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嬌寵將軍小皇妃 > 第三百五十二章無用的影衛

第三百五十二章無用的影衛

    薩吉吉怒目圓睜,揚手一把癢癢粉向著武定侯撒過去,大笑的武定侯閃身到了馬車外。

    她抱住兩個瑟瑟發抖的孩子,認真思索起到了南疆自己能不能保護好他們。

    接連著趕了幾天路,沐辰墨終于察覺出齊煜偷點她穴位的事。

    握緊拳頭︰“齊煜,大寶小寶也是你的兒子,不能為了肚子里的這個,就不管他們。”

    “墨兒,影衛在他們身邊保護,要是有事他們一定能救下小寶小寶。”

    說完他摸向沐辰墨肚子︰“乖女兒,不要怪你娘,她只是太擔心哥哥們,不怕不怕。”

    “你就那麼篤定我肚子里的是女兒,沒準跟大寶小寶一樣是個臭蛋.蛋。”沐辰墨打掉齊煜的手瞪著他。

    齊煜當即跟沐辰墨打賭,馬車外雷搖頭,沐將軍又被他家主子拐偏話題而不自知。

    京城中,張丞相拿到齊煜的手諭來馬召集戶部侍郎和兵部侍郎,三人一同趕往京郊大營。

    領了手諭,李猛帶著早已整裝待發的京郊大營人馬,在子時化整為零出發南下。

    望著逐漸消失的背影,張丞相輕嘆一聲,他身邊的戶部侍郎說道。

    “丞相,若是贏了,我大齊必會成為一方霸主。”

    張丞相捋著胡須感嘆︰“是啊!吾輩也能在歷史長河里留下個名號!”

    袖子下他緊握齊煜扔給他的那本奏折,沒有外敵的威脅,在皇上皇後的治理下百年後的大齊必會民富國強。

    “丞相,讓我再看看那本奏折。”兵部侍郎聲音發顫︰“我們真能開創出如此強大的大齊?”

    戶部侍郎瞪他一眼,滿臉期待的看向張丞相,二人接過遞來的奏折,小心翼翼的打開借著火把看起來。

    張丞相看向遠方,想到此次糧草全部有沈家商隊籌集承運,琢磨著是不是該把沈太傅從北邊請回京城坐鎮。

    對于不靠譜的皇上,他心中沒底,以後不打仗了,以皇後閑不住的性格定會時不時出京四處巡查。

    皇上估計也得跟著四處跑,京城還是沒人坐鎮,跟寫這本奏折的人比他是自嘆不如。

    快速往南行進的馬車里出一聲慘叫,沐辰墨收回砸向齊煜腹部的拳頭,握緊說道。

    “你要在敢轉移話題,我就揍得你滿地找牙。”

    “墨兒,你要淑女點溫柔點給我的囡囡樹立個好榜樣。”

    沐辰墨拳頭用力的甩下,撩開馬車門簾坐到雷的身邊︰“你進去,我趕車。”

    雷傻眼的看著奪走手中馬鞭的人,他進去干嘛?給主子當出氣筒?

    用力揮舞馬鞭,沐辰墨將一肚子火氣都發泄到趕車上,馬車飛奔起來,溫暖的風帶起絲絲涼意。

    委屈的齊煜撩著馬車門簾幽怨的看著沐辰墨的背影。

    雷為難的將自己龐大的身軀縮到沒有存在感。

    灰色的鴿子圍著馬車撲稜稜的轉個不停,想要落下奈何馬車速度太快。

    雷掃了一眼齊煜見他眼中只有趕車的人,又看了一眼趕車的沐辰墨,決定還是跟沐辰墨說比較靠譜。

    剛一張嘴灌了一嘴土,他“呸呸”的吐起來,引得沐辰墨側目,雷指了指鴿子︰“沐主子,信鴿。”

    “墨兒。”齊煜驚呼。

    沐辰墨縱身躍起一手抓住鴿子,反身落到高速奔馳的馬車上。

    嚇壞的齊煜一把將人抱到懷里︰“你知不知剛剛有多危險,要是一個不穩跌落下去怎麼辦?”

    沐辰墨不在意的說了聲“沒事”,伸手解下鴿子腿上的信桶。

    齊煜一把將紙條奪下,見沐辰墨終于抬目看向自己,黑著臉訓道。

    “沒事,你要是有意外肚子的囡囡怎麼辦?大寶小寶怎麼辦?我怎麼辦?”

    听著齊煜一聲比一聲高的怎麼辦,沐辰墨斜了他一眼,至于嗎?

    她懷孕又不是失去武功,怎麼可能會出現跌落馬車的現象。

    見她滿臉不在乎,齊煜快速出手點了她的穴位︰“在沒有安全到達前,休想讓我給你解開穴位。”

    “解穴。”沐辰墨冷冷的說道。

    齊煜低頭看起紙條上的內容,沐辰墨瞪著眼盯著他,眼神化成飛刀向不停的射向他。

    奈何看紙條的人壓根不理不睬,讓她自己在那獨自練眼功,冒著冷氣的沐辰墨憤怒的吼道。

    “齊煜,快點給我解開,你要是不解我一輩子不理你。”

    冷冷的看了沐辰墨一眼,齊煜撩開馬車門簾坐到雷的旁邊開始下令,對著里面的罵聲充耳不聞。

    逼急的沐辰墨咬著牙發狠說︰“最後說一遍,你要是不給我解穴,我自行沖穴了。”

    雷冷的想發抖,瞄了一眼又一眼身邊的人,主子進去吧,你們兩口子鬧矛盾不要殃及無辜好不好?

    听到車廂里沒有動靜,齊煜閃身進了車廂內,看沐辰墨臉憋的通紅,伸手解開她身上的穴位。

    他眼疾手快的擋下沐辰墨點過來的手指,眼角落下的淚珠掉到沐辰墨手背上。

    憤怒的人當場傻掉,無措的抬手接住另一滴,齊煜深吸了一口氣︰“要點就點吧,反正我也拿你沒辦法。”

    看著坐上閉上眼楮的人,沐辰墨撓了撓頭,輕輕的推了他一下。

    坐著的人身體輕晃了一下,反倒抬高了下巴吸了吸鼻子。

    沐辰墨內心吐槽,靠!不至于吧!她真的有十足把握才會跳起來抓鴿子的。

    輕聲開口︰“齊煜,別難過了,別生氣了,我錯了還不成嗎?”

    “你沒錯,是我錯了。”

    听到濃濃的鼻音,沐辰墨抓狂,蒼天啊,為什麼一個男人家家的會這麼小氣。

    任沐辰墨使出渾身解數怎麼哄齊煜就是不爭眼,急的她恨不得一腳踹飛閉眼裝死的人。

    雷嘴角抽了抽,對他家主子佩服的五體投地。

    哄累的沐辰墨,突然想起罪魁禍首的紙條,雙手在齊煜身上摸了起來,齊煜睜開眼楮捂著胸口,看色狼般看著她。

    沐辰墨尷尬的咳了一聲︰“那個寫著消息的紙條呢?是不是小寶他們的消息?”

    “你還關心兒子!”齊煜冷冷的說道。

    見齊煜終于理自己了,沐辰墨討好點頭︰“關心,不光關心兒子還關心女兒,最關心你了,不要生氣了,乖,香一個。”

    “以後還冒不冒險?”

    沐辰墨用力的搖頭舉手發誓連連保證,齊煜這才將攥在手中的紙條給了沐辰墨。

    接過一看紙條上的墨跡已經被齊煜手心的汗水打花,密密麻麻的小子變成了連成一片的黑點。

    把紙條放回齊煜手中,沐辰墨開口打問︰“看不清了,你給我說說吧。”

    “薩吉吉偷偷帶著大寶小寶逃跑,被武定侯給抓了回去。”

    “啊!影衛就沒有支援一下嗎?”齊煜搖頭,沐辰墨握拳罵道︰“廢物,太上皇就教不出合格的人來。”

    齊煜贊同的點頭,車轅上的雷皺起了眉頭,他們曾多次跟影衛交手,影衛的實力沒有這麼弱。

    被眾人腹誹的影衛,憋屈的看著對他們擺手的小皇子,暗暗下決心讓影一一定要好好跟皇子談談。

    小寶安慰的拍著薩吉吉的後背︰“吉吉姐不是你不行,是壞人太壞了,連我爹和我娘都斗不過他的。”

    “我一定要帶你們離開。”薩吉吉握緊拳頭堅定的看著小寶。

    充滿信任用力的點頭,小寶內心,呵呵著,演戲演過了腫麼辦?

    他還想看看壞人叔叔後面的壞人到底是誰?順便在南疆溜達一圈看看能不能收南疆,給娘當禮物免去責罰。

    暗瞪了大寶一眼,大寶咽下嘴里的鮮花餅︰“姐姐,能不能吃遍南疆美食,我們在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