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韓娛之請簽收 > 第二百五十九章 從攤牌到三劈,誰中了誰的計?

第二百五十九章 從攤牌到三劈,誰中了誰的計?





    ps︰第二更奉上!

    “穆皓軒,你這個騙子!你這個流氓!你這個變•態!太欺負人了!太欺負人了!”

    金泰妍一邊往外走,一邊小聲的嘀咕著。

    “等等!我這找過去的話,豈不是又違反了一次協議嗎?”

    還沒走出去多遠呢,金泰妍忽然又停住了自己的腳步,她感覺有哪里好像是不太對勁啊!

    我的天!差一點就又上了那個家伙的當啊!

    金泰妍忽然想起自己如果今天再找過去的話,豈不是又是自己主動的嗎?

    這,這家伙太無恥了!居然和自己玩連環套路,他那句“此處略去七個字”暗里這是又給自己“挖坑”了啊!

    不能上當!

    絕對不能再上當了!

    金泰妍發現這個穆皓軒簡直就是太壞了!

    想到這里,金泰妍不禁狠狠的將手里的包裝袋揉搓了幾下,就好像這不是包裝袋,而是穆皓軒那張令人討厭的臉。

    轉身金泰妍再次往宿舍樓走去,肯定不能再去找那家伙“好好談談”了,這到時候又得讓那家伙拿出那份協議來說事。

    哼,等明天可視電台的,一定給你好看!

    已經“識破”了穆皓軒的“小陰謀”的金泰妍,決定等明天穆皓軒過來參加“親密朋友”可視電台的時候,再找他算總賬,教訓一下這個騙子、流氓、變•態!

    金泰妍還不知道,如果今天晚上她過去找穆皓軒“好好談談”的話,就是真的把她自己給“搭進去”了,絕對會是一個終生難忘的“教訓”。

    杰西卡剛走到門口,就被krystal給拉住了。

    “歐尼,你這是怎麼了?什麼就皓軒歐巴齷齪了啊!”

    krystal完全沒搞明白這歐尼怎麼就突然怒氣沖沖的要“暴走”的模式。

    “呀!你個傻丫頭,他這是盯上你了,你知道嗎?”

    杰西卡沖妹妹吼了一句。

    “盯上我?歐尼,你別鬧了好不?皓軒歐巴怎麼可能?他現在估計正浪漫的和那位杰西卡•阿爾芭小姐共進燭光晚餐呢!”

    krystal楞了一下之後,就知道是歐尼誤會了。

    我倒是想他盯上我呢,但是皓軒歐巴可沒什麼時間搭理我!

    “你剛才不是說他向你提其他條件了嗎?”

    杰西卡一看妹妹的這表現,好像確實和自己的猜測有點出入啊!

    “歐尼你說這個啊,皓軒歐巴確實和我提條件了,他要我請他吃一頓大餐呢,但是我這零用錢全都在歐尼那了,哪還有錢請吃大餐?”

    krystal小小的抱怨著自己被“黑掉”的零用錢。

    “就這個條件嗎?”

    杰西卡沒想到穆皓軒提出的會是這個條件,難道自己想多了?

    “歐尼你想什麼條件?我倒是想用歐尼的私房照頂替這頓大餐的,但是被皓軒歐巴拒絕了呢!歐尼,你的魅力還有待加強啊!”

    “呀!鄭二毛!你瘋了啊,你拿我的那些照片做什麼!你,你,看我怎麼收拾你!”

    杰西卡听到這個直接“二次變身”了,這個坑姐的虎孩子!再不收拾收拾,給她點教訓,真得要上天了!

    鄭大毛和鄭二毛的打鬧讓杰西卡去找穆皓軒的想法直接熄滅了,如果她真的去找穆皓軒的話,估計就會和另一個杰西卡一樣了!

    穆皓軒可不知道金泰妍和杰西卡差點找上門來,他現在是真的開始和杰西卡•阿爾芭還有金泰熙“攤牌”了!

    “其實,我對女朋友的要求只有一個,那就是除了我之外,絕對不能和其他的男性有過于親密的舉動,不過,貌似這個要求你們兩位漂亮的女神都做不到。”

    或許是因為不同顏色燭光照耀再加上原來強烈燈光暗下來的原因,穆皓軒忽然發現不管是穿著一件黑色低胸晚禮服的杰西卡•阿爾芭還是粉白色半透明罩衫的金泰熙都比下午拍戲的時候漂亮了許多,而且兩人水汪汪的眼楮都是滿含柔情的看著自己。

    這讓穆皓軒心里一熱,但是現在可是“攤牌”的時候,穆皓軒搖搖頭,把這些粉紅和曖昧暫時放在一邊,正事還沒說完呢。

    再次抿了一口紅酒,穆皓軒說出了自己心里最直接也是最真實的想法。

    “額......可是,我是個演員,那些都是工作啊!”

    金泰熙沒想到穆皓軒會提出這樣的一個要求,如果是放在普通的女孩身上,這個或許不是問題,本來有了交往的男朋友,就應該是和其他異性保持一定距離的,但是這對作為演員的她來說太過于困難。

    就連杰西卡•阿爾芭也是眉頭一皺,穆皓軒這個要求不過分,但是她辦不到,她相信金泰熙同樣辦不到,任何一個女演員估計都辦不到,不管是在好萊塢還是在韓國娛樂圈。

    “呵呵,工作?工作就是和其他的異性在攝像機面前摟摟抱抱、卿卿我我,甚至接吻、上演激情戲碼?”

    穆皓軒對金泰熙的這種說法不敢苟同,反正他是接受不了自己的女朋友和其他的異性有這樣的親密接觸的,哪怕是拍電視劇。拍電影也不行,哪怕是借位鏡頭,哪怕是用替身也不行,不管是借位還是用替身,你自己知道,但是電視機前的觀眾們不知道。

    “moon,你這就是東方男人的所謂的大男子主義吧?這個我確實辦不到,就好像金泰熙小姐說的那樣,我們作為演員,就是要去飾演各種各樣的角色,和不同的男演員合作肯定不可避免,而吻戲或者說是更激情一點的床•戲都是有可能遇到的。”

    杰西卡•阿爾芭這樣的在美國那種開放環境中成長的女孩,是想不明白穆皓軒為什麼有這樣的自私想法的,他這是把感情和事業混在一起了。

    “就是,你不也是演員嗎?你還不是一樣要和其他的女演員拍吻戲,拍激情的戲份,就比如現在,和那位少女時代的林允兒,你難道就不會和她拍吻戲?難道你就是這樣用雙重標準的嗎?”

    金泰熙終于發現了一個最大的問題,那就是她對穆皓軒太不了解了,之前穆皓軒身上所有讓她感到新奇的地方,讓她忽略了另外很多重要的東西。

    比如性格,比如想法,比如習慣。

    她可以比杰西卡•阿爾芭更能理解穆皓軒的這種听起來雖然是有點過于自私但是卻也不算過分的觀點,但是她卻不能認同穆皓軒的想法,尤其是作為一名女演員。

    “我當然不是要用雙重標準,如果我要求我的女朋友做到,那我首先也肯定會做到的!”

    穆皓軒知道金泰熙會拿自己現在的身份說事,也猜到了她很可能會把在《你是我的命運》中和自己搭檔飾演情侶的林允兒拿出來做比較。

    “如果,我現在和你金泰熙是男女朋友,是交往的關系,那我就絕對不會和林允兒拍吻戲,哪怕是借位的吻戲!而且,為了不讓你這個女朋友誤會,我甚至可以退出這個劇組,可以推掉這部電視劇,哪怕是不做這個演員!”

    穆皓軒看著杰西卡•阿爾芭和金泰熙的眼楮,無比真誠,無比嚴肅的說道。

    “額......”

    “what?”

    穆皓軒的這句話,直接就把杰西卡•阿爾芭和金泰熙給說傻眼了!

    穆皓軒居然可以為了女朋友,為了不讓女朋友誤會,居然可以推掉電視劇,退出劇組,甚至不做演員?

    他瘋了嗎?

    不過,怎麼感覺這麼帥呢!

    兩個女孩眼中滿滿的震驚,臉上全都是不可置信的表情!

    看著穆皓軒這張帥氣的臉龐,和他那雙明亮的,炯炯有神的,猶如一對黑寶石般的眼楮,兩人的小心髒開始“咚,咚,咚”的加速跳動,一瞬間,霞飛雙頰!

    “木頭!”

    “moon!”

    一種叫做感動的情緒在金泰熙和杰西卡•阿爾芭的心中澎涌而出,不知道是從身體里何處流淌出的熱流,席卷開來,全身的血液開始沸騰,有一團火從身體里開始燃燒,從里到外,全身發熱,腦子有點發懵,漂亮的大眼楮中春水溢然。

    兩聲婉轉的嬌啼,讓穆皓軒的心髒也開始加速跳動,腦門上的青筋都感覺在“  ”直跳,看著兩張美麗如花的絕色臉龐,那嬌艷欲滴的紅潤嘴唇,眼楮都快不會動了。

    穆皓軒就感覺自己的小腹中升騰起了一團火,一團猶如遇到干柴的烈火,“轟”的一下就被點燃了,血液在血管中極速的流動,丁丁不知不覺間就挺了起來,穆皓軒的襠部頂起了一個大帳篷。

    “你們這是......”

    穆皓軒的臉也有點發燙,看著兩個近在咫尺的嬌顏,他的喉頭不由自主的上下滑動,吞咽著口水,一種口干舌燥的感覺讓穆皓軒忍不住再次端起了高腳杯,將剩余的多半杯紅酒倒進了嘴里,以緩解這種突如其來的饑渴。

    “moon(木頭)!你太帥了!”

    杰西卡•阿爾芭和金泰熙不約而同的說了一句,看到穆皓軒的動作,同樣覺得嗓子眼冒煙,小腹著火的她們也把每人面前的紅酒給灌進了嘴里。

    烈火烹油!

    越燒越旺!

    這尼瑪的是怎麼回事啊?

    看這兩人怎麼感覺好像是要發春了的樣子啊?

    穆皓軒開始懵逼的腦子還稍微清醒點,左右晃了幾下,看見對面這兩雙突然帶著火苗的眼楮,他就覺得有點不對勁了啊!

    其實穆皓軒是看不到自己,如果眼前有一面鏡子,他就會發現,他那雙原本黑亮的眼楮此時也是紅通通的猶如著了火一樣,一種**已經在他的身體里開始升騰,只不過,他還沒有被這種**所支配,畢竟是經受過最嚴苛訓練的特種兵,身體素質自然比一般人要強得多,但是這樣的僅存理智也慢慢的在消失。

    我擦!

    不會是酒里有毒吧?

    不是毒,對了!怎麼感覺好像是被下了催•情的藥物啊!

    穆皓軒忽然想起之前他第一口品嘗這瓶八二年拉菲時的那種稍微有點澀澀的不適感,還以為拉菲酒本來就是這樣的呢,原來這是摻了料的拉菲啊!

    完蛋了!

    “好熱!木頭,吻我!”

    “熱啊!kissme!moon!”

    終于,首先被藥物迷了心智的兩位女神直接就撲向了穆皓軒,好像此時眼前的穆皓軒不是人,而是能緩解她們身體和心理上燥熱的一泓清泉。

    “喂!你們倆,咱們這是被下藥了啊,你們清醒一下啊!”

    穆皓軒還算是能堅持的,將撲過來的兩人用兩條胳膊給圈住,也不敢用力把兩人推出去,生怕會摔到了她們。

    但是,他忘記了,這一圈不要緊,這樣親密的接觸,直接就把兩個女孩徹底的點燃了,而穆皓軒也感覺到了自己懷里的柔軟,尤其是四座山峰帶來的摩擦和四只玉手在他身上胡亂的撫摸,讓他的大腦也漸漸被什麼東西給淹沒了。

    當一條火熱帶著香甜的嬌舌撬開了穆皓軒的大嘴,伸進他的口腔時,鼻孔中突然感覺有點濕潤,然後低吼一聲,他也被徹底點燃了!

    這一刻,干柴終遇烈火!

    這一瞬間,天雷勾動地火!

    激情,剎那點燃,開始燃燒!(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