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韓娛之請簽收 > 第二百五十四章 有異性沒人性,有點不厚道了吧?

第二百五十四章 有異性沒人性,有點不厚道了吧?





    ps︰感謝“crazyming”i的雙擊打賞,感謝“玩熱血的無鋒”i的月票,麼麼噠!第一更奉上!求打賞、推薦、收藏、月票、訂閱!

    就在金泰熙忙著挑選衣服,整理妝容,準備出發去“聞香”中餐館的時候,樸澀琪和杰西卡•阿爾芭已經坐著權夫人安排的車都快到中餐館了。

    “額杰西卡,你想好了沒有?媽媽的話其實只是建議,最重要的還是你自己怎麼想的。”

    樸澀琪拉著杰西卡•阿爾芭的手,有點糾結的說道。

    樸澀琪沒想到權媽媽居然對這件事情這麼上心,在下午回樸家別墅的路上,接到權媽媽的電話的時候,樸澀琪也沒想到權媽媽把兩人叫過去居然是為了杰西卡•阿爾芭和穆皓軒的事情。

    當權媽媽問起杰西卡•阿爾芭到底喜不喜歡穆皓軒的時候,樸澀琪還是看熱鬧的心情,只不過,當杰西卡•阿爾芭紅著臉點了點頭,然後權媽媽說出她的建議的時候,樸澀琪就有點傻眼了。

    這個情況貌似突然發展的就不對勁了呢!

    這是要強行推動劇情的發展了嗎?

    她也終于知道為什麼權池樂會對女孩子這麼多的手段了,這其中肯定有權媽媽的“言傳身教”啊,要不然幼兒園的時候怎麼會懂得用巧克力騙小女孩的初吻,進而想到自己和權池樂的那些事情,樸澀琪對這位“準婆婆”也是無語了。

    這可真是親生的寶貝兒子啊!

    “權夫人的話也不是沒道理,確實,既然喜歡那就要主動的去追求啊,而且我覺得這次來韓國算是來對了,要不然,我都不知道moon在你們這里還是個名人呢!”

    杰西卡•阿爾芭的手心也有點冒汗,雖然她臉上看起來很平靜,但是內心也止不住的在鬧騰,尤其是那位權夫人貼耳跟她說的那兩句話,讓她這個在美國環境下長大的女孩都有點害羞了。

    “呵呵,你說皓軒歐巴是名人?什麼名人,只是個人名而已,要不是你的出現,他能有現在這麼火的人氣嗎?你沒看到在kbs電視台‘音樂銀行’演播大廳里,你的粉絲有多少?皓軒歐巴還是有差距的。”

    樸澀琪皺皺鼻子,她這是有點羨慕穆皓軒了,因為自己的家庭背景和權池樂的家世,她的明星夢是沒指望了。

    “不能這麼說,我剛出道的時候,都沒有moon這麼多的粉絲呢!”

    杰西卡•阿爾芭現在腦子里想的全都是待會見到穆皓軒後的情節,對樸澀琪的話,她沒走多少心,當然也沒听出來這位雖然認識時間不長,但是相處的非常融洽的閨蜜語氣中的小酸澀。

    “哎呦喂!看來你是真的是很喜歡皓軒歐巴啊,這還沒確定關系呢,就知道幫著他講話了?”

    樸澀琪忍不住調侃了起來,看來皓軒歐巴離著秀恩愛的日子也不遠了啊!

    “鈴,鈴,鈴!”兩人笑鬧著,樸澀琪的手機突然響了。

    “呦!我的權大少爺,怎麼今天有時間主動給我打電話了,這是忙完工作了呢還是忙完‘做公’了呢?”

    看到來電話的是權池樂,處在“吃醋”狀態的樸澀琪連男朋友都調侃上了。

    “我的琪琪大小姐!這是誰又惹到您了,我怎麼在電話里都聞到了酸味啊!”

    權池樂剛剛下班,這還沒上一周呢,他就覺得沒什麼意思了,早知道就不做這個什麼秘書了,隨便找老媽弄個公司做個社長多自在啊,再找上兩個秘書,有事秘書干,沒事干秘書,那得多自在啊!

    最不濟的,哪怕是跟著穆皓軒干的話,最起碼天天還能飽飽眼福呢,說不定“眉來眼去”的能勾搭一個呢,就算是助理或者是司機,他都能忍啊!

    于是,一上車,權池樂就給樸澀琪打了電話,相約要去穆皓軒那里蹭飯吃,雖然老媽已經雇佣了兩個中餐廚藝很不錯的大廚,但是權池樂覺得還是穆皓軒的菜做出來最有味道。【愛書屋】

    听到女朋友這抱怨,他還沒地抱委屈呢!

    “醋壇子都翻了,能不酸嗎?好了,我和杰西卡•阿爾芭這都快到皓軒歐巴的中餐館了,你要過來的話趕緊!”

    知道權池樂肯定是打給自己來找穆皓軒蹭飯,所以樸澀琪直接就告訴他趕緊過來。

    只不過,樸澀琪讓權池樂趕過來可不是來蹭飯的,今天這頓晚餐可沒有他們兩人的份,她是讓權大少爺過來給她當司機的。

    “好 !稍等,我一會就到!”

    听到樸澀琪說快到穆皓軒那里了,權池樂還以為穆皓軒都要把晚餐做好了呢,他趕緊一腳油門,黑色的奧迪如離弦之箭直奔狎•鷗亭洞而去。

    也就十五分鐘的時間,權池樂的奧迪車就出現在了“聞香”中餐館的門口,為了這頓晚餐,權池樂也是有夠拼的了。

    “呵呵,琪琪,怎麼今天居然在外面等著我呢?”

    看到權池樂出現,樸澀琪就從權夫人安排過來的那輛賓利車上下來了,權池樂走近一看,居然是權家的管家權振鐘鐘伯開車送樸澀琪和杰西卡•阿爾芭過來的。

    “走吧,回家!”

    打過招呼後,樸澀琪直接上前挽住了權池樂的胳膊,然後拉著他就往那輛奧迪車邊走過去。

    “額琪琪!回家?不是來哥這里吃飯的嗎?怎麼還沒吃呢就回家?”

    權池樂被樸澀琪的這句話整懵逼了,這是什麼情況?

    “吃飯?回家吃啊!今天,皓軒歐巴這里沒咱們兩個的飯,人家和杰西卡•阿爾芭準備的是情侶燭光晚餐!”

    樸澀琪嬌笑一聲,輕輕擰了下權池樂的胳膊。

    “噶?沒咱們的份?軒哥這也太不厚道了吧?有異性沒人性啊!有了愛情的巨輪,這友誼的小船是說翻就翻啊!不行,我得找軒哥要個說法!”

    確定樸澀琪不是開玩笑,權池樂就郁悶了,這火急火燎的趕過來了,結果晚餐沒有自己的份,這還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

    “要什麼說法?皓軒歐巴現在哪有時間搭理你,趕緊上車,我都餓了,回家!”

    樸澀琪拉住想進去中餐館的權池樂,俏臉一寒。

    “不是,你得跟我說清楚啊!”

    被樸澀琪拉著上了奧迪車的權池樂到現在還沒整太明白呢,穆皓軒和杰西卡•阿爾芭搞什麼浪漫的燭光晚餐他不反對,但是怎麼也得算上自己這個兄弟和樸澀琪這個弟妹或者妹妹吧?

    管家權振鐘看著兩人笑鬧著上了奧迪車後,他也回到了賓利車上,拿出電話,給權夫人打電話匯報情況。

    “夫人,杰西卡•阿爾芭小姐拿著紅酒已經進去餐館找皓軒少爺了”

    “嗯,是的!”

    “好的,夫人!”

    接完電話的權振鐘管家再次下車,來到了權池樂的那輛奧迪車跟前,敲了敲駕駛位的車窗。

    “額鐘伯,有事嗎?”

    權池樂放下來車窗玻璃,問道。

    “少爺,澀琪小姐,夫人剛剛讓我問一下,今天晚上家里做的是韓食,少爺和小姐要回去一起吃嗎?”

    “韓食啊!琪琪,你說呢?”

    說到韓食,已經被中餐的各色樣式吊起了胃口的權池樂對它就沒什麼興趣了。

    “要不今天咱們去我家吧,我讓廚房也做頓燭光晚餐,怎麼樣?”

    樸澀琪也對韓食無愛,就不想過去了。

    “好啊!既然軒哥這里沒咱們的份,那咱們就回家自己也弄個燭光晚餐!”

    權池樂表示同意。

    于是,權管家悄悄和權池樂說了一句話和兩人道別之後,就開車離開了,這里沒他什麼事情了。

    “好了,現在就咱們兩個人了,你跟我說說吧,今天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看到管家的車子徐徐離開,權池樂總感覺事情有點不太對頭啊,按說穆皓軒不可能就把自己兩人扔在外面,和杰西卡•阿爾芭搞什麼浪漫的燭光晚餐啊,這和穆皓軒的性格對不上啊!

    “先等等!剛剛鐘伯和你悄悄說了什麼?”

    樸澀琪對剛剛權管家和權池樂的“悄悄話”更感興趣。

    “額沒什麼!鐘伯替老媽捎句話,呵呵!呵呵!”

    權池樂稍微不自然的抖了抖眉毛。

    “不說實話?好啊,本來這幾天你表現不錯還想解鎖幾個新姿勢呢,看來”

    看到權池樂那抖了兩下的眉毛,樸澀琪就知道他沒說實話,不過,她有的是招數對付這只“頑猴”。

    解鎖了新姿勢?

    听到樸澀琪這樣說,權池樂的眼楮就亮了起來,這幾天因為杰西卡•阿爾芭一直和樸澀琪住在一起,他可是有點憋壞了,雖然工作休息之余和那位崔叔叔家的美妞小曖昧不斷,但是也只佔了點手頭的便宜而已。

    “別啊,琪琪!你也說了這幾天我表現不錯,這福利怎麼能說沒就沒了呢!我跟你說還不行?”

    于是,權池樂就把他和權夫人打賭穆皓軒這部電視劇首播收視率的事情說了出來。

    “我的權大少爺啊,你平時自詡的高智商、高情商都哪里去了?你跟媽媽打賭,你這不是找虐嘛!”

    樸澀琪沒好氣的白了一眼權池樂,尤其是見到了今天權夫人小露一手之後,樸澀琪對自己這位“準婆婆”是心服口服外加佩服了。

    (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