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旗木家的歐皇御主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涼介釣魚,願者上鉤

第一百二十三章 涼介釣魚,願者上鉤

    時間總是在不經意間流逝。

    眨眼間,已到木葉48年10月。

    除了宇智波佐助外,原著中鼎鼎大名的“木葉十二小強”已有七人先後降生。

    稍早一些的,(ri)向寧次和天天已滿周歲;剩下的那幾位,洛克李、油女志乃、(chun)野櫻、秋道丁次、犬冢牙、奈良鹿丸、山中井野則是從一兩個月到八個月不等。

    涼介有一種全年都在不斷見證歷史的感覺。

    與此同時,就連平民都感覺到村子里的氣氛真的變得緊張起來。

    不用說,這里面肯定有團藏的動。

    不過涼介對此已經無所謂了,跳吧,跳吧,這一次,你跳得越歡快,下場也就越慘。

    細數完全站在自己一方的頂尖戰力。

    旗木朔茂、自來也、波風水門、綱手,以及手下的三大sp式神——燼天玉藻前、蒼風一目連和浮世青行燈。

    為什麼沒有三代火影猿飛(ri)斬和大蛇丸?

    事(qing)會牽扯到志村團藏,猿飛(ri)斬是肯定不能算做自己一方戰力的,因為哪怕團藏做的再錯,老猴子也不會同意涼介等人干掉團藏。

    大蛇丸的話,這家伙現在深陷科學研究不能自拔,而且涼介是真的吃不準這個夢想著解密忍界的家伙現在是否和絕有了牽扯。

    排除開這兩個不穩定因素,自己一方的戰力已然足夠強大,就算是強攻四大忍村中任何一個都夠了。

    涼介相信,這次一定可以給帶土和隱藏在背後的黑絕一個深刻的教訓。

    至于說已經和帶土聯合在一起的長門,完全不用擔心。

    木葉的結界不是什麼偽劣產品,沒有內應的幫助,帶土不可能悄無聲息的完成潛入。

    內應會是誰,還用說嗎!

    以長門和團藏之間的深仇大恨,帶土是絕對不會讓長門摻和到這一次行動中的。

    ......

    木葉48年十月十(ri)。

    漩渦玖辛奈分娩的(ri)子。

    那個追著二柱子追了近乎整部劇的男人降生的(ri)子。

    到了!

    這一天。

    火影岩後方的森林中,以新建的產房為中心,方圓一公里範圍內密密麻麻布滿了由涼介和波風水門親手布置下的結界。

    猿飛(ri)斬、旗木朔茂、自來也和涼介各自守衛在產房四周,在他們的外圍則是數十名暗部忍者在一刻不停地巡邏。

    為什麼猿飛(ri)斬會出現在這里?

    這個老家伙雖說有這樣那樣的毛病,但他對木葉村的感(qing)是毋庸置疑的,在事關木葉村安危的事(qing)上不會出現任何的紕漏,只要不涉及到他的羈絆。

    再者,如果這個老家伙在今天這個特殊的時刻一直待在木葉村里的話,團藏怎麼敢放心大膽的搞事(qing)呢?

    不讓團藏搞出動靜,涼介怎好攜大勢收拾他?

    有黑絕的幫忙,涼介不認為能夠留得下帶土,但布局了這麼久,總得有點收獲吧!

    志村團藏,就是你了!

    為了讓這個老(yin)比跳出來,涼介可是特意讓綱手出面,將猿飛(ri)斬給邀請來參加今天的護衛工。

    至于村子內部的安排,則是全權委托上忍班班長奈良鹿久。

    也就是說,村子里明面上已經沒有了能夠在第一時間壓制團藏的人了,就看他會不會跳出來了。

    按照這段時間團藏安靜得近乎反常的舉動來講,涼介認為他應該是在籌劃著什麼。

    產房內。

    玖辛奈躺在產(chu ng)上,綱手、藥師野乃宇和野原琳則在忙碌的進行著產前的各項準備工。

    因為(qing)況特殊,這一次沒有其他醫療忍者的加入。

    當然了,為了避免大出血這種會讓產婦喪命的(qing)況出現,蝴蝶精也在產房內待命。

    有著一雙大長腿的燈姐則是拿出小本本記錄著眼前正在狂撒狗糧的兩人講述的戀( i)經歷。

    為產房內唯一的雄(xing)生物,此刻的波風水門正用充滿( i)戀與柔(qing)的目光注視著自己的妻子。

    兩人的雙手緊緊握在一起。

    明明是產房,卻充滿了戀( i)的酸臭氣息。

    突然,玖辛奈臉色驟變,痛嚎聲回(d ng)在產房內。

    (rou)眼可見的橘紅色查克拉從她的腹部涌出,赫然是封印已經松動。

    水門進到產房,就是為了防止九尾搗亂!

    “啊!感覺到封印松動後(qing)不自(jin),我現在就回去。”

    還不待水門有任何的動,九尾的聲音就傳了出來!然後,就在大家目瞪口呆的目光中,九尾的查克拉自己回到了玖辛奈腹部的封印之中......

    九尾居然變得這麼好說話了!?

    說好的忍界最凶惡的尾獸呢!?

    難道真的被涼介的那只九尾給收拾服帖了?

    九尾不再搗亂,讓事(qing)變得順利起來。

    但這對于玖辛奈和水門來說,未必是好事。

    九尾不搗亂,玖辛奈的注意力就全部集中在了生孩子這件事上,要知道,生孩子,那是很痛很痛的!

    比男同胞們最怕的蛋疼都要疼上數十倍。

    玖辛奈沉浸在生孩子的痛苦之中,血紅色的長發無風自舞,不斷痛罵著。

    “痛死老娘了!”

    “混蛋水門!都是你干的好事!”

    “給老娘等著,生完孩子跟你沒完!”

    水門很無辜......,那個事兩人都很愉快的好吧!

    真的無辜,一邊要挨著妻子的罵不能還口,另一邊......

    他感覺自己的手臂快要被玖辛奈給捏碎了,卻只能強忍著疼痛不吭聲。

    這一次見識到女人生孩子時的恐怖,水門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妻子的(sh n)上,卻是沒有注意到,一個極其微小的白色橡皮泥狀物體從水門的(sh n)上分離出來。

    在掉落到地面上的一瞬間融入了地下,下一秒便消失在了產房內!

    ......

    遠離結界的(yin)影中,絕的臉上閃過一抹怪異,神(qing)凝重的對帶土說道︰“人柱力開始分娩了,但是產房內的結界封鎖了空間,白絕的孢子分(sh n)都險些被發現。”

    聞言,帶土隱藏在面具之下的神色變幻不定,是就此放棄,還是選擇強攻?

    那些巡邏的暗部忍者不是問題,但那四個守衛著產房的人,帶土沒有十足的把握。

    哪怕他這次還特意帶上了可以讓自己發揮出木遁威力的阿飛,以及某個在別人眼中失蹤的強力忍者。

    “為了預防意外(qing)況準備的後手終究還是要使用了,不過這樣也好。”

    帶土最終還是下定了決心,為了獲得那份能夠創造新世界的力量,有些羈絆是必須斬斷的!

    右眼中的三顆勾玉飛速旋轉,飛鏢狀的萬花筒寫輪眼出現,冰冷的眼神看著遠處的建築以及故人。

    而後,(sh n)形消失在黑色的漩渦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