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韓娛之請簽收 > 第七十章我長得很遭人嫌棄嗎?

第七十章我長得很遭人嫌棄嗎?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ps︰感謝“crazming”xi的四連擊打賞、感謝“嶄新出廠”xi的588打賞、感謝“唯愛kanggar”xi、“monstrせ濤”xi、“哭泣艾樂樂”xi、“八雲月光”xi的打賞,麼麼噠!新書需要親們的支持,跪求打賞、推薦、收藏!

    穆皓軒和樸基大因為這一交手才發現,兩人居然用的都是軍•隊的搏殺術,而且還是那種特種兵在戰場上殺人之術。

    經過了幾個回合較量之後,穆皓軒就主動停手了,因為他發現對方用的這些招式和自己所在的部隊教的那些特殊的招式非常的像。

    而經過那簡短的切口對話之後,兩人也明白了這是遇到前戰友了。

    樸基大一時激動,上前就給了穆皓軒一個擁抱,穆皓軒也完全沒想到能夠遇到和自己一樣從那個部隊出來的戰友。

    只不過,擁抱之後,兩人就有點尷尬了。

    兩個韓國精英特種部•隊出來的,居然一個成了送外賣的廚子,一個成了混黑的流氓。

    兩人也是有夠點背和悲催的了!

    “前輩,你......”

    穆皓軒看樸基大的年齡應該是比自己大的,而且他從服役開始就沒有見過樸基大,估計很可能是自己的前輩。

    “不說了,一言難盡!不過,能踫到你也算是有緣,今天的事就算了,那位安先生的債務我會延長一周的。後輩,保重!”

    或許是想到了之前的事,樸基大的眼中閃過一絲痛苦和迷茫,不過很快就掩飾了起來。

    “老二,老三!走了!”

    一揮手,樸基大並沒有再對穆皓軒說什麼,當先邁步離開了這里。

    本來還想看到大哥好好教訓下這個喜歡管閑事的家伙,沒想到這剛開始的精彩都沒三分鐘了,結果就停手了。

    並且這四句在他們听來很是逗比的暗話後,兩人居然還稱兄道弟起來了。

    這是什麼鬼?

    想到之前大哥簡單提過在部隊服過役,難道這是踫到戰友了?

    可是,不能這麼狗血吧?

    不過,幸好大哥並沒有讓兩人給穆皓軒賠禮道歉,不然他們這面子就一點不剩了。

    有了這層關系,以後找這小子的麻煩是不行了,不管是陰柔男子還是另外一個,臉上的表情都不太好,但是沒辦法,誰讓他們的大哥發話了呢。

    兩人非常不痛快的看了兩眼穆皓軒,然後陰柔男子對旁邊同樣看傻眼的長發男子惡狠狠的警告了一句。

    “姓安的,今天算你好命,一周,一周之後,再還不上錢,就不是僅僅脫了你的衣服了,而是扒了你的皮!”

    “額......好的!請放心,一周之後我肯定把錢還上!”

    長發男子趕緊點頭回應。

    等到三人消失在眼前之後,這位姓安的長發男子才拉著自己的外甥女來到穆皓軒的跟前。

    “這位先生,謝謝您!要不是今天遇到了您,估計我這條命都要懸了!”

    “不用!雖然我不知道你是因為什麼原因借的高利•貸,但是既然你借了,最好是能夠還上,要不然就算我今天救了你,一周以後他們還是會找上你的,而且說句實話,要不是因為我听到了小女孩的哭泣之聲,我可能都不會過來。”

    穆皓軒對于“助人為樂”也是看對象的,當然不是看顏值,而是老人、女人和孩子這些弱勢群體。

    “不管怎樣,還是很感謝您!要不是因為我的妻子的哥哥臨時出了意外需要一大筆錢,這筆債務我還是能還上的!一周之後,我有款項進來,所以還是能還上!”

    長發男子雖然沒想到是因為自己外甥女的原因人家才伸出的援助之手,但是他依然心存感激。

    而躲在長發男子身後的小女孩听了穆皓軒的話,哭的有點花的小臉上卻露出了笑意。

    原來今天救了舅舅和自己的這個帥氣的男人出現的原因是因為自己的哭聲嗎?

    她偷偷用小手拉了拉舅舅的衣袖,然後小聲說道。

    “舅舅,人家救了咱們,應該得問下名字吧!”

    長發男子听到外甥女的話,才想起來還不知道這位恩人的名字呢!

    “請問您是?”

    穆皓軒一擺手。

    “算了!舉手之勞而已,我就是一送外賣的廚子!天挺冷的,你還是趕緊帶著這位小女孩回家吧!”

    穆皓軒這是職業病又犯了,以前在國外做了“好人好事”之後,他從來不留名的,一是因為紀律要求,二是因為他也不在乎這些虛名,出手救人是他作為一個醫生所認為的理所當然。

    “樸靚靚,難道舅舅我長得很讓人嫌棄嗎?怎麼就問問名字,這位先生就嚇跑了?”

    長發男子沒想到穆皓軒居然連名字都沒留就走了,這以後讓自己怎麼報答。

    “除了舅舅這有點非主流的長發,您還是很帥氣的!”

    或許是沒有了壞人的威脅,小女孩反而開起了舅舅的玩笑。

    “你個小丫頭片子懂什麼?這是藝術!藝術知道嗎?說了你也不懂!唉,不知道以後還能不能再遇上這位好心的先生了。”

    小女孩卻盯著已經消失了身影的穆皓軒離去的方向嘴里小聲的嘀咕。

    “送外賣的廚子,應該就是在這附近吧!不然大晚上的不會來漢江大橋的,我一定會找到你的!”

    穆皓軒沒想到因為自己的“見義勇為”沒留下名字,就被一小姑娘給惦記上了。

    而在另外一個地方,一場別開生面的“升堂問案”正在發生。

    一間公寓的客廳里,一個大的長條的沙發上坐著六個人,對面的小板凳上坐著兩個人,在沙發旁還有一個站著的身影。

    “崔秀英、林允兒!好好交代你們今天的‘罪行’,知道嗎?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sunn挺了挺自己的身子,那起伏的山巒,讓對面的兩人看的羨慕無比。

    “對!老實交代,你們今天是不是過了癮了?有幾個帥哥,身材怎麼樣?”

    金孝淵反而是有點羨慕的看著坐在小板凳上的兩人,她也想坐到那個位置的。

    “時尚雜志的封面啊!我就是連時尚雜志的里面都沒上過呢!”

    又一個甜甜的聲音。

    嘟了嘟自己的臉頰,tiffan呆萌的臉上同樣是羨慕的眼神看著對面小板凳上裝可憐的兩人。

    “唉,別提了!這一天下來,我和允兒的腳因為踩高跟鞋都快失去知覺了,而且這一天我們都沒有吃多少東西,雖然午飯挺豐盛,但是時間有限啊,又得顧忌形象,結果就吃了那麼幾口,連什麼味道都沒嘗出來,這一天不知道糟了多少的罪呢!”

    崔秀英一邊揉著自己的腳,一邊抱怨,完全沒有一點高興的意思。

    “對呢!簡直是慘遭迫害啊,歐尼們!而且又不是什麼有影響力的時尚雜志,都沒怎麼听過,衣服倒是換了一套又一套,但那位社長吝嗇的最後也不說贊助我們兩套,帥哥就更別說了,就一個,剛一見面的時候還一副很高冷的樣子,但是在拍攝的時候我和秀英歐尼還被佔了不少便宜呢!”

    林允兒滿滿的不忿,但是那明亮的小鹿眼中卻閃著狡黠。

    崔秀英一听這話,就是到林允兒又開始“演”了,不知道穆皓軒听到這話會不會教訓她,不過,這不是送到自己手上的“把柄”嗎?

    林允兒,你這是自己挖的“坑”,就不要怪歐尼不仗義了啊!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