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從木葉開始的旅途 > 第149章 不復活

第149章 不復活

    一片雜草叢生的訓練場中,鏡人清出了一片場地,靜靜的坐在那里,在他面前的,是止水的墓碑。

    現在的自己已經殺了團藏,報了仇,按照當初自己的計劃,現在應該準備復活止水哥了才對。

    只是

    只是到了現在,鏡人卻猶豫了,穢土轉生是什麼?說好听點是復活,說難听點,就是活死人。

    前世在屏幕面前,沒有想那麼多,只覺得,穢土轉生是好事啊,死了的人都還可以復活。

    但到了現在,鏡人卻覺得,穢土轉生有些像是對死者的一種侮辱。

    首先,想要穢土轉生,就需要目標的一部分軀體,為了達到這個目標,往往就需要進行“刨墳”的行為,這種行為,無論如何,在鏡人看來,都實在是太過分了。

    其次,現在鏡人復活了止水,他真的會高興麼?在止水身死的時候,他將保護宇智波和村子的希望寄托在鏡人和鼬身上。

    可現在,宇智波早已經被滅族了,木葉也被自己聯合大蛇丸打了個半殘,止水要是知道這些,會是什麼感受呢?

    自己的家族被滅,自己心愛的村子也是一片破敗感。

    知道這些後,止水怕是少不得體驗一次和鏡人當初一模一樣的絕望感。

    鏡人就坐在止水墓碑前,久久不語。

    香桶自讜洞ΦS塹目醋啪等耍 餃碩急瘓等朔願攔 灰 ヶ蛉潘 粵餃碩濟桓疑杴啊br />
    許久許久之後。

    鏡人突然笑了笑,拿出一件刻有宇智波族徽的衣服,披到止水的墓碑上。

    “就這樣吧,止水哥,你已經夠苦了,宇智波一族還存活著,木葉依然是第一忍村,就這樣吧。”

    是的,在止水身死的那一刻,在他最後的記憶里,宇智波一族還在,木葉還是第一忍村,相比起現在來說,那時已經美好上太多太多了。

    鏡人不想止水被穢土轉生出來後,當他問自己宇智波一族怎麼樣了的時候,自己卻沒法回答。

    這樣就好,宇智波一族,還在,木葉,仍強。

    就這樣吧,止水哥。

    鏡人站起身,離開了這里。

    不一會後,鏡人帶著香桶桌吹攪慫改傅哪貢 Αbr />
    鏡人很正式的祭拜了一番父母,說一些問好的話,待了許久後,便離開了。

    和止水一樣,鏡人也不打算用穢土轉生復活自己的父母了,經歷過絕望的鏡人清楚,有時候,心里上的痛苦遠遠大過身體上的痛楚,在這個宇智波已然覆滅的時間點,復活他們幾人,絕對是一種殘忍。

    當然,鏡人有時候也會想,自己不復活他們,是否也是一種殘忍?

    但隨即,鏡人卻又笑了笑,有時候,死亡並不恐怖,無論如何,鏡人還是不希望他們知道宇智波滅族這麼一個殘酷的事實。

    當初自己找大蛇丸要穢土轉生時,確實是缺少考慮了。

    許久後,鏡人帶著香桶桌吹攪四疽鍛獾囊桓鮒聘叩悖 ┤幼畔路降惱瞿疽丁br />
    香︵牡目 諮 省br />
    “鏡人,你之前不是說,要去滅掉那個志村一族麼?”

    鏡人搖了搖頭。

    “不,不用了。”

    如果團藏還活著,鏡人說不定真的會去滅掉所謂的志村一族,讓團藏體驗一把同樣的痛楚,可如今,團藏已經死了,鏡人便沒多少興趣了。

    經歷過滅族這種經歷的鏡人,如果不是憎恨到了極點,是不會輕易將這種**發生在別人身上的。

    至于志村一族是否會因為團藏的事報復他?或許會吧,不過,首先是他們有這個能力才行。

    以現在鏡人的能力,如果還懼怕木葉一個不知名小家族的報復,那就太可笑了,在曉組織里,鏡人都敢回懟任何一個人,何況是這個木葉的小家族。

    轉過身,鏡人帶著香桶桌  耍 庖淮危 欽嬲睦  疽讀恕br />
    路上,鏡人抬起左手,將那枚刻著“空”的戒指脫了下來,收進口袋。

    至于曉袍,自從鏡人潛伏進入木葉換了一身衣服那時到現在,就一直沒穿過。

    “白、香 詠裉炱穡 頤峭牙胂櫓 恕!br />
    鏡人平淡的開口,接下來,他該去找一個地方,準備進化永恆萬花筒了。

    關于大介和元治的仇,可還沒算呢!

    木葉被鏡人和大蛇丸攻打的消息傳出去後,其他忍村便開始蠢蠢欲動了。

    木葉現在如此虛弱,不出手對不住自己啊!

    不過,沒過多久,幾道消息不停的傳來,讓其他各個忍村打消了進攻木葉的念頭。

    第一個,便是在這個時候,木葉宣布和砂隱結成同盟。

    砂隱和木葉在這一場風波中都失去了各自的影,兩村都是一副腎虛樣,自然要抱團取暖。

    第二個,三忍之一的自來也將會暫住木葉,直到木葉恢復為止。

    木葉虛弱成這副模樣,自來也不可能什麼都不做,他自然也要站出來威懾其他忍村。

    這兩個消息,讓許多忍村都打消了念頭,畢竟,木葉和砂隱聯合了,再虛弱,這也是兩個大忍村,C死的駱駝比馬大,人家再弱,聯合起來後,也不是誰都可以欺負的。

    還有三忍之一的自來也,這個人的出現,算是暫時填補了木葉方面影級戰力的空缺。

    一個月後。

    鏡人找到了再不斬,一臉不滿的開口道。

    “便宜你了。”

    再不斬有些尷尬,但還是倔強的開口。

    “誰叫你們動手那麼突然的,也不通知我一聲。”

    鏡人只能嘆息一聲,無話可說。

    在入侵木葉的行動中,再不斬全程都沒有出手,或者說,他根本沒有趕來木葉附近。

    這主要是,在鏡人和大蛇丸原定的計劃中,動手時間要晚上一個月左右,所以鏡人就沒過早的打擾再不斬,他只是帶著鼬和鬼鮫先一步到木葉,打算快要動手的前幾天,再去波之國把再不斬叫過來,結果,鏡人和大蛇丸沒想到,九尾被不知名的人物搞的暴走了,讓他們只好提前動手。

    等到波之國的再不斬得到木葉方面的消息時,事情早就落下了帷幕。

    “接下來你打算去哪里?”

    再不斬對著鏡人詢問道。

    鏡人輕笑一聲。

    “無處可去,不如在這波之國定居如何?”

    “你認真的?”

    “不然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