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韓娛之請簽收 > 第二百九十三章 對不起有用的話,還要警察做什麼?

第二百九十三章 對不起有用的話,還要警察做什麼?





    ps︰第二更奉上!

    “怒那,你和那位穆皓軒i”

    金亨30將媽媽親手做的便當遞給了金泰熙,然後問道。

    他今天過來可不僅僅是給金泰熙送母愛便當的,他是帶著“任務”來的,交代任務的就是他的大姐。

    “朋友!普通朋友!”

    金泰熙一邊吃著可口的沙拉,一邊隨意的回了一句。

    “怒那,我是你親弟弟啊,就這麼敷衍我真的好嗎?不要忘了,兩次怒那喝醉了可都是我給你送回來的,而且兩次都是和那位穆皓軒i啊!”

    金亨洙可忘不了那兩次接這位怒那回來時她醉醺醺的樣子,如果只是一次的話,他也不會多想,但是兩次都是找的穆皓軒,而且好像都是在那家酒吧,當時看起來兩人好像還很親密的樣子,這就有點不正常了。

    “巧合!那只是巧合,那家‘咆哮’酒吧的環境不錯,安全性也可以,所以我才去的那里,踫到穆皓軒只是巧合。”

    金泰熙雖然被穆皓軒氣的直咬牙,但是對于兩人之間的事情,她不想讓其他人知道,哪怕是自己的親人,要不然也不會這兩天一直待在自己的公寓默默的恢復身體,都沒有回家。

    “好,就算是怒那說的巧合,但是怒那客串他主演的《你是我的命運》那部日日劇呢,也是巧合嗎?我可是問過湫哥了,是怒那主動向公司提的,事先連怒那的經紀人都不知道,這怎麼解釋?”

    金亨洙可不是什麼準備都沒做就來了。

    “呀!怒那的事什麼時候輪到你操心了!”

    金泰熙有點惱羞成怒的意思,弟弟的話讓她有點招架不住了。

    “怒那,你不會真的像大姐說的那樣,對這位穆皓軒i有想法了吧?”

    金亨洙越來越覺得這位怒那和穆皓軒之間絕對不像是普通朋友的關系。

    “經過了之前的事情,怒那現在的心思都放在了事業上,沒有時間和精力再去考慮其他的了,和穆皓軒i真的是普通朋友,不管你信不信,我反正是暫時沒有再交往男朋友的想法。”

    金泰熙不愧是演員,不愧是一位拿過百想藝術大賞的演員,這演技說來就來了,提到前男友,臉上就一副備受打擊,心痛難耐,生無可戀的表情。

    “額怒那,你不能因為那個家伙就喪失對愛情的信心啊,如果,如果你真的對那位穆皓軒i有心思的話,我這個弟弟還是很支持的,我只是想要怒那一句真心話而已。”

    金亨洙的演技也來了。

    “亨洙啊,這都是怒那的真心話,完全的真心,是真的暫時不想考慮男朋友的事情。”

    金泰熙還能對自己的弟弟不了解?這小子還想套自己的話呢。

    如果是其他的事情,她不會對自己這個弟弟有隱瞞的,當初的前男友,在確定兩人交往關系後她就首先告訴了弟弟,但是關于穆皓軒和她的事情,太復雜也太荒唐了,她真的不想再讓第四個人知道。

    金泰熙這全力的保守秘密呢,殊不知,穆皓軒早就和權家人還有自己的經紀人李慧嫻都“交代”了。

    一個小時的時間,金亨洙仍然是沒有打探出什麼有實質性內容的消息,面對金泰熙的演技,他還是處在下風的,最後,在金泰熙以身體有點難受想休息的理由下,他只好帶著無奈離開了這里。

    而終于將弟弟“打發”走的金泰熙也重重的舒了一口氣,這還是她第一次對家人有所隱瞞和撒謊呢,雖然對弟弟有點愧疚,但是沒辦法,在想到這件事的解決辦法之前,她不想和任何人說。

    三天之後,穆皓軒終于再次接到了金泰熙的信息。

    這三天里,穆皓軒還通過胖子邁克爾了解了下杰西卡•阿爾芭的情況,那位好像很正常,沒有和邁克爾這個表哥說什麼,回到美國之後就投入工作了,拍畫報,寫真,拍攝廣告,很是忙碌的樣子。

    只不過,仍然是不接穆皓軒的電話,只是回了他一條信息,大概的意思就是現在手頭工作很忙,暫時沒時間考慮其他,所以穆皓軒只能繼續等待。

    “明天中午,三清洞,cafe1mm,見面談!”

    穆皓軒看著這短短的信息,時間、地點,難道是金泰熙已經考慮好了?

    “慧嫻怒那,你知道三清洞有家‘cafe1mm’嗎?”

    穆皓軒對這個地址很茫然,他除了“聞香”中餐館所在的狎•鷗亭洞還算是了解外,其他首爾的地區都不是很熟悉,所以,只能打電話給自己的經紀人。

    “三清洞‘cafe1mm’,知道!一間挺不錯的咖啡館,外面是地中海風格的裝飾,藍色的窗戶,那里的咖啡和果汁味道很不錯。”

    正在忙著搞定穆皓軒個人工作室的李慧嫻接到穆皓軒的電話還有點疑惑,但是作為首爾的“活地圖”,她還是給出了讓穆皓軒滿意的答案。

    “皓軒,怎麼想起來問這家店呢?”

    “額慧嫻怒那,估計明天你得陪我過去一趟了,那個,那個是金泰熙約的我。”

    穆皓軒對自己這位經紀人沒什麼隱瞞的,更何況之前在權家別墅的時候,李慧嫻也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情。

    “哦麼!皓軒啊,看來金泰熙i這是有決定了,我陪你過去不太合適,不過呢,我可以送你過去,但是不能露面。”

    听到穆皓軒說是金泰熙約的他,李慧嫻就知道這可能是那位要和穆皓軒“攤牌”了。

    “呵呵,也是,那就麻煩明天慧嫻怒那送我過去吧,不過怒那你可得在那邊等著我。”

    穆皓軒此時也知道這事確實不能帶著自己的經紀人出現,但是身邊沒個出主意的他心里又沒底,所以讓李慧嫻一起過去很有必要,只要她不出現在金泰熙面前就可以了。

    第二天中午,和金明旭導演請了兩個小時假的穆皓軒經過經紀人李慧嫻的精心裝扮之後,出現在了和金泰熙約定的三清洞的cafe1mm。

    低沿的黑色棒球帽,一副寬邊的墨鏡,加上一條快要擋到嘴上的寬圍巾,穆皓軒“全副武裝”的來到了這家有著藍色窗戶的咖啡館。

    雖然店面不是很大,但是當走進來之後,穆皓軒就發現這里的裝飾和布局很別致,店里面擺滿了一個個精致的mini小房子,空氣中彌漫著咖啡的醇香,帶著淡淡的如家般的溫馨氣息,穆皓軒輕輕點了點頭,這家店做的很用心。

    此時,店里的客人不多,雖然穆皓軒將自己遮的嚴嚴實實,但是他那高壯的身形還是惹來了客人的目光,幸好,大家雖然有點好奇穆皓軒的打扮,但是並沒有人認出他來,穆皓軒特意挑了一個角落的座位,點了一杯經紀人李慧嫻推薦的卡布奇諾之後,安靜的等著金泰熙的到來。

    十分鐘後,金泰熙果然是一個人來到了這里,和穆皓軒差不多的裝扮,棒球帽,口罩,墨鏡將她那完美的容顏給完全的遮蓋了起來。

    但是穆皓軒還是一眼就認出了她來,從角落站了起來,對門口張望的金泰熙揮了揮手,在她看到之後,再次坐了下來。

    金泰熙好像對這里很熟悉,先是走到了吧台和看似老板的中年女人打了招呼,然後才朝自己走了過來。當她坐下來,把口罩和墨鏡摘掉之後,那位服務員也只是稍微的驚訝了一下,在金泰熙點了一杯綠茶拿鐵之後,面帶微笑轉身離開了。

    “呵呵,泰熙i,最近還好吧?”

    穆皓軒這是在那天晚上的瘋狂之後,第一次見到金泰熙,想到之前的事情,臉上的尷尬和抱歉是免不了的。

    “你說呢!”

    金泰熙白了一眼穆皓軒。

    終于有了決定的金泰熙也是下了很大的勇氣才過來見穆皓軒的,原本她是想打電話直接通知他的,但是猶豫糾結了許久,電話最終還是沒打出去,最後她給穆皓軒發了一條信息,還是打算當面說清楚。

    “那個,那個,對不起啊!”

    穆皓軒此時是真的不知道說什麼,不過,這句道歉他早就想說了,雖然听起來沒什麼用。

    “對不起?現在說這個還有什麼意義?對不起有用的話,那還要警察,要法律來做什麼?”

    金泰熙看到穆皓軒一副手足無措的樣子,心里的怨氣消了不少,但是現在不能給穆皓軒好臉色看。

    不管怎樣,畢竟事情已經發生了,而且她也知道如果杰西卡•阿爾芭留下的那張紙上寫的東西都是事實的話,也不能把責任全怪到穆皓軒的身上。

    穆皓軒原本是第二天再和自己的談的,如果不是和歐尼的電話帶偏了自己的思路,而自己又怕真的像歐尼說的那樣穆皓軒和杰西卡•阿爾芭萬一談成,自己就沒有了再談的必要,她不會在當天晚上就找過去,看到穆皓軒的時候,她也能發現那個時候他對于自己出現的驚訝。

    “額不管你有什麼樣的決定,我都接受。”

    穆皓軒知道自己在這件事上完全理虧,雖然權夫人的那瓶摻了料的拉菲紅酒起了決定性的作用,但是他身上的責任是推卸不了的。

    “哼!這句話還算是有點擔當。不過,你真的能做到嗎?”

    金泰熙輕哼了一聲,穆皓軒的這句話還是讓她比較滿意的,不管怎樣,這點擔當都沒有的話,她就對穆皓軒太失望了。(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