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斗破大陸 > 第一百零九章 逃向大海

第一百零九章 逃向大海

    www.pkgg.net

    張飛揚這話的嚴肅認真,神(qing)威嚴,令人不敢質疑,卻是讓月影,火羽,古晴雪和地龍四人難以接受。

    “師父。不校你一個人引開他們的話,你不是危險了嗎?”

    “是啊,師父。我們應該患難與共。不如我們一起和他們拼了吧。”

    “的沒錯。師兄。你可千萬別做傻事。現在不是逞能的時候。”

    因為,他們都很清楚,真要是按照張飛揚的這麼做的話,會是什麼結果。

    他們四個倒是可以幸免于難,逃過一劫,畢竟這些殘觀的弟子的目標,只有張飛揚一人。

    只要真的抓住了,或者殺掉了張飛揚,他們四人即便暴露了,那些殘觀的弟子也不會有什麼興趣的。

    整個吳國那麼大,美貌的女子那麼多,難道還就只有古晴雪和月影兩個能入得了他們法眼嗎?

    肯定不是這樣。

    所以,張飛揚這一招等于是他們就此徹底撇清關系了。

    他們又如何接受的了呢?

    不其余三人了,就是地龍也接受不了啊。

    即便他剛剛通過自己的努力給張飛揚一行創造了生路,帶著張飛揚逃出了幽人谷的包圍,但張飛揚現在畢竟還沒有真正脫離危險啊。

    他還想著要繼續挖地道把剛才的方法如法炮制一次呢。

    可惜,這一次,他面對的敵人將不再是步行的殘觀弟子。

    這些騎馬沖殺過來的殘觀弟子聚攏過來的速度太快,地龍只是拉著鐵鏟連挖了幾下,就清醒的認識到,來不及。

    這也是張飛揚如此果斷做出這個決定的根源。

    他比在場的所有其他人都看的清醒。

    見到月影等人死活不願意分離,他自然不會浪費時間去和月影等人解釋,深吸了一口氣,就跑到了一棵樹上,望著浩浩(d ng)(d ng)沖殺過來的殘觀弟子,豪(qing)萬丈的大笑起來,以主動暴露的方式,把敵饒火力吸引到了自己(sh n)上。

    “張飛揚在此!想抓我的話,有本事就盡管放馬過來吧!”

    果然。

    他這一嗓子喊出去,遠處還在擔心張飛揚有沒有可能藏匿起來的殘觀弟子登時一個個興奮的呼喊起來,紛紛啪啪的狠抽馬鞭,加速往張飛揚這邊追了過來。

    張飛揚轉頭一看,見一邊的地龍難以置信的望著自己,竟是還沒開始挖坑,登時心中焦急起來,唰的一下,躍下大樹,瞪了他一眼,發出了提醒︰“地龍!你在干什麼?快挖坑!想和其他人一起死嗎?”

    地龍深深的望著張飛揚,無法理解他要這麼做,問道︰“可是,我是為了救你,才挖洞的。你現在卻讓自己深處危險,讓我們逃過一劫。那我這麼做的意義又是什麼呢?”

    同一時間,這也是其他三人心里的疑問。

    雖然他們也都知道,如果不听張飛揚的話,那麼,和張飛揚待在一起的話,恐怕難逃一死,但他們本來就是真心實意的想要幫助張飛揚的,早已做好了要和張飛揚同生共死的準備,又豈會貪戀(xing)命呢?

    如果到頭來,他們的幫助非但起不了任何用,他們還要看著張飛揚在自己面前給殘觀的弟子殘忍的殺掉。

    恐怕會難受內疚一輩子吧。

    不定一些人即便是活著,也會義憤填膺之下,沖出躲藏的坑洞,為張飛揚的戰死而戰,然後,一起英勇的戰死。

    張飛揚並不是什麼聰明之人,卻也不是過于愚鈍之人。

    一開始,他倒的確沒想過這個問題,公開暴露自己,只是想要一心和古晴雪四人撇清關系,不要連累她們,但看了看地龍四饒眼神,立即就明白了這四人心中的(r )血,心中一(r ),大是感動,差點就要改口了。

    但他比較是個謹慎冷靜的人啊。

    深吸了一口氣以後,張飛揚立即恢復了清醒,笑著和所有人握了握手,做出了承諾︰“大家放心。我不會死的。我保證。只要你們听我的。好好躲起來。等這次的風頭過去,我一定會回來看望大家的。”

    可這到底是真的承諾,還是善意的謊言呢?

    古晴雪四人卻是一時分辨不清了。

    她們四人面面相覷,竟都有些迷茫和疑惑,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抉擇了。

    該相信張飛揚嗎?

    如果相信了張飛揚,張飛揚真的沒死,以後他也真的活著回來了,那固然是好事一樁,沒有不答應的道理。

    但這萬一不是真相呢?

    張飛揚其實是打算讓他們四人或者,自己一人去做英雄,主動做出犧牲呢?

    要是這樣的話,那即便他們四人活了下來,但等水落石出的那一,他們四人就不會後悔嗎?

    就這樣,四人陷入了困惑。

    可惜,時間不等人了。

    就在這時,遠處已經有一撥人馬沖了過來,差不多上百人。

    張飛揚心中一驚,生怕古晴雪四人給這上百人看到,大手一拍,故意啪啪啪啪,連打四掌出去,打的四薩倒在霖上,然後,沖著四人惱怒的咆哮了起來︰“哼!就憑你們四個,也想抓住我嗎?真是笑話!我張飛揚想活的話,還沒人能有機會殺了我。”

    那百余人見到這(qing)景,目光都從倒下的四人轉移到了張飛揚的(sh n)上,更是興奮的快馬加鞭,往張飛揚所在的海岸邊沖了上去。

    一個為首之人更是興奮的呼喊起來︰“張飛揚。這你可就錯了。就靠那四缺然抓不住你了。但我們這里有百人。你還是死了能活命的念頭吧。哈哈!大家上。別讓他跑了。”

    此話一出,那其余的殘觀弟子登時一個個發了狂一般的跟著大呼叫起來,死命的抽打馬鞭,不惜將一匹匹快馬活活打死,也要搶在第一個,取張飛揚的(xing)命。

    張飛揚見到這麼多人追過來,臉上神色大變,嚇得趕緊後退,往大海之中狼狽的逃竄,心里卻是松了一口氣,終于不用再去替古晴雪四齲心了。

    因為,就在他逃向海邊的過程中,他清晰的看到,那些殘觀弟子經過古晴雪四人(sh n)邊的時候,根本沒有停定下來去理會那四人,反而把那四缺成了同伙對待。

    而古晴雪也沒有辜負他的期望。

    她看了張飛揚最後一眼,抹去眼中的淚水,咬牙一咬,頭一轉,立即帶著其余三人趁亂逃出了殘觀這些弟子所在的區域,鑽進了遠處的一片樹林之中,轉眼間,不見了蹤影。

    見古晴雪四人都安全的離開了,張飛揚才終于放下心來,不再繼續假裝狼狽了,也頭一轉,將靈氣引導出來,化護罩,(t o)在(sh n)上以後,雙足輕輕一點,一躍而起,從海灘上飄落到了一兩丈外的海面上,擦擦擦的往海另一邊的地平線盡頭逃去。

    他速度快若疾風,煉氣期後期修為實力全開,唰的一下,似是一艘船一般,踏海而行,轉眼間就留下兩片浪花,消失在了剛剛追到了岸邊的所有殘觀弟子的面前。

    見到這(qing)景,其中一個年輕弟子望向剛才發聲的首領,不確定的問道︰“老大,怎麼怎麼辦?我們要繼續追嗎?海里听時常會有危險。”

    那首領是個大胡子,沒好氣的白了這個輩一眼,啪的一聲,賞了他一個大嘴巴子,從馬上站立而起,騰躍著落向海面,也跟著張飛揚逃脫的海的盡頭沖了過去,大聲的命令其余同門跟隨。

    那些人本就對擊殺張飛揚這件事充滿了激(qing),見到首領都帶頭追擊了,自然也興奮的一起跳上海面,結成一個巨大的扇形陣型,繼續踏海追殺。

    就這樣,張飛揚和這批殘觀的弟子在海面上開始了一場耗時持久的追逐戰。

    張飛揚試著變換方向,這些人就會跟著變幻方向。

    張飛揚的速度稍微放慢一點,這些人就會立即跟進,把距離穩定控制在一個更的範圍之內,不讓張飛揚有任何繼續拉開的可能。

    當然了。

    張飛揚無奈之下,只好試著往海浪多的地方逃,並希望借著海面上多雨多霧的氣,幫助自己拉開距離。

    可惜,殘觀的弟子都精明的很。

    看到張飛揚鑽進了一大片水霧之中,不見了蹤影,他們即便依舊窮追不舍,卻是吧陣型從扇形變成了一字型,利用人數優勢,封鎖住了張飛揚所有可能變幻方向,或者藏匿在水霧中的可能(xing),似是推土機下的輪子一般,齊頭並進,不給張飛揚任何機會。

    張飛揚嘆了一口氣。

    看來,只能依靠風了。

    因為,海面上狂風大的氣很多,如果可以好好利用的話,他可以讓速度提升一大截,甚至讓大風把後面追擊的殘觀弟子的陣型攪亂。

    這樣的話,他不定就能來個突然反向奔逃,鑽出他們的封鎖線,逃回吳國去了。

    可惜,這些殘觀的弟子似是猜出了張飛揚的意圖,剛感覺到海面上吹起了大風,他們的首領就立即掏出了一件法寶,並命令四周所有同門都取出法寶攻擊來自于四面八方的颶風。

    如此一來,彩光閃爍之下,再大的風,再濃的霧氣也無可奈何了。

    張飛揚見計劃落空,搖了搖頭,卻沒有喪失信心,依舊保持著樂觀,努力以直線的方式奔逃。

    因為,目前看來,除了這種笨辦法之外,在這海面上恐怕是沒什麼好的辦法了。

    可惜,即便是這樣的方法,張飛揚一連逃了三以後,也開始覺得有些力不從心了。

    畢竟,他(sh n)後追擊的殘觀弟子人多勢眾,體內靈氣消耗干淨了,可以有丹藥補充。

    張飛揚沒了靈氣自然也有丹藥補充。

    但問題是,他張飛揚才一個人,能攜帶多少補充丹藥的療嗓?

    而追擊他的殘觀弟子卻是有至少上百人,這麼多人即使每人只帶一顆療嗓,也足夠張飛燕喝一壺了。

    要是這些人不自己服用丹藥,選擇追到半途放棄,將丹藥集中給了少數的十幾個人,那張飛揚想要安全逃脫的可能(xing)幾乎是零。

    果然。

    當張飛揚認識到這個危險的時候,事(qing)已經朝著更不妙的方向發展。

    到鄰七,張飛揚的丹藥用完了。

    他回頭一看,卻見追擊他的人也少了七成,但那些留下的三成都一個個精滿氣足的樣子,臉上容光煥發,一副靈氣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樣子。

    與此同時,隨著雙方的靈氣此消彼長,張飛揚的速度也慢了下來,與殘觀弟子的距離越來越近,從三十四丈變成了十幾丈。

    要張飛揚現在心里不著急,不擔心,不緊張,那肯定是假的。

    他只是比別人更冷靜罷了。

    該怎麼辦呢?

    張飛揚開始一邊奔逃一邊皺起了眉頭,不停的在心里這樣詢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