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韓娛之請簽收 > 第八百二十四章 最有可能的會是誰呢?

第八百二十四章 最有可能的會是誰呢?





    ,最快更新韓娛之請簽收最新章節!

    ps︰第二更奉上!

    “你們還準備了其他的生日禮物?”

    穆皓軒咧著嘴看了看茶幾上的文件袋,心里悄悄感嘆一句果然是“壕無人性”,雖然這些股份在分分鐘就能賺上億美刀的權阿姨眼里,在權池樂和樸澀琪這樣的韓國頂級財閥的富少、白富美的眼里算不上什麼,但是,這薄薄的幾張紙,對很多人來說,是一輩子,甚至是幾輩子都賺不到的巨額財富。

    “皓軒歐巴,時間太匆忙,只能再等幾天。”

    樸澀琪一想到她和權池樂送給穆皓軒的生日禮物是從權媽媽那里“忽悠”來的,不由得嘴角忍不住的往上翹。

    “跟我還玩神秘呢!......既然權阿姨有話,那這東西我就收下了,不過,它不只是屬于我一個人的,你們也同樣有份!要不然,我明天親自去和權阿姨道歉、請罪,把這個還回去!”

    穆皓軒看到兩人跟他玩保密,也就沒什麼興趣追問下去了,反正幾天後就知道了,隨後拿起茶幾上的文件袋,認真的對兩人說道。

    “額......好吧!我听哥的!”

    權池樂微微一愣,然後無奈的點了點頭。

    “嗯,我也听皓軒歐巴的!”

    樸澀琪知道穆皓軒還是有點過意不去,所以,才會提出這樣的建議,她也不再多說什麼,反正這些東西,她這個斗山樸家的大小姐是沒太看在眼里的。

    “好了!驚喜也送完了,你們是不是可以讓我早點休息了?”

    穆皓軒惦記著臥室里的金泰妍,尤其是想到接下來的“好事”,他開始下“逐客令”了。

    “琪琪,你說哥到底有沒有金屋藏嬌?”

    權池樂坐在駕駛位上,一邊啟動車子,一邊對樸澀琪問道。

    既然穆皓軒下了逐客令,他們也沒有再賴在這里的理由了,再說時間也馬上要到十二點了,確實是不早了,雖然對權池樂這樣的公子哥來說,這個時間,夜生活才剛剛開始。

    “呀!你難道還不相信我的能力嗎?雖然皓軒歐巴的臥室里沒人,但是,那股獨屬于年輕女孩的香味,絕對錯不了,而且,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應該是少女時代那九個女孩中間的某一個!”

    樸澀琪白了一眼權池樂,俏臉上滿滿的自信。

    “可是,臥室里並沒有人啊!”

    權池樂好歹之前在團隊中也是追蹤高手,自然也嗅到了那股香味,而且,客廳角落里好幾個拆開的禮物盒,明顯不可能是穆皓軒做出來的,但是,讓權池樂有點疑惑的是,人到哪里去了呢?

    “呀!虧你還是追蹤高手呢,臥室沒有並不代表其他房間沒有啊,你難道沒發現有一間客房居然還上著鎖呢嗎?而且,臥室咱們也沒有進去,說不定那個女孩提前躲進了衛生間或者是床底下甚至是衣櫃里面呢!反正皓軒歐巴的反應是有點反常的,而且,我相信我的鼻子!等有機會和少女時代的那九個女孩多接觸幾次,我就能確定這個女孩究竟是誰!”

    樸澀琪給了權池樂胳膊一下,然後,兩只眼楮閃著亮光,自信且肯定的緩緩說道。

    “對啊!而且,現在想起來,當你提出疑問的時候,哥好像是有點緊張的,尤其是當我走向臥室的時候,但是,等到發現臥室里沒人的時候,哥好像又很從容了,還想找我的麻煩呢!......還有,之前哥還以為很高明的跟我套過怎麼哄女孩的手段呢!”

    權池樂單手把著方向盤,另一只手後知後覺的拍了一下腦門,說道。

    “哼!這不正是你權大少爺最拿手的嗎?”

    樸澀琪嘟著小嘴,再次丟了一個白眼給權池樂。

    “怎麼又扯到我身上了啊!咱們現在是分析‘案情’呢!琪琪啊,你覺得少女時代的九個女孩里,最有可能的會是誰呢?”

    權池樂眼角抖了兩下,有點理虧的摸了摸鼻子。

    “那個和皓軒歐巴今天一起過生日的少女時代的忙內徐賢,肯定是不可能的!不說她的年紀還沒有成年,就憑網上那些關于她的單純固執的性格的資料,也肯定做不出來這樣的事情。”

    樸澀琪最先把沒有可能的徐賢給排除了。

    “那和哥一起拍攝電視劇的林允兒呢?我看兩人的關系很親近啊,我听說哥每天去劇組,都特意給這個女孩帶一道菜的,連咱們都沒有這樣的待遇啊!上個月這個女孩過生日,還是哥親自給她辦的,不但有十層的蛋糕塔,還有九層的香檳塔正好對應那個女孩十九歲的生日!非常的走心啊!”

    權池樂點了點頭,然後腦海中閃過另一個少女時代成員的名字。

    “嗯,那個女孩有可能!小模樣長的確實很不錯,而且和皓軒歐巴一起拍戲,說不定就假戲真做,弄假成真了呢!......不過,那個林允兒應該也沒有成年吧,上個月過的不是她十九歲的生日嗎?就算歐巴再急•色的話,應該也不會留下她過夜的吧?”

    樸澀琪先是點了點頭,沒幾秒鐘,又開始搖頭。

    “不就是差一年的嘛!......當初咱們倆不就是在你十九歲生日那天......”

    權池樂滿不在乎的說道,然後還側過頭對樸澀琪飄了個媚眼,雖然在韓國二十歲是法定的成年年齡,但是,很多十九歲甚至是十七八歲的女孩,可能就已經有了那方面的經驗。

    “呀!你以為皓軒歐巴和你一樣猴急啊!當初要不是你慫恿和忽悠人家喝酒,能上你這個壞蛋的當嗎?”

    樸澀琪俏臉發紅,忍不住的嬌嗔著給了權池樂的後背一下。

    “呵呵!誰讓我們家琪琪那麼秀•色可餐了呢!......哥是不是像我一樣猴急我不知道,但是憋著的難受我可是深有體會,哥今天可是已經過了二十四歲的生日了,沖動是難免的嘛!”

    權池樂為自己的以前的“壯舉”N瑟的挑了挑眉毛,然後嘴角咧著說道。

    “呀!你以為皓軒歐巴和你一樣?你這還不是給自己泡妞撩妹找理由嗎?哼!”

    樸澀琪俏臉微微發燙,撅著小嘴又開始往權池樂的後腰軟肉上摸了。

    “額......琪琪,你放心,待會回去後,讓歐巴帶你飛,我保證保質保量的繳足公糧!”

    權池樂感覺到後腰一疼,忍不住的嘴角一咧,不過,他的臉皮比穆皓軒可是厚太多了,並且很是巧妙的轉移了這個讓他有點尷尬的話題。

    “流氓!”

    樸澀琪俏臉瞬間變得紅的發燙,雖然兩人早已經在一起了,但是,這樣挑逗的情話,還是讓她忍不住的有點害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