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韓娛之請簽收 > 第七百零五章 我可是正經八本的直男一枚!

第七百零五章 我可是正經八本的直男一枚!





    ps︰第一更奉上!求打賞、推薦、收藏、月票、訂閱!

    “不行!”

    穆皓軒那帶著熱氣的呼吸,吹得金泰妍的耳朵發癢,就連晶瑩的耳垂也染上了一層紅暈,尤其是穆皓軒這句話,對金泰妍的“殺傷”太大了,她自然知道留下來意味著什麼,而她,還沒有準備好,不管是身體,還是心理。

    “為什麼?你現在可是我的女朋友,留下來照顧我這個受了背傷的男朋友不是應該的嗎?”

    穆皓軒並沒有進一步的動作,只是這樣抱著金泰妍,他清晰的感覺到了懷里這個嬌小的身子在听到自己剛剛的話後變的有點僵硬。

    “哼!你這個壞家伙!真的只是想我留下來照顧你嗎?”

    金泰妍攥起小拳頭,輕輕的錘著穆皓軒的胸口,小臉上緋紅布滿,輕聲的說道。

    “呵呵,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們也可以做一些其他的事情,比如......談談人生,談談理想!”

    穆皓軒眨了眨眼楮,低下頭又要往金泰妍的臉上湊。

    “呀!你這個大色•狼!就知道欺負我!”

    金泰妍一邊側過頭,躲過穆皓軒湊過來的腦袋,一邊用手推著他的臉,極力的阻止穆皓軒的動作,她相信自己再不動作,又要被這個家伙給親到了。

    “額......金泰妍,咱們現在可是男女朋友,親•熱一點不是很正常的嗎?怎麼能說是我欺負你呢!”

    穆皓軒無奈的咧了咧嘴。

    “我真得回去了,要不然允兒她們得擔心了。”

    金泰妍雖然已經答應了穆皓軒做他的女朋友,但是,對于兩人的交往關系,她不想發展的太快,就像sunny說的那樣,越是容易得到的東西,越不珍惜,牽牽手,抱抱、親親她都可以接受,但是現在可是在穆皓軒的住所,只有他們兩個人,她不得不小心一點,要是穆皓軒一時沖動,那可不僅僅只是親親的了,更何況穆皓軒剛剛提出要她留下來。

    “這不才十點多嘛,好不容易有了這個機會,再待會嘛!放心,你要是不想的話,我肯定不欺負你,行吧?我就這麼抱著你就好了,真的!”

    穆皓軒自然不舍得金泰妍離開,雖然能感覺的出來金泰妍不會留下來,但是,多待一會總是可以的吧?

    “這可是你說的,要是再,再欺負我,我真的走了,而且我最多只能待半個小時!”

    金泰妍心里悄悄的松了一口氣,說真的,如果穆皓軒非得堅持,她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能一直拒絕他,畢竟,兩人現在已經是男女朋友了,她也已經成年了。

    “好,半個小時就半個小時!待會我開車送你回去。”

    穆皓軒無奈的點了點頭。

    “這麼近就不用開車了吧,再說你那輛奔馳威霆保姆車現在可都被記者還有粉絲知道了。”

    金泰妍皺了一下稀疏的小眉頭,說道。

    “呵呵,放心吧,不用那輛保姆車,用別的車。”

    穆皓軒一挑眉毛,說道。

    “別的車?你又買車了?”

    金泰妍疑惑的問道。

    “呵呵!不是買的,是別人送的!”

    穆皓軒呵呵一笑,搖了搖頭。

    “別人送的?不會是你的那位孝利怒那吧?要不就是金泰熙前輩那位普通朋友?”

    金泰妍撅著小嘴,不開心的說道。

    “額......你想哪去了?是池樂送的!”

    穆皓軒咧了嘴,看來金泰妍這醋勁還挺大的。

    “就是那位文化體育觀光部崔次長的秘書嗎?對了,他和你到底什麼關系啊?為什麼對你這麼好?”

    金泰妍也見過好幾次權池樂了,雖然穆皓軒對她們介紹說是他的朋友,但到底是什麼樣的朋友,怎麼認識的,她還是很好奇的,因為這位權秘書對穆皓軒可不是一般的好,雖然權池樂是男生,她不會吃醋,但是卻好奇穆皓軒為什麼會有這樣厲害的朋友,而且崔秀英還說過,權池樂那位非常漂亮的女朋友可是斗山樸氏的大小姐呢!

    “呵呵!金泰妍!你這是不是關心的有點過頭了,池樂他可是男的!再說了,我可是正經八本的直男一枚!”

    穆皓軒用右手的食指輕輕的刮了一下金泰妍可愛的鼻尖,說道。

    “呀!不準刮我的鼻子!......你要是不說的話,我可要回去了。”

    金泰妍假裝生氣的晃了晃小腦袋。

    “好,好!真是的,就知道拿著個威脅我!......我和池樂是在服兵役的時候認識的,我大他三歲,剛入伍的時候,是我帶他的......”

    穆皓軒並沒有把真實的情況和金泰妍講,不是把她當外人,而是這其中涉及到很多的機密,尤其是他之前待的團隊。

    “這樣啊!”

    金泰妍听完穆皓軒的介紹,總感覺哪里有點不太對勁,但是一時又說不上來。

    “那你,給我講講你在部隊的事情好不好?我想,我想多了解一下你的過去。”

    金泰妍不再用雙手抵著穆皓軒的胸口了,而是張開手臂,慢慢的環住了穆皓軒的腰,小臉貼在了穆皓軒的胸膛上,听著他強有力的心跳,這樣既是為了向穆皓軒表達一個自己想和他親近的意願,又不會給他進一步欺負自己的機會。

    “額......部隊的事情有什麼好講的啊,都一樣的,每天除了訓練就是執勤什麼的。”

    穆皓軒聞著金泰妍的秀發香氣,嘴角不自覺的往上翹,用下巴輕輕的搭在了她的頭頂上。

    “那你昨天把十幾個拿棒球棍的anti打倒用的功夫就是在部隊學的嗎?”

    金泰妍想起了昨天穆皓軒一個人單挑十好幾個妖精粉絲的場面。

    “嗯!”

    穆皓軒輕輕點了下頭,然後臉上閃過一絲的小尷尬,要是被隊長和其他的團隊成員知道自己這個戰醫被十幾個半大小伙子給打傷的話,還不得笑話死自己啊。

    “答應我!以後千萬不要再這麼做了,太危險了!好嗎?”

    金泰妍抬起小腦袋,看著穆皓軒,眼中帶著擔心,小聲的說道。

    “好!我答應你!以後會小心的!”

    穆皓軒知道,昨天的事情給金泰妍九人帶來的沖擊不小。

    就在穆皓軒剛想換個套路,再“欺負”下金泰妍的,牆上的電子監控再次發出了提示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