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3章︰命不該絕

    ,最快更新女神的上門豪婿(又名:女神的超級贅婿,主角:趙旭)最新章節!

    華怡先是讓秦淵準備了紙筆,在上面寫了一個藥方。

    “黃 、丹參、麥冬、五味子、人參、桂枝、甘草等。”

    在每個藥名的後面,都注名了劑量。

    頭暈嚴重︰加菖蒲、磁石,開竅通陽。

    胸悶嚴重︰加瓜萎、堵菖蒲、郁金解郁理氣。

    心痛嚴重︰加元胡、生蒲黃、檀香活血行氣。

    氣喘嚴重︰加人參,補元。

    秦淵之前也看過別的醫生開過得藥方,藥方與華怡開得還是有區別。特別是,加注一些別的藥,和其它醫生還是有著本質的區別。

    華怡開好藥方後,交給秦淵說︰“秦先生,你現在就派人去抓藥吧。先抓五副,每副藥,分早晚煎服。我現在用針法來替秦老先生祛堵化淤,你的扶著老爺子,以老爺子現在的情況,可能支撐不住。只要老爺子能挺過我的十二針,今天就會大有起色。再服過五服藥,便會好了七八分。再每隔一個月,服三副藥,經常鍛煉身體,便可無慮。忌大魚大肉、和辛辣食物。”

    “蘭醫生,若是你能醫好我父親,定然一億診金奉上。”秦淵說。

    華怡點了點頭,並沒說什麼。

    秦淵將“秦家四衛”的秦東喚進來,讓他即刻去藥店抓藥。

    “爸,你忍著點,只要挺過這十二針,就有康復的希望。”

    五財神心里並沒抱有多大的希望,說︰“我這病都多少年了,要是這位蘭醫生真得治好了我的病,當真是當世神醫了。”

    “人家是華醫生的朋友。華醫生是名醫華佗之後,原本就是當世神醫嘛!”

    “好!我一定會挺過這十針的。”五財神眼神里閃過一抹堅定的神色。

    一些看透人生的人,活著的時候,無畏生死。可在得病了之後,只要有一線生還的希望,誰也不想死。

    別看“五財神”一大把年紀了,他也有未完成的心願。一听華怡有救治之法,自然願意配合。

    趙旭見華怡說有把握治“五財神”的病,就知道她一定能治好。

    華怡隨身帶著銀針,讓人準備了消毒水之物。

    秦淵已經將父親“五財神”扶坐好,老爺子脫掉身上的外衣,露面了松馳的背脊。

    華怡用獨門“華氏針法”,打準穴位,插進了第一根銀針。

    只見五財神輕“啊!”了一聲。

    一般,銀針刺穴,只會微微疼痛,甚至感覺不到疼痛。可是“五財神”,在第一根銀針下去,就疼得叫了出來。不難想象,華怡為什麼會叮囑“五財神”,要忍過十二針才行。

    在插到第八根銀針的時候,五財神就已經疼得受不了了,身上直冒冷汗。

    華怡的銀針渡穴,雖然對五財神沒有生命希險。一旦“五財神”忍不住,那麼就會前功盡棄。

    需要隔一周之後,才能再次施針。

    以“五財神”目前的身體狀態,能不能再挺一周的時候,都是個未知數。

    華怡對“五財神”問道︰“秦老先生,還有四針,您覺得怎麼樣?”

    “還能撐得住!”五財神說。

    “那好!您再咬牙堅持一下。”

    華怡再次將銀針插在了穴位上,“五財神”疼得慘叫起來。

    若是不知道內情的人,還以為“五財神”遭到了酷刑。

    秦家眾人,听到“五財神”的叫喊聲,心里非常焦急。可是秦淵明令禁止說,不準任何人進入。所以,礙于命令,誰也不敢闖進房里。

    為了以防萬一,趙旭守在門口,防止有人闖入,驚擾到“五財神”的治療。

    趙旭越來越確信,這個“五財神”就是秦五爺,也就是他的五外公。不過,眼下不是相認的時候,他不容五財神的性命有失。

    在插到第一針的時候,“五財神”有一種痛不欲生的感覺。

    這一刻,若不是信念在堅持著,他真得想一死了之。

    做人生病治療的時候,實在是太痛苦了!

    華怡對“五財神”說︰“秦老先生,恭喜你,挺過了銀針渡穴的治療。”

    “蘭醫生,你不說要十二針嗎?現在才十一針吧?”秦淵問道。

    “第十二針,不會那麼疼了!”

    華怡說著,拿起銀針,將最後一根針,插在了“五財神”背脊的穴位上。

    正如華怡所說,最後一針刺進去的時候,根本沒察覺出痛楚。

    華怡故意說“十二針”,是想讓“五財神”將意志力寄托于第十二針的針上。實際上,十一針,就完成了整個銀針渡穴的布局。最後一針,只是收尾。所以,只要“五財神”挺過了前面十一針,基本就無慮了!

    華怡用銀針,對“五財神”調理了一番。

    當拔下這些銀針的時候,“五財神”覺得身體變舒坦了許多。

    也變得精神了,眼楮也亮了起來,五財神穿好衣服後,這才仔細打量起趙旭和華怡,這兩個人來。

    “蘭醫生,謝謝你!你給我針炙之後,我感到身體變舒服了!看來,你的針炙之術,對我的病情非常有幫助。”五財神對華怡感謝道。

    “秦老先生客氣了!听說您是雲城的大善人,遇到我注定你命不該絕。這或許就叫做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吧!”

    秦淵拿過支票本,寫了一個億的金額遞給華怡說︰“蘭醫生,這是一個億的診費。雖然我還無法判斷,您已經完全醫好了我父親。但憑您和趙先生對我秦家有恩,治療又讓我父親的病有了起色,值這個數目的價錢。”

    華怡並沒收秦淵遞來的支票,笑了笑說︰“秦先生,實話告訴你。我是仰慕秦老先生的善舉,才來秦家救他的。並不是為了你五千萬或是一個億的獎金。你把這筆錢,可以捐給貧困山區的學生,他們比我更需要這筆錢。這樣吧!就以秦老先生的名義,再損幾十座小學。”

    “這......”秦淵露出為難震驚的表情。

    這可是一個億啊!

    可以說,這一個億普通人家,幾輩子都花不完。可是人家居然要捐給貧困山區的小學。

    “阿淵,那就按蘭醫生的話去做吧!蘭醫生,您是好人!我老爺子敬佩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