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極品豪婿 > 第六十六章 便宜你了

第六十六章 便宜你了

    “老子退會還不成日。”王泥人也是一點不退讓。

    “嘿你輸棋咋還撒潑”

    “就撒,怎麼了”

    蕭京笑道“這樣吧,我再讓你一炮。雙車加一炮,這行了吧”

    王泥人頓時不說話了,表情忽然有些意動。

    “那我就再下一局。”好一會兒,王泥人一屁股坐下啪啪啪啪的開始擺棋。

    一旁的圍觀群眾紛紛恥笑。

    王泥人不屑和他們斗嘴,看著蕭京道“這盤要是再輸,老子再也不下棋了。”說完,一臉惱意的看著蕭京,心想自己都暗示到這份上了,這貨該不會蠢到領悟不到吧

    “呵呵,那蕭先生可是得放水了,為了老王不跑到隔壁去下圍棋,蕭先生你就讓他一局吧。”

    “哈哈哈,對對對,蕭先生讓他一局。”

    被旁人說的又惱火起來,他怒瞪一圈“有本事坐下來較量,觀棋不語真君子知道嗎”

    “這不還沒開始嘛,說兩句也不行”

    “不行”

    看著這幫老大不小的人像小孩一樣爭罵,蕭京覺得好笑,還沒等他說話,手機忽然響了起來,他拿起來一看,頓時頭有點大,居然是黃丘丘的。

    想了想,蕭京還是接起了電話。

    “喂,黃丘丘稀客,有什麼事嗎”蕭京示意自己接電話,獨自站起來走到一邊。

    “什麼嘛,沒事沒事就不能給你打電話嗎”黃丘丘理不直氣不壯的說道,自從得知蕭京是真有錢後,對待蕭京的態度也真的發生了天大的改變,或許是上次刷了人家的卡,又或者是吃了人家的結婚紀念日準備的大餐和送給自己的貴重耳墜,這些加起來都讓黃丘丘對蕭京的認識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改變。

    蕭京從一個無所事事的廢物入贅女婿成了一擲千金的富豪,這太不可思議,黃丘丘自認不是什麼拜金女,但是饒是如此,她都忍不住對蕭京好奇,到底這個男人身上發生了什麼事。

    這次打電話來,則是上次和周曦芷說過的,解鈴還須系鈴人,她還是得借蕭京一用來搞定那些同學。

    “沒事給我打電話干嘛”蕭京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這話噎了黃丘丘一下,是啊,沒事給他打什麼電話他是自己閨蜜的老公,自己哪會和他有交集,沒事給他打電話,這不是容易形成誤解嗎

    想到這兒,黃丘丘趕緊說道“不是,有事,我當然有事找你。”

    蕭京道“那你說吧。”

    黃丘丘猶豫了下,支支吾吾起來,畢竟這事不太光彩,對方又不是自己什麼人,要對方一個有婦之夫假扮閨蜜男朋友,即便她再大大咧咧也有些不好意思。

    “那個,曦芷有和你說過吧”黃丘丘小心翼翼的問道,想看看對方的態度。

    蕭京這才想起來,道“哦,是要我做你男朋友這事”

    黃丘丘連忙糾正“是假扮,不是真的。假扮男朋友,什麼叫做我男朋友,你是有老婆的人G。”

    蕭京無語了“合著你還記得我有老婆,那你還叫我假扮你男朋友就不擔心曦芷怎麼想嗎”

    黃丘丘沉默了“”

    被蕭京這麼一說,好像也對

    但很快她反應過來,連忙道“屁,我這叫光明正大的借,曦芷知道的,而且不會誤會的。你放心,不會耽誤你很長時間,一頓飯工夫,你給我刷了不少錢,就當我請你吃頓飯回禮,這很合理了吧”

    蕭京道“隨便你,曦芷都發話了,我是無所謂。”

    “那說好了,下周三我們正好同學聚會,怎麼樣”黃丘丘連忙說出來意。

    “到時候再說吧。”蕭京沒什麼心思想這些事,隨便敷衍道。

    掛完電話,黃丘丘有些氣呼呼,這個蕭京真是一點都不把自己放眼里,自己好歹是個美女好嗎至于這麼敷衍嗎想著,黃丘丘看了眼全身鏡,鏡子里是自己的曼妙身姿,她下意識挺了挺傲人的胸圍。

    哼,還這麼大,換別的人恐怕早就欣喜若狂了,便宜你了你還不知足。

    掛完電話,蕭京回到座位和王泥人開殺。開局很快,熟門熟路,王泥人拉開了架勢,全力攻擊,少了雙車一炮的蕭京在開局還是有點吃力,但沒多久,因為王泥人光顧著算攻,漏算了蕭京的暗招,不到半小時,便再次被蕭京給將死。

    王泥人沉默的看著棋盤。

    圍觀的群眾小聲偷笑。

    半晌,王泥人抬頭復雜的看了眼蕭京,蕭京表情很無辜。

    無辜你妹啊讓老子一局很難嗎現在讓老子怎麼下台尷尬死了好嗎你他媽怎麼就那麼能下呢

    “不下了不下了。”王泥人興致全無,惱羞的一推棋盤的棋說道。

    “老子以後再也不下象棋了”王泥人生氣的說道。

    圍觀的老頭不樂意了“別介啊,你不下,難道你還能真跑到隔壁去下圍棋不成”

    “圍棋怎麼了圍棋就是比象棋高深。”就在這時候,從左邊的殺出了一群老頭,浩浩蕩蕩的就來到了眾人面前。

    為首的蕭京認得,是街道圍棋協會的會長,好像還和王泥人是本家,也是姓王,老頭長的不怎麼樣,但听說孫女長的非常標致,是他的掌上明珠,整天都掛在嘴邊。

    看到來人,眾人紛紛不善“你們來干什麼”

    圍棋協會的會長王老頭沒有回答,而是笑嘻嘻的對著生氣的王泥人說道“歡迎你棄暗投明,這象棋就是小孩子玩的玩意兒,不玩也罷,來我這兒,我給你預留一個副會長位置怎麼樣”

    王泥人當然不會真去,其他人剛剛說的都是玩笑話,他又不是傻子,怎麼會當真下象棋的老頭和下圍棋的老頭向來不對付,知道對方說這話是故意氣人,當即冷哼一聲扭過頭去不理會王老頭的挑釁。

    看到王泥人不搭理自己,王老頭也不生氣,仍然笑呵呵的看向剛剛開王泥人玩笑中的一個老頭。

    “邢老頭,老子孫女婿難得回來一趟,他在上海讀大學,是圍棋社的社長,學了一個禮拜象棋,听說你們這兒都是象棋高手,這不,過來請教一下。”王老頭笑呵呵的說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