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長生霸婿 > 第四十三章 禍從天上來

第四十三章 禍從天上來

    俗話說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白鳳九在車里休息,卻招來一場踫瓷。

    老者躺在地上哼哼唧唧,抓著白鳳九的褲腳不依不饒,不一會就引來近百人圍觀。

    “怎麼回事”一個年輕人跳著腳向里看,可是身高不足,又擠不進去,只能詢問身邊的人。

    “听說是撞到人了,肇事司機不承認,倆人爭執呢。”旁邊的大媽不明真相,可卻信誓旦旦的說道。

    “大媽您說錯了。”一名中年大叔否定道,他是第一目擊證人,最有發言權,“車一直停在路邊,是那位老人自己摔倒的,可能也把腦子摔糊涂了,非要說是那個年輕司機撞的。”

    人越聚越多,阻礙了來往的車輛,有人打電話舉報,一名交警騎著摩托趕來處理。

    “讓一讓怎麼回事”年輕的交警取下頭盔,分開人群來到里面。

    白鳳九道“這位老人摔倒了,需要送醫院。”

    地上的老人見穿著制服的警察,哼哼唧唧道“警察同志,你要為我做主啊,這個人撞了我還不承認,趕緊把他抓起來”

    交警看向白鳳九,皺眉問道“人是不是你撞的”

    白鳳九搖了搖頭,道“不是,圍觀的路人可以幫我作證。”

    交警轉頭問道“你們誰可以給他作證”

    剛才還往里面擠的路人,听到這句話,紛紛轉頭離去,不到一分鐘,原本堵塞的街上恢復了秩序,剛才看熱鬧的人一個都找不到了。

    不過還有四個壯碩的漢子,站在一旁抽著煙瞧熱鬧。

    交警道“你們可以為他作證嗎”

    整個過程石開都看到了,可他卻不想幫白鳳九,吐了口煙霧,笑道“我們是同事,要避嫌的,作證就算了。”

    沒有一個人肯為白鳳九作證。

    交警敬禮,然後伸手道“請出示你的行駛證和駕駛證。”

    白鳳九掏出證件,交警打開看了眼,道“先把老人送去醫院吧,這附近有監控,如果不是你撞的,我們會還你一個公道。”

    老人被急救車拉走,白鳳九也上了一輛警車,被帶到派出所配合調查。

    白鳳九前腳剛走,金無雙從建設局大門出來,見車上沒人,不禁眉頭一皺。

    “金總回來了”石開來到近前,裂開大嘴,露出自以為帥氣的笑容“施工證辦的順利嗎”

    金無雙搖了搖頭,問道“白鳳九去哪了”

    石開的一名矮個子小弟說道“剛才他了個電話,然後跟我們說去見個老朋友,我問他見什麼人,回頭我好告訴金總您,可是他不說。”

    另一個瘦高的小弟道“我在旁邊,听話筒里好像是個女人的聲音,具體什麼事,就沒听清了。”

    “老朋友女人”金無雙皺眉思索,難道是王雨油跤酉衷謐≡盒捫 У此膊恢劣諫襠衩孛匕 br />
    兩人一唱一合,撒起謊來臉不紅心不跳。

    石開得知白鳳九是金家贅婿後,便和三個小弟商議,在保護金無雙這一段時間內,一定要把白鳳九趕跑,讓他博得美女總裁的芳心。

    如果娶了金無雙,成為金家的女婿,坐擁價值百億的上市公司,溫香軟玉在懷,自己還做個屁的保鏢。

    摸出手機,金無雙給白鳳九撥打了個電話,響了一聲,對方直接掛斷。

    該死的居然敢掛我電話金無雙一股怒火涌上心頭。

    石開道“金總,要不要等一下他”

    “不必了”金無雙打開車門坐進去,然後系上安全帶,“去工地”

    剛才工程監理給她打電話,說工地上有人鬧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金無雙很是頭疼。

    距離工地不遠處,幾輛皮卡車橫在路口擋住去路,一群刺龍畫鳳的青年湊在一起吞雲吐霧,身邊放著明晃晃的砍刀和棒球棍,渣土車出不去,被堵成一條龍。

    頭戴安全帽,身穿水泥色工作服的年輕監理,正在和這幫混混的頭目交涉。

    混混頭目坐在皮卡車前機器蓋上,監理喋喋不休惹得他皺起眉頭,抄起身邊的砍刀指著他鼻子破口大罵,監理臉色大變,灰溜溜離開。

    “怎麼回事”金無雙走上前問道。

    見總裁來了,監理如同見到救星,就差抱著金無雙的腿痛哭流涕了。

    “金總,這些人是本地的地頭蛇,想承包我們的土方項目,可是價格高出市場一倍,我不同意,他們就堵路不讓車出入。”

    “豈有此理”金無雙柳眉倒豎,神色冰冷,“我去跟他們談。”

    “等一下”石開攔住金無雙,道“金總,這種小事怎麼能麻煩你,我來會會他們”

    “你去”金無雙看向石開,膀大腰圓凶神惡煞,比那些小混混看上去還要凶惡嚇人。

    石開理了下頭發,挺胸抬頭,自信的走向皮卡車上的小混混們。

    金無雙抱著膀子,冷眼看著石開走過去,掏出煙散了一圈,然後和混混首領攀談起來。

    由于距離比較遠,南風呼嘯,金無雙沒有听清他們交談的內容,但是幾分鐘後,混混頭領從皮卡車蓋子上跳了下來,招了招手,小混混們扔掉手中的煙頭,鑽進車里揚長而去。

    東州市雲蘭派出所,白鳳九的手機響起,是金無雙打來的,他伸手去拿,卻被一只手快速掛斷。

    白鳳九皺眉,抬頭看向對面的青年公安“什麼意思”

    青年公安將文件夾扔在桌子上,面無表情道“我們剛調查回來,附近的攝像頭出現故障檢修,沒有拍攝到當時的情況,也沒有人目擊證人證明你是無辜的,而老人一口咬定就是你撞的,現在案件已經定性為車禍,我們開始做筆錄。”

    白鳳九笑了笑,舒展身子,靠在了椅子背上,一言不發。

    “啪”青年公安將碳素筆排在桌子上,喝道“什麼意思我這是再幫你,別不知好歹”

    白鳳九看了眼派出所牆上的掛鐘,已經進來半個小時了,他心里掛念著金無雙的安危,雖然有石開那個什麼所謂的先天至尊武者保護,但白鳳九信不過他。

    “如果沒什麼事,我就回去了。”白鳳九淡淡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