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長生霸婿 > 第四十六章 午夜捉鬼

第四十六章 午夜捉鬼

    建設局的局長被人毆打威逼,這種惡性事件被直接上報市公安局,局長震怒,勒令嚴格查辦。

    案件交給了市局刑偵大隊,負責案件的是張翔宇大隊長,此人雷厲風行,鐵面無私,人送外號奔雷手。

    接到案件後,張翔宇立刻展開調查,不費吹灰之力,查到了金無雙所在的酒店。

    金無雙被帶回警局,她對這次事件的經過供認不諱,可是對白鳳九的行蹤只字不提。

    不過這也難不倒張翔宇,現在是信息時代,城市里到處都是攝像頭,天眼密布,就是只蚊子也休想逃走。

    網絡技術人員通過天眼,很快鎖定白鳳九的蹤跡,不過張翔宇卻猶豫了。

    錄像顯示,白鳳九被一輛蘭博基尼鬼怪接走,進入一家私人會所,半小時後離開,去往的地方,是本市的行政家屬院,通過調查,邀請白鳳九進去的不是別人,正是市長陳嶺南。

    張翔宇調查過白鳳九,他不過是東州市一家上市公司的贅婿,平日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一心一意做自己的家庭煮夫,此人非常低調,性格懦弱,對不公平的事逆來順受,經常遭受岳母和小姨子的白眼,這種性格,怎麼會突然暴起傷人

    不過仔細分析,白鳳九這樣做也在情理之中,一個人壓抑太久,心理都會出現問題,一間很小的事情就會讓他情緒爆發。

    一個老實巴交的人變的凶狠以後,絕對一發不可收拾,張翔宇雖然不知道白鳳九怎麼會和市長陳嶺南在一起,但這樣一個性格極不穩定的人在身邊,陳嶺南非常危險。

    張翔宇將半截煙按在煙灰缸里,抄起桌上的手包,“走,去抓人”

    陳嶺南掏出鑰匙打開房門,將白鳳九等人讓進屋內。

    “寒舍簡陋,白先生多擔待。”

    這一套兩居室,空間不大,但干淨整潔,客廳擺放著書架,里面滿滿都是名著。

    陳嶺南獨居在這里,孩子在燕京上大學,愛人去陪讀,沒有女主人的家能保持如此干淨,可見陳嶺南非常自律。

    王天梁身體還沒恢復,進門後坐在沙發上休息,陳嶺南泡了一壺大紅袍給他。

    白鳳九在房間內轉了一圈,搖頭道“這里沒有奇怪的地方,應該不是房間的問題。”

    半個月前,陳嶺南做了個奇怪的夢,夢里有個女人一直在哭泣。

    剛開始陳嶺南並沒在意,全當自己工作勞累導致的,可是接連幾天,這個女人一直出現在自己的夢中,哭聲淒涼,讓陳嶺南頭皮發麻。

    陳嶺南日理萬機,本來睡眠就不好,被這麼一折騰,整個人眼看著瘦了一圈。

    他接受的是無神論教育,根本不信鬼神,可每晚女人的哭泣索繞在腦海,就連白天都揮之不去。

    後來情況愈加嚴重,陳嶺南半睡半醒時候,可以感覺到夢中的女人站在自己床頭,冰冷的眼淚低落在他的臉上。

    同時,陳嶺南出現了鬼壓床的癥狀,眼楮怎麼也睜不開,四肢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束縛。

    直到天亮,陳嶺南才從禁錮中掙脫,臉上被單上濕了一大片,是那個女人流下的淚。

    平時不信鬼神的陳嶺南讓司機去求了幾張符紙,貼在床頭和門窗上,但無濟于事,每晚那個女人準時出現在床頭。

    陳嶺南快要崩潰了,照這樣下去,他不被女鬼嚇死,自己先瘋了。

    “白先生,你也知道我的身份,發生這種事,會造成非常不好的影響,所以請您幫幫我。”

    白鳳九道“放心吧,今晚過後,你可以安心睡覺了。”

    那個女鬼總是在凌晨之後出現,王天梁年老體弱熬不住,進入客房休息,陳嶺南在白鳳九安排下也回到臥室,不過房門開著,白鳳九關了燈,大馬金刀在客廳喝茶。

    陳嶺南心事重重,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借著月光,看著牆上的指針慢慢走向十二點。

    鐘表三針合一,門窗緊閉,窗簾卻微微擺動,一股困意襲來,陳嶺南眼皮耷拉,鼾聲四起。

    白鳳九端著茶杯567中文yue20的手停在空中,凝目看向窗口,只見一團普通人看不見的藍色煙霧透過玻璃進入房間。

    怨魂分灰、藍、青、黑四個等級,顏色越深,怨氣越重。

    白鳳九冷哼一聲,霸道之氣爆發,藍色怨魂感受到危險,如受驚的兔子倉皇逃離。

    “想跑”

    白鳳九抬手,一道黃符飛出貼在玻璃上,原本形同虛設的玻璃,此刻變成了一堵不可逾越的銅牆鐵壁。

    又是三道符紙飛來,退路全部被堵住,藍色怨魂成了困獸。

    怨魂的顏色越深,怨氣越重,而攻擊力越高,但智商卻很低,反而顏色淺的冤魂,還保留著一絲人的心智。

    見逃不出去,藍色煙霧在空中盤旋,然後鑽進了陳嶺南體內。

    沉睡中的陳嶺南猛然睜開眼,原本黑白分明的眼楮,全部變成了藍色。

    “嗷”

    一聲嚎叫,陳嶺南從床上彈起撲來。

    “啪”

    白鳳九伸手掐住陳嶺南的脖子,如同抓著一只貓,輕松將他舉到空中。

    “拘靈術”

    白鳳九抬手點在陳嶺南眉心,手指變換,一股強大的吸力,將附體在陳嶺南身上的冤魂拉扯出來。

    “封”

    白鳳九漸漸握拳,那團藍色的煙霧被一股無形的力道壓縮,眨眼功夫變成一顆藍色的珠子,月光下隱約可見里面一個人形。

    “呃”

    一聲痛呼,陳嶺南揉著脖子從睡夢中醒來。

    “我怎麼在客廳”

    陳嶺南滿臉疑惑,見白鳳九正在把玩一枚珠子,忙湊過去。

    “白先生,怨魂被收伏了嗎”

    “這就是。”

    白鳳九將珠子拋過去,陳嶺南如接了個燙手山芋,不知如何是好。

    “白白先生,我該怎麼辦”

    白鳳九轉身離去,“事情我已經幫你解決,至于怎麼處理,你自己看著辦。”

    行政家屬小區,對面的馬路上停著一輛長城哈弗h6,車窗露著一條縫隙,一股股青煙冒出,不知道的還以為里面著火了。

    張翔宇一根接一根的抽煙,雙眼死死盯著小區門口。

    “張隊,我這邊門口沒情況。”對講機傳來報告。

    “繼續監視。”張翔宇回應一聲,放下對講機伸了個懶腰。

    就在這時,小區的側門打開,一個年輕人從里面走出。

    路燈下,張翔宇看的清清楚楚,不是白鳳九還能是誰。

    “行動”張翔宇拍了怕後座上酣睡的同事,抄起手包推門下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