍,大喊道︰“撤!”

    一個陰暗潮濕的洞,宇智波斑閉著眼楮,獨自一人坐在石椅上,背後的外道魔像閃著光,將大量生命力注入宇智波斑體內。

    突然,地面高高鼓起,黑絕從中現出身影,雙手將狙擊槍和四件套藥劑遞給宇智波斑。

    “這就是帶土那小子弄的名堂?”宇智波斑臉上饒有趣味,接過狙擊槍和四件套藥劑,把玩了一番。

    作為經歷無數戰斗的忍者,宇智波斑很快找到使用狙擊槍的竅門,對著黑絕扣動了扳機。

    “轟”

    子彈爆炸,爆炸過後的火焰附著在黑絕身上不斷燃燒。

    “斑大人,別開這種玩笑。”黑絕的身體化為一團液體,又迅速變為人型,語氣有些無奈。

    “有些意思,是一件殺人利器。”宇智波斑若有趣味地點點頭,將狙擊槍放下,拿起四瓶藥劑一一喝下。

    閉著眼楮感應了一會,宇智波斑若有所思地睜開眼,眼中閃過一道精光。

    “看來木葉這次會佔據很大的優勢。”

    拄著死神鐮刀,宇智波斑慢慢從石椅上站起身來,轉身望著霧隱村的方向︰“那我就給你增加一個對手,帶土,讓我看看你的器量吧。”

    而此時的帶土正躺在飛毯上,笑看著身後生無可戀的宇智波鼬。

    “年紀輕輕就這麼頹廢,難道你也需要喝一瓶威猛男士?”

    宇智波鼬打了個冷戰,猛地搖搖頭,重新跑了起來。

    跑了一會兒,宇智波鼬的心態也重新穩定下來,扭頭好奇道︰“老師,十只裝賣一百萬兩,他們會買嗎?”

    “當然會買,這些貴族有錢。”帶土的語氣懶懶散散,從神威空間中拿出一瓶果汁,

    “嗯,他們確實有錢。”宇智波鼬認同地點點頭,哪怕他是前宇智波族長的兒子,也被那些貴族驕奢淫逸的生活驚呆了。

    帶土往嘴中灌了一口果汁,眼神中考究之意︰“這次你覺得自己學到了什麼?”

    “我”宇智波鼬猶豫了一下,認真道︰“有人飯都吃不上,只能靠垃圾果腹,有人卻能驕奢淫逸,肆意浪費,這是不對的,我想改變這一點,讓那些可憐人過得好一點。”

    “很好”帶土滿意地點點頭,在心中呼了一口氣,這波穩了,宇智波鼬以後的三觀歪不了。

    “那你想好該怎麼做了嗎?”

    帶土望著宇智波鼬尚顯稚嫩的臉,有些好奇他到底有多早熟。

    “我還不知道”宇智波鼬臉上有些茫然,追問道︰“老師,您知道嗎?”

    “當然,不然我在忙活什麼!”帶土翻了翻白眼,覺得給宇智波鼬好好上一節思想教育課。

    “你覺得忍界為什麼戰亂不斷?”

    宇智波鼬認真想了想,回答道︰“因為要爭奪資源,就像我們火之國資源豐富、十分富裕,附近的國家都想搶奪我們。”

    “這只是表面原因”帶土搖搖頭,接著道︰“忍者從根本上來定義,就是脫產的軍隊,而且由于需要提煉查克拉,忍者的飯量是普通人的好幾倍。”

    “和平期間,忍村不斷發展,忍者人數不斷增加,但是新增加的生產力並不足以供給新增加的脫產忍者。”

    “那麼,忍村只剩下兩個選擇,要麼裁掉一部分忍者,要麼消耗掉一部分忍者。”

    “裁掉根本不現實,安置不好,這些掌握武力的忍者就會成為不穩定因素。”

    “所以,對忍村而言,最劃算的是發動一次戰爭。”

    “這樣既可以無成本消耗掉一部分忍者,又可以向大名證明忍村存在的必要性,要來一大筆軍費。”

    “現在的這場戰爭也是如此,和平十多年,忍者太多了,只能消耗掉一部分。”

    “忍村之間相互戰斗,相互消耗,忍者人數和生產力達成新的平衡後,就宣布停戰。”

    宇智波鼬的眼神呆呆傻傻,低聲呢喃道︰“原來是這樣。”

    帶土有些無奈,湊到宇智波鼬耳邊大喊一聲︰“回神啦!”

    宇智波鼬一驚,回來神來,拉著帶土的手急聲道︰“老師,那我們應該怎麼辦?”

    帶土臉上露出一個神秘的笑容,輕聲道︰“為什麼忍者就非要脫產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