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韓娛造星師 > 第八六六章金手鐲的意義

第八六六章金手鐲的意義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兩個女孩的到來,讓原本稍顯清冷的李家,似乎變得熱鬧了許多。←百度搜索→【愛書屋】對于這樣的熱鬧,兩位老人無疑最為高興。那怕李成定,對林允兒跟鄭秀晶同樣顯得滿意。

    事實上,關于這些女孩的資料,早在李聖賢跟她們確定關系的時候,李成定就有一份詳細的資料。這些女孩的家庭出身跟其它資料,都可謂調查的很清楚。

    那怕李成定知道,李聖賢身邊不至這三個女孩。可習慣放養孩子的李成定,更多還是將有些事情交給李聖賢自己去處理。只要他帶回來的,他們都需要親自過目才放心。

    說的明白點,這些得到他們認可的女孩,才有可能將名字納入宗家媳的祖譜之中。甚至有資格跟著李聖賢,在他意外身亡的父母墳前上一柱香拜祭。

    兩天的時間,其實並沒想象中那樣長。那怕之前對醬料缸有些不適的金泰妍,在林允兒跟鄭秀晶到來之後,難得耍了一把大婦的派頭,教兩女如何制造醬料。

    結果很顯然,那怕兩個女孩有些討厭醬缸的味道,卻也必須听從金泰妍的安排。看到這樣的場面,做為她們共同的男人,李聖賢同樣覺得有些哭笑不得。←百度搜索→【愛書屋】

    隨著兩天的假期結束,李聖賢跟三個女孩同兩位老人辭行。對于這些年青人的離開,兩位老人雖然有些不舍,卻也沒有過多挽留。畢竟,老宅是老人的世界。

    做為年青人的話,天天待在村莊里,多少也是不太可能的。況且,距離農歷新年還有一段時間,這個時候是她們最忙的時候,也不能過多影響他們的工作。

    臨行時,李聖賢的奶奶掏出三個金手鐲,其中一個顯得很古樸。拿著這個一個,就帶了很多年的古樸手鐲,老人將其遞到了金泰妍的手上。

    略顯感傷的道︰“泰妍,這是當年我傳給聖賢哦媽的手鐲。以前一直怕聖賢睹物思人,想起一些不好的記憶。但現在,這個手鐲可以交給你保管了,聖賢也交給你了。

    這個手鐲雖然不值多少錢,卻也是聖賢的祖母當年傳給我的。誰佩戴這只手鐲,就意味著是宗家的長媳。好好保管,希望你帶著它,替李家傳宗接代開枝散葉!”

    ‘謝謝奶奶!我會好好保管的!’

    接過這個份量不輕的手鐲,金泰妍表情同樣顯得有些凝重。←百度搜索→【愛書屋】因為她知道,這個金手鐲是李聖賢母親帶的。這種手鐲的意思,自然跟另兩個是完全不同的。

    而另外兩個金手鐲做工同樣非常精致,老人將其遞到林允兒跟鄭秀晶手上道︰“這是我讓聖賢的小姑,專門請工匠手工打造的金手鐲。看到上面的李家標志了嗎?

    這個手鐲,便是李家宗媳的證明,我也希望你們兩個,往後能照顧好聖賢,同樣替李家多生養一些孩子。雖然身份有些委屈你們,但我們李家一定不會委屈你們。”

    ‘內,謝謝奶奶!我們知道了!’

    拿著這種錢可能不值太多,意義卻非常不同的金手鐲,三個女孩都顯得有種責任感上肩的感覺。畢竟,領到手鐲便意味著,她們得到了李家的認可啊!

    看著三個女孩將手鐲戴到手上,李聖賢也跟兩位老人跪禮拜別,將四人送到門口的老人,便笑著揮手讓他們離開。這一幕,令初來的兩個女孩都顯得有些不舍。

    甚至上車的時候,鄭秀晶突然道︰“oppa,往後我可以自己來看爺爺奶奶他們嗎?”

    ‘當然可以啊!往後你若是有時間的話,隨時都可以過來。等下我把小姑的電話給你,往後有什麼事情,我若是不在韓國的時候,你們也都可以聯絡她。

    另外,你們想要過來的時候,都要記得先給她打個電話,讓她替你們安排車輛。別看這個小村很寧靜,實際上這里的安保非常嚴格,陌生車輛都不會被允許進入的。’

    听到這話的鄭秀晶跟林允兒,也顯得很意外般道︰“那我們自己開車,是不允許過來的嗎?”

    ‘是的!如果是你們自駕車過來,只要你們進入小村的道路口,你們便會被人攔下來。不然,你以為我這麼放心爺爺住在這里嗎?這里的安保措施,比高檔社區都要高。

    每到農歷新年的時候,這里的安保措施更加嚴格。只是很多時候,這些秘密保護的人員,都是隱藏在暗處不會隨意現身,以避免打擾到小村的安寧。’

    ‘哇,我說呢!怎麼在全州這麼久,我都很少听到有這樣的地方呢!’

    面對金泰妍發出的驚訝,李聖賢笑著道︰“事實上,全州這邊還算好的。你若去高陽或其它地方,那里宗家居住的村莊,安保措施更加的嚴格。

    甚至一些有重要人物居住的地方,在他們的村莊附近,都會安排部隊駐扎。一旦有情況,這些部隊都會第一時間出動。只不過,這種事情你們以前接觸不到而已。”

    隨著李聖賢對于宗家這個群體越來越熟知,他也知道掌控這個國家權利的,實際上就是這些居住在鄉下老宅中的老人。他們,才是這個國家的話語人。

    那怕目前政府跟軍隊的執政要員,他們想要走上最高的權利位置,同樣需要得到這些家族人的認同。盡管私下同樣少不了爭斗,但權利無非就是互相更替而已。

    說的俗一點,韓國各大政黨都是宗家的代言人。排隊分果果,輪流做莊罷了。對于這樣的說話,三個女孩都顯得非常的震驚,覺得有些顛覆她們都政治的理解。

    反觀李聖賢卻笑著道︰“行了,這種事情听上去覺得不可思議,實際上卻是如此。那怕你們都有權利給總統進行投票,但你們都沒機會競選總統。

    想獲得競選的資格,都需要經過一系列的包裝宣傳,讓民眾了解甚至信任。誰的宣傳做的好,誰就有資格獲得最終的大選。不論在野還是執政黨,其實都是宗家的代言人。”

    正如最初的時候,李聖賢就不願意過多涉及政治的理由一樣。政治都是骯髒的,以其跳進那個泥潭之中,他不如選擇站在外面看戲,無疑才是明智的選擇啊!(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