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長生霸婿 > 第四十四章 你很有原則嗎

第四十四章 你很有原則嗎

    青年干警一拍桌子,“這里是派出所,你當是公共廁所嗎先來就來,想走就走”

    “小李”

    一道渾厚的聲音傳來,青年干警忙起身,恭敬道“所長”

    身穿藏青色制服的所長擺了擺手,青年干警收拾文件起身,所長隨即坐在白鳳九對面。

    所長年近六十,頭發依然烏黑,面容慈祥,笑道“年輕人,你叫白鳳九對吧”

    白鳳九點頭,道“我沒有撞人,所以我不想在這里浪費時間。”

    所長道“我知道你沒撞人,現在你可以離開了。”

    白鳳九起身,拿起桌上的手機,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派出所。

    干警小李道“所長,事情還沒查清,怎能讓他這樣走,如果那位老人的家屬來所里鬧”

    所長擺手道“那位老人的家屬已經幫他澄清,老人有精神方面的疾病,人不是他撞的,而是老人自己不小心摔倒的。”

    白鳳九離開派出所,一輛黑色奧迪a6停在面前,車窗降下,露出一張白淨的青年男子面孔,不過臉上帶著積年養成的傲慢。

    四目相視,白鳳九開口道“我不打車。”

    男子道“上車,我們老板要見你。”

    “見我”

    男子點頭道“我們老板讓你過去幫點忙。”

    “麻煩,不去”白鳳九一口回絕,他最討厭麻煩了,這次出來是專門陪金無雙的,一切事情都要靠邊,就算魔族沖破結界降臨人間,他也不想插手。

    白鳳九轉頭走開,青年掏出手機撥打出一個號碼。

    “這個年輕人脾氣固執,他不肯見您。”

    “我知道了。”

    幽靜的茶亭內,一名五十多歲,西裝革履的男子掛斷電話,他拉了拉潔白襯衫上的藍色領帶扣,皺眉看向對面坐著的一名老者。

    “王老,您說的這個年輕人,真的有這麼大本事他真的可以解決我的煩惱”中年男子狐疑道。

    被稱作王老的不是別人,正是出院不久的王天梁。

    他品了口香茗,道“別看你是一市之長,生在紅旗下,長在新華夏,接受的是無神論教育,可有些事不得不信,當初我被邪穢折磨成什麼樣,你也看到了,如果不是他,我這條老命就沒了。”

    中年男子略一沉吟,道“可是這個年輕人的脾氣”

    “奇人異士,脾氣秉性當然異于常人,他可不是你那些察言觀色,阿諛奉承的屬下,想要請他辦事,必須放下姿態。”

    王天梁在身邊陶罐里抓了把米,揚手灑在茶亭外的空地上,呼啦啦一群鴿子飛來,咕咕叫著在地上啄食。

    “你家老爺子的病怎麼樣了”

    中年男子嘆息一聲,道“還是老樣子,年輕時在南方叢林作戰時落下的病根,今天偷跑出去在路邊摔倒,抓著人家不松手,非說是人家撞的,沒想到這個人居然就是白鳳九,也許是緣分吧。”

    中年男子無奈一笑,想起自己的病,轉而又愁雲滿面。

    王天梁拿起身旁的拐杖起身,緩步走下台階,啄食的鴿子被驚擾,撲稜著翅膀飛走,腿上的哨子在空中發出嗚嗚如海浪的聲音。

    王天梁目視遠方,淡淡道“專業的事,要交給專業人士來辦,你這個病,也只有他能解決。”

    麗都大酒店,302客房。

    金無雙站在門口猶豫不決,今天工地上來了三次公務車。

    停工、整頓、封工程車,一套組合拳下來,金無雙已經招架不住。

    她知道,這是鐘亮在給自己上眼藥,如果今晚不來,明天就會開出天價罰單,這是金無雙不能承受的。

    刀架到脖子上了,金無雙不得不低頭,就算知道門後是虎狼,也只能硬著頭皮進去。

    深吸一口氣,金無雙抬手按響門鈴。

    不多時,房門打開,門後露出一張讓金無雙極其厭惡的臉。

    鐘亮洗了個澡,裹著白色的睡袍,手里端著高腳杯,里面半杯紅酒在燈光下散發著琥珀色的光澤。

    “無雙來了,趕快進來,我就知道你不會爽約。”

    肥胖粗短的手抬起,摟向金無雙的肩頭,卻被一只有力的手抓住。

    白鳳九閃身出現,“借過,我進去。”

    鐘亮甩開白鳳九的手,冷冷問道“金總,這是什麼意思”

    金無雙故作無辜道“這是我老公,原本沒打算帶他過來,可是他離不開我,死活要跟來,您也知道,新婚燕爾,如膠似漆,我也沒辦法啊”

    二人談話的時候,白鳳九大大咧咧走進房間,客廳長桌上擺放著燭光晚餐。

    “這是給我們準備的嗎還真有點餓了。”白鳳九毫不客氣的坐下,拿起刀叉大快朵頤,還不時的品頭論足。

    “牛肉有點老了,蛋撻還不錯,這個草莓聖代太涼,無雙你胃口不好,就別吃了。”

    看到白鳳九糟蹋了他精心準備的晚餐,鐘亮臉上的肌肉好似抽了筋,抖動個不停。

    鐘亮雖然心中惱火,可是對白鳳九又無可奈何。

    白鳳九一邊吃著,一邊道“鐘局長是吧你不說要指點我老婆的事嗎你們忙,不用管我。”

    金無雙從包里拿出文件袋,把需要的所有資料擺在桌上。

    “鐘局長,您看一下還缺什麼材料,如果沒有缺少的東西,您在這上面簽個字,明天我就可以辦理證書了。”

    “簽字簽什麼字”鐘亮冷笑一聲,道“我答應過你簽字嗎”

    鐘亮品了一口杯中的紅酒,聳拉著眼皮道“現在是我的私人時間,私人時間是用來享受的,而不是辦公,我這個人可是很有原則的,想簽字辦證,明天八點半你去局里找小劉,他會幫你辦理的。”

    皮球又踢回去了,金無雙咬了咬牙,今晚要不讓鐘亮把這個字簽了,明天他肯定給自己穿小鞋。

    執法人員再去工地,這個項目就完蛋了,金鼎集團也要卷鋪蓋卷滾出東海市,投資的幾個億也打了水漂。

    “你很有原則”白鳳九放下手中的刀叉,拿起桌上的餐巾擦拭嘴角,跨步來到鐘亮面前,居高臨下,虎視眈眈。

    鐘亮色厲內荏,喝道“你想干什麼”

    話沒說完,頭頂沒多少的頭發被白鳳九一把抓住,然後猛地砸向鋼化玻璃茶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