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極品紈褲高手 > 第二三二八章 真是個冒充的

第二三二八章 真是個冒充的

    “這並不能證明什麼…”

    半天沒有說過話的二長老丁連河說道︰“我想大家都知道,幾十年前我們家里出過兩個叛徒的,要是這兩個叛徒把秘密泄露給別人怎麼辦?此外,丁凡只有第一節,但後面可是還有五節呢。”

    幾位長老都點點頭,仔細地打量著丁凡的眼楮,似乎想看透丁凡的靈魂,看看他是一個真正的丁家弟子還是一個外族派來的臥底。

    丁凡看到七長老不再說話了,他咬緊牙關說道︰“各位長老,我是丁傲皇的弟子,這一點不用再問下去了,你們把我師祖叫出來?我想見他,他應該能夠確認我的身份。”

    一群人的臉色都變了,眼楮里都有一絲寒意,二長老和三長老他們的眼楮里閃過一絲殺機。

    七長老試圖發言,二長老丁連河冷冷地說道︰“家主閉關修煉了很多年了,他自己不出來,也沒人敢去打擾他。”

    “閉關?”

    丁凡有點吃驚,然後暗自懷疑,如果是的是閉關修煉的話,為什麼大家的反應這麼大?

    丁凡沉默著,心里有些疑惑,他回來丁家想要做什麼?其實不就是想要丁家派出高手去極寒懸崖去看看丁傲皇的下落嗎?

    本來現在他應該馬上告訴眼前這些人丁傲皇可能的下落,然後讓丁家派出高手去救他,這樣他的身份就可以立即得到證實。

    但是-

    此時丁凡有點不安,因為他覺得丁家的一些長輩對他態度很好,而其他人對他有一種模糊的敵意,雖然他們沒有表現出來,一切看起來都很正常,但他內心感到很不舒服。

    所以……他是在考慮要不不把這件事說出來?如果他的師祖在這里,他將毫無顧忌,問題是他看不見這位師祖。

    幾位長老看見丁凡沉默了,嘴唇微微動了動,他們似乎在互相傳音交談,過了一會兒,三長老丁靜修向著丁凡開口說道︰“丁凡,你可以講講你師傅的故事,講你所知道的一切,我們可以從中判斷真相。”

    “是的!”

    七長老點點頭說道︰“丁凡,把一切都告訴我們,我們就能確認你的身份。”

    丁凡仍然沉默著,丁靜修這樣和他說話,反而讓他更加警惕了。

    丁傲皇遠走北荒,被高人追殺,甚至他為了保護自己,還搞出來了一個天狼古墓,這百多年來,丁家竟然始終沒有派人去尋找過,而他現在才剛剛回到丁家,能證明自己的師祖,卻正好在這個時候閉關修煉了?這一切使他本能地保持著警惕,他一向心思慎密,不敢冒險。

    “丁凡,你什麼都不說,我們怎麼能證明你的身份呢?”七長老此時有些生氣了。

    “我不太了解他在什麼地方!”

    經過片刻的冥想,丁凡決定先隱藏一些信息,他說道︰“我只知道師傅交給我了一些傳承後,就失蹤了,他去了什麼地方,我也不太清楚,不過我有一個師姐,她知道比我要多些,不過她讓通洲的玉鷲宮的高手給擄走了,如果你們能派人去通洲把她救回來的話,說不定就全都明白了。”

    一群人又沉默了,丁凡說的和他沒說一樣。他們無法從中獲得有用的信息。當然,他們也無法證明丁凡的身份。

    “我有辦法!”

    七長老突然張開嘴說道︰“我們可以把丁凡扔進傳承血池,凡是我丁家的傳承弟子都會經過天狼傳承的洗經伐髓,每個弟子的血脈都變得獨特,如果丁凡可以吸收那傳承血池中的能量,那麼他就是我們丁家的傳承弟子,如果他不能吸收任何東西,他就不是我們的丁家的子弟。”

    七長老所說的傳承血池並不是他們丁家所獨有的,整個中原的十一家王族都有。

    這正是十一大王族所擁有的強大的底牌之一,正是因為有了這樣的傳承血池,每個王族才能用很快的速度培育出高手出來,可以說正因為有這樣的傳承血池,每個王族才有了那麼多的高手出現。

    七長老的這一提議馬上就得到了所有長老的贊同,每個王族的傳承之池都不一樣,但是有一點是無庸置疑的,那就是只有本家族中的子弟和傳人才會得到血池中的能量,這個是在所有的王族里大家都知道的秘密了,丁凡到底是不是天狼一族丁家的傳承弟子,只要跳入血池之中,那麼一切就都一目了然了。

    听了七長老向自己的介紹,丁凡也馬上就同意了,他本來就是丁傲皇的傳承弟子,所以他的心里並不虛。

    于是這一群長老陪著是丁凡走了出去,離開了長老議事廳之後,並沒有走出太遠,就看到了一座黑色的城堡,整個城堡里根本就沒有一扇窗戶,四處都顯得陰森,整個石堡中的照明用的都是火燭。

    “吱呀~”

    走進了城堡中之後,二長老丁連河在前面那顯得十分光滑的牆壁上按了一下,一道亮光閃過,在前方那面巨大的牆壁上突然出現了一扇大門,長老們一個接著一個走了進去,丁凡也在七長老的帶領下走進了大門。

    原來丁家的傳承血池竟然是在地底的,走進了大門以後,門後的通道呈螺旋狀一直向著下方延伸。

    一行人走的很快,可是卻整整走了有半個小時,如果按距離算起來的話,他們現在可是都走下了地底近千里之外了。

    終于,走在前面的二長老等人都停了下來,矗立在前方的一座黑色的大石門前,二長老按下機關打開大門,大家走進了一座寬廣大廳之中。

    這個大廳也有千米方圓,顯得非常的空曠,雖然在地下,可是里面去非常的明亮,丁凡向著里面看了一眼,目光停留在大廳中央的一座巨大的充滿了血紅色液體的巨大的池子上。

    整個池子都是用一種紅色的晶石堆砌成的,看上去竟然有近四十米方圓,目測能有兩米多深,那些晶石上都刻有一些神秘的符咒,隱約間似乎能看到上面還一張張猙獰的臉龐,看上去讓人從心底里向外冒著寒氣,使人不敢走近。

    “不對,這寒氣不是從心里發出來的!”

    丁凡感覺到身體外面也有寒氣襲來,順著寒氣襲來的方向看去,前方又出現了一扇石門,整扇石門早結滿了冰凌,可以感覺得到,寒氣就是從那扇石門後散發出來的。

    “這里可能就是長老們說的傳承血池了!”

    丁凡看了一眼那個結著冰的石門心想︰“這樣的石門這里竟然還有十幾扇,看來應該是和血池一樣的寶地了,天狼一族的丁家果然是底蘊濃厚啊。”

    “你進去吧!”

    七長老向著丁凡說道,領先帶著丁凡向著血池走去,二長老三長老他們幾個早就等在了那血池的附近了。

    丁凡點頭隨行,跟著來到了血池邊,向著里面看了一眼,心底不由得為眼前的景況吃驚不已。

    那血池里面的液體仿佛是濃稠的鮮血一般,而且它們仿佛還是活的,在血池里不停的微微的翻滾著,從那翻滾著的液體中,傳出一道道讓人心驚的能量,讓人覺得這里面不是血液,而是一種毒液一般。

    而且,當這些血液波動起來時,它們也會形成一張張奇怪的臉,似乎都帶著憤怒的表情,,看起來特別凶猛,如果有人跳下去的話,覺得會被這憤怒的臉龐給吞噬了。

    “丁凡,下去吧,只要你是丁家的傳承弟子,就什麼事都不會發生的。”七長老顯得很善良,像個很好的老人。

    其余的長老們圍住血池,看著丁凡,丁凡想了一下,一咬牙把天狼從袖子里拿了出來,天狼睡得很香,丁凡輕輕地把天狼交給七長老,然後慢慢地走到血池邊。

    七長老看了看天狼,卻毫不在意,他以為是丁凡的寵物,他看到丁凡就要跳進去的時候,他對著丁凡說道︰“丁凡,脫掉你的衣服。”

    丁凡沒有脫掉衣服,因為他背上還可能還有殘存的天狼圖案,他搖了搖頭,徑直跳進血池之中。

    “哇~”

    池里的血濺了起來,但神奇地是沒有濺到外面去,血池高兩米,丁凡沉入池中,仿佛被那些憤怒的臉給吞沒了。

    眾長老都睜開眼楮,觀看血池的反應,卻沒有人從他們的體內探出神識,因為血池里的血都是極具能量的神源精血,神識根本就無法探識。

    “沒有反應?”

    幾次呼吸之間,血池逐漸恢復了平靜,上面的血也在微波爐中移動,再次聚集成一張憤怒的臉。除此之外沒有其他反應。

    “還真是個冒充的!”

    二長老的神色一冷,三長老的手上真元閃爍,準備殺死丁凡,只要是具有天狼傳承的丁家弟子,不可能進入到血池當中,一點能量都吸收不到,現在只有一個解釋了,丁凡這個傳承者的身份是假的。

    七長老皺著眉頭說道︰“不要急,再等等看!”

    三長老手上真元的光芒減弱了,長老們繼續耐心等待,時間一點一點地過去了,但血池里始終沒有動靜,許多長老的臉色都沉了下去。

    血池里的丁凡的心也在下沉,此時他的全身都是血池中的液體,但他沒有感覺到血池里有什麼變化。

    他腦子里閃過一個念頭,恐怕這一次是要糟了,自己並沒有得到天狼老人丁傲皇的傳承?或者說血池中出了問題?

    時間又過了十幾分鐘,血池里仍然沒有動靜,二長老和三長老終于失去了耐心,二長老揮了揮手,說道︰“不要再等下去了,傲神你把丁凡撈出吧!”

    這次,七長老也沒有異議了,于是九長老從空間戒指中拿出鞭子,突然向著丁凡揮去,想要把丁凡給捆上後拉上岸來。

    “嗡嗡~”

    這時,丁凡身後的天狼標志閃現,狼紋移動的很快,然後…整個血池都發生了騷亂,所有的血都涌動了出來。

    “為什麼會這樣?竟然有這麼大的反應,傲神你快住手。”

    七長老馬上喊叫了起來,九長老終于收回了鞭子,所有的長老都盯著血池,看見暗紅色的血液在里面翻滾,皺著眉頭。

    丁凡為什麼進去了這麼久才有反應?以前可是從來沒有過這樣的事。

    “咕嚕~”

    池里的血液像開水一樣翻滾,七長老稍稍松了一口氣,臉上帶著一絲微笑,只有丁家的傳承弟子才能吸收傳承血池中的血源,丁凡現在正在吸收里面的能量,這說明丁凡無疑是丁家的傳承弟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