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退休反派穿成炮灰女配[快穿] > 第341章 讀心男主的皇貴妃(10)

第341章 讀心男主的皇貴妃(10)

    蕭元昭在路上的時候就吩咐了下去, 讓御膳房做一桌子好菜擺到泰和宮。他吩咐的時候沒注意,等看到了桌上的菜才發現,他點的一大半都是楚湘愛吃的菜。他常在用膳時緊挨著她坐,踫著腿或踫著手臂,不知不覺竟把她用膳的喜好記得一清二楚。

    他心情有點復雜, 他日日找楚湘多半是因為好玩, 在楚湘這里能放松下來, 每每讓他帶著笑意離開, 心情能好上許久。可如今想來,他是不是該結束這個游戲了?

    身為帝王,在一個女人身上傾注太多關注並不是好事,他父皇就是栽在了女色上, 才早早逝去,還被攝政王掌了大權,他不想步父皇的後塵。

    他這一走神,楚湘就發現了,關切道︰“皇上想什麼呢?剛才不是還很高興嗎?我還以為你要跟我說什麼喜事呢,怎麼這會兒又像有煩惱了?”

    蕭元昭心中一凜,他在她面前確實太放松了,竟不自覺就走了神,這是大大的不妥。還有楚湘未免也太過于敏銳, 連他一絲情緒不對也能察覺到, 不能給這樣聰明的女人權力, 否則他未來的其他宮妃和子嗣將都掌控在她手中, 太危險了。

    蕭元昭不動聲色地露出笑容,“並無煩惱,只是今日有些疲乏罷了。今日朕確有一喜事要告訴皇貴妃,原戶部尚書治家不嚴,實屬無能,朕命他閉門思過,由你父親接任了戶部尚書一職。朕還給了他三個月收歸國庫借款的差事,只要他做得好,朕還要重用他。且到那時,其他朝臣也必高看他一眼,不敢隨意得罪他。”

    楚湘沒想到父親這麼快就有實權了,雖說只是換了個部門,但這和他之前被架空的情形可不一樣,管錢的人說話就硬氣,哪個部門要錢不得求著來?

    不過皇帝也真是很狗,居然給父親出難題,收歸借款這種得罪人的差事必定千難萬阻,做成了自然好,如若沒做好,那就是得罪了人還要淪為笑柄,再無威信可言。

    不過勉強算升官吧,她驚喜地笑著挽住了蕭元昭的手臂,“臣妾謝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蕭元昭一句“放肆”差點脫口而出,這該死的皇貴妃竟敢在心里罵他是狗??還對他的安排極不滿意,真是膽大包天,縱得她不知天高地厚。可楚湘面上這樣驚喜,他根本沒理由呵斥她,否則讀心術便可能暴露了。

    蕭元昭十分憋氣地保持著微笑,想推開楚湘,卻還想听她心里在想什麼。她心里總有那麼多大逆不道、亂七八糟的想法,他不听著點已是不安心了。

    可他堂堂天子,怎能咽下這口氣?

    他頭腦機敏,瞬間想到楚湘極排斥侍寢之事,尤其介意他有別的女人,便抬手摟住楚湘的腰,貼近她笑問︰“愛妃要怎樣謝朕?朕听太醫說愛妃的身子已是大好了,不如……朕今日留下,與愛妃同眠?”

    楚湘迅速垂下眼遮住驚訝的眼神,紅著臉說︰“我這幾日不方便伺候皇上,再說……我傷口還疼呢!”

    說完她就扭過了身子,像是害羞極了的樣子。畢竟原主從未侍寢,大姑娘家的說這種事當然害羞。

    然而她心里想的卻是——如果皇帝非要留下做點什麼,那就給他下藥吧。

    蕭元昭心里一驚,徹底繃不住了,臉色瞬間沉了下來。什麼叫給他下藥?她想弒君?

    這個想法在他腦海中閃現了一瞬就被他排除了,楚家如今忠心于他,不可能有不臣之心。

    他剛想到這里,就听楚湘心里在想著讓他昏睡過去,什麼都做不成,還說要快點離開皇宮,和別的女人共睡一個男人太惡心!

    蕭元昭的臉色更沉了,她要離開皇宮?她想去哪?她怎麼離開?

    還有,她居然覺得他惡心???

    楚湘這邊剛拒絕侍寢,他就撂了臉子,楚湘和其他人都沒覺得奇怪,只當他是第一次想寵幸宮妃,沒成功不高興。楚湘就往旁邊挪了挪,也不高興地說︰“怎麼了?皇上難道不高興了?”

    懷里的溫度驟然離開,同時離開的還有楚湘的心聲。蕭元昭壓著怒氣調整好情緒,又握住楚湘的手說︰“哪有,朕只是覺得太醫院不盡心,愛妃的傷口竟然還疼。明日朕叫人送些珍貴的藥材過來,為愛妃好好調理身體。”

    “嗯。”楚湘只應了一聲,蕭元昭沒听到她心里想什麼,手上一用力就將她拉到懷里抱住,“怎麼了?朕看是你不高興了。”他在楚湘耳邊悄聲說,“朕晚上留下,不做什麼,只與愛妃同眠可好?”

    他想知道楚湘到底要怎麼出宮,又要出宮去哪。

    而楚湘心里瞬間想到兩個字——色狼!

    不過楚湘被他一拉,與他靠得極近,雙手抵在他身上,正好摸到了他的腹肌。不由得感慨,這皇帝看著挺瘦,身材很好嘛,居然有結實的腹肌,抱起來一定很舒服。

    這麼想的同時,她就伸出雙手環抱住了蕭元昭的腰,臉貼在他結實的胸膛上,溫柔地說︰“好啊,那皇上陪我。”

    公狗腰,抱起來真舒服。反正現在皇帝還清清白白的,和他一起也不算和別的女人共享,可以等他以後踫了別的女人再走嘛,在那之前,他就是她一個人的。

    蕭元昭臉上的表情變得有些奇怪,像憤怒、又像羞赧。該死的,她又罵他是狗!什麼公狗腰?他明明是天子龍腰!

    他抱著楚湘推開也不是,繼續抱也不是,總感覺自己被她佔了便宜。

    這女人到底怎麼回事?怎麼如此不知羞?竟在心中覬覦他的龍體!她還好意思說他是色狼,他看她才是切切實實的色女。

    楚湘趴在他懷里沒看見他的表情,其他人卻看見了。他們都低頭忍著笑,以為蕭元昭是想和楚湘親熱又怕踫到楚湘的傷口,正強忍得辛苦呢。這真是個美妙的誤會,但將蕭元昭一時的失態完美的遮掩了過去,他很快就恢復了正常。

    他隨便找了個借口趕緊走了,總覺得如果留下會被皇貴妃玷污了清白。想到“清白”二字,他臉色又黑得要命,他真是被楚湘影響了,什麼清白?他一個皇帝三宮六院怎麼了?全天下只有楚湘一個人拿清白來衡量他的價值,好似只要他踫了任何一個女人,她就再也不理他一樣。

    蕭元昭不禁反思,他當初為什麼要假意寵她,他就只是發覺她和別人的心聲不同,起了好奇之心,為了自然而然地踫她听她在想什麼才做出寵愛的樣子。結果她以為他要利用她迷惑攝政王,順勢而上,就弄成了今日這般模樣。

    楚湘平日里見到他不行禮,說話你啊我啊的,不遵守規矩,這都算了,如今還罵他是狗,嫌棄他有女人,又要給他下藥、又要離開皇宮。真是膽子越來越大,表面裝裝樣子,心里什麼都敢想。

    蕭元昭回到寢宮還氣得不輕,平時他睡前都要看一會兒書,今日卻一個字也看不進去。本來要去慶祝一下,如今那些喜悅丁點都不剩了,只剩他對楚湘的惱怒。

    而本來他是覺得對楚湘關注太多了,想收斂些,不再去找楚湘,結果又得知楚湘要離宮,他心里惦記這件事,總想去听听楚湘的心聲。

    蕭元昭第一次覺得擁有讀心術並不好,讀心上癮,他都要控制不住地時刻與楚湘在一處了,他想知道她心里所有的想法。

    不過後妃之事到底還在朝政之下,他氣了一會兒,還是將此事放下,又將暗衛喚出,調整扳倒攝政王的計劃。

    楚湘在他離去後還惋惜了一下,她都想通了要和他談場戀愛,快活些時日了,他怎麼就走了呢?不是說要和她同眠的嗎?

    在宮里的日子很無聊的,雖然用許多賞賜換麗妃時不時唱個曲、跳個舞,但夜里只有修煉實在很枯燥,要是皇帝能夜夜留下就好了,日子定然鮮活許多。要不然……她把皇帝追下來?還從來沒和皇帝談過戀愛呢。

    楚湘想通這件事之後,只覺得在宮中最後一件需要防備的事也消失了,只要蕭元昭一日不踫別的女人,她就可以肆意地和他談情說愛,權當暫住在後宮的調劑了。

    渾身輕松下來,楚湘也沒想著修煉,躺在松軟的被子里舒舒服服地睡了。

    蕭元昭則做了一晚上噩夢,一會兒夢見楚湘給自己下藥,一會兒夢見自己變成了狗,還夢見楚湘把他壓在床上玷污他的清白。

    蕭元昭早上是自己醒的,感覺到褲子里濕漉漉的,他的臉又黑了,氣得牙癢癢的,恨不得立馬把楚湘捉來收拾一頓!

    梁忠帶著宮人服侍他起床,發現了他的情況連忙垂下頭,忍笑忍得好辛苦,同時也將對皇貴妃的重視度又往上提了提。皇上明顯是喜愛皇貴妃喜愛得緊,想寵幸皇貴妃怕唐突了人家,就跑回自己的寢宮,然後寧願自己憋成這樣也不找四妃。

    看來皇貴妃真是寵冠後宮啊,在皇上改變態度之前,一定要將皇貴妃當成另一個主子看待,千萬不能怠慢。

    整個泰和宮里除了紫玉和紫月就都是皇上的人,梁忠私下叮囑了他們,楚湘一起來就明顯感覺到滿宮的人對她更尊敬了。她一頭霧水,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換來這樣的尊敬。

    這肯定是蕭元昭的意思,難道是因為她前一晚趴在蕭元昭懷里抱他了?他好這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