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長生霸婿 > 第四十五章 霸氣凸顯感動美人

第四十五章 霸氣凸顯感動美人

    鐘亮整日尸位素餐,花天酒地,身體早就被掏空,況且遇到煉氣萬年的老怪白鳳九,他一介凡人更沒有還手之力。

    油光 亮的腦殼,砰的一聲撞在厚一公分厚的鋼化玻璃上,玻璃瞬間爆碎成千萬快玻璃渣,油膩的胖臉血肉模糊。

    金無雙被突如其來的變故下了一哆嗦,她沒想到白鳳九會突然暴起,做出這種過激的行為。

    “啊殺人啦”

    鐘亮的頭被白鳳九壓住,雙手亂舞,發出殺豬般的嚎叫。

    “叫吧,就算喊破喉嚨都不會有人來救你的”

    白鳳九抓著鐘亮的頭發一提,本來邊緣系數的頭發,被白鳳九薅羊毛似的拽了下來。

    “麻痹的”

    白鳳九爆出一句粗口,扔掉手里油膩的頭發,抓著鐘亮的後脖頸,一下一下繼續砸在茶幾底座上。

    “砰砰砰”

    鐘亮感覺自己的頭,正在被火車輪番撞擊,鼻子好似打翻了五味瓶,眼楮泡在了染缸里。

    金無雙不忍直視,道“白鳳九,你這樣會把他打死的。”

    白鳳九道“他要是不簽字,公司就完了,我們活不成,不如現在弄死他”

    听到白鳳九狠唳的話,鐘亮打了個激靈,“我簽字我現在就簽,只要別殺我,讓我做什麼都行”

    白鳳九停下手,“無雙,把文件給他簽了。”

    金無雙猶豫了,她本想著智取,可沒想到白鳳九以武力征服,打了建設局的局長,算是闖下大禍了。

    白鳳九從金無雙手中拿過文件,扔在鐘亮懷中,後者嚇了一哆嗦,忙在地上尋找簽字筆,然後在上面寫下自己的名字。

    麗都大酒店外,金無雙坐在車內愁雲滿面,白鳳九則一臉風輕雲淡。

    “你闖下大禍了”金無雙沮喪道“他是公職人員,你逼迫他簽字,這是違法的。”

    白鳳九發動汽車,火紅色的保時捷緩緩開上公路,白鳳九單手拿著方向盤,道“他如何胡作非為我不管,但是打我老婆主意,不可以,這次只是小小教訓他,下次,我讓他後悔來到這個世界。”

    一股霸道之氣油然而生,金無雙錯愣的看著白鳳九的側臉,恍惚間有種陌生的感覺。

    這是那個罵不還口,認人羞辱的白鳳九

    金無雙再次看向白鳳九的時候,在他身上嗅到了一絲男子漢的味道。

    這種味道也不過只是一絲而已,畢竟在金無雙心中,這個吃軟飯的男人形象,已經根深蒂固。

    不過這種反差,還是讓金無雙感動,一個懦弱的男人,敢為她出手打架,狠狠教訓一個位高權重的人,這是何等的勇氣。

    “停車”

    白鳳九踩下剎車,疑惑道“要買東西嗎”

    “下去”

    金無雙突然變臉,讓白鳳九很是不解,金無雙怎麼突然發脾氣了

    “今晚買車票回老家去”金無雙扔下一句話,開著火紅色保時捷揚長而去。

    白鳳九被丟在路邊,腳下是金無雙丟給他的一個土黃色文件袋。

    撿起文件袋,白鳳九嘴角微微翹起,不用看,單憑手感,就知道里面是現金。

    “這個丫頭。”

    白鳳九搖頭苦笑,她是擔心自己揍了鐘亮怕被報復,留下一筆錢讓自己跑路啊。

    白鳳九當然不會拋下金無雙,一個小小的建設局局長,他還不放在眼中。

    就在他游蕩在馬路上的時候,一輛蘭博基尼鬼怪停在身邊。

    白鳳九駐足側目,車門打開,王雨生從車上下來。

    “白先生,您怎麼在這里,真是讓我好找。”

    白鳳九道“找我有事嗎”

    “我爺爺讓我接您過去一趟,說您交代的事情有眉目了。”

    王天梁的辦事效率果然很快,這麼短的時間就找到了獸丹的消息。

    “走吧。”

    二人上車離開,不過王雨生並沒有帶白鳳九去王家豪宅,而是將車開到了一處私人會所。

    這是一處私人會所,並不對外,能在這里消費的人,非富則貴。

    王雨生前面帶路,領著白鳳九來到一處寫著天字號的包間,房門打開,傳出悅耳的琴聲。

    寬大的包房內端坐著一名老人和一名中年男子,老人是王天梁,那名中年男子,則是白天和王天梁在小亭中對飲的東海市長陳嶺南。

    雙方落座,王天梁擺了擺手,彈琴的旗袍女孩起身,溫柔的施禮,然後退出房間。

    王天梁從身旁拿出一個盒子,打開後推推到白鳳九面前。

    “白先生,這是我昨天收購的。”

    盒子內是一枚雞蛋大小的灰色珠子,比上次那枚小了不少,不過散發出來的靈氣濃郁一些。

    白鳳九毫不客氣的將珠子收入囊中,道“珠子我收了,你把卡號給我,回去我讓人給你打十億,這個東西我需要很多,有多少你幫我找多少,錢不是問題。”

    這枚獸丹王天梁只花了幾十萬,白鳳九出手就是十個億,可見他對獸丹的重視。

    王天梁道“白先生說笑了,幫你辦事是我的榮幸,錢就免了。”

    白鳳九淡淡道“我這個人從來不欠別人的人情,有什麼要求,你可以和我提。”

    活了十萬年,白鳳九怎麼能看不出王天梁的想法,不收錢就是有事情要讓他幫忙。

    王天梁笑道“白先生,老夫還真有一件事要你幫忙,不是我的事,是我這位朋友的事。”

    白鳳九看向陳嶺南,雖然他裝作一副泰然自若的樣子,但白鳳九毒辣的眼光,還是從他眉宇間看到了一絲愁雲。

    “叫人在派出所接我的,是你的人吧”

    陳嶺南點頭道“小張年輕氣盛,多有得罪,還望白白先生海涵。”

    對于年輕司機的無理,白鳳九並沒放在心上,“拿人錢財,替人消災,說吧,什麼事”

    陳嶺南看了眼王天梁,後者點了點頭,他嘆息一聲,說出郁結心中已久的愁事。

    金無雙的擔憂還是發生了。

    鐘亮身為建設局的局長,位高權重,養尊處優,哪里受過這種委屈,白鳳九和金無雙剛離開,一通電話打到了刑警大隊,他要用法律手段洗刷恥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