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546章開槍

第546章開槍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546章︰開槍

    “你呢?你難道就不令我失望了嗎?你令我一次一次的失望透頂,你現在還有臉說我嗎?”

    “說的也是呢。那麼你要開槍就開槍吧,你的子彈,我不會躲開。”說罷,龍夜天轉身,沒有加快腳步,不緊不慢的朝外面的車子走去。

    風中,那個背影是那麼的淒冷無情。

    她手里那把手槍的射程,足以射到車子停下的地方,以她的槍法,這麼一段距離來說,並不在話下。

    甦小舞手里的槍,對著他背後心髒的位置,只要扣下手板,就可以刺入他的身體里面去……

    可他卻不偏不移,不躲一下,用那樣平靜的態度讓她開槍。

    用那樣冷淡的決心,告訴她,他不躲開子彈。

    這不長的一段距離,卻好像走過了一個世紀一樣,兩個人的臉上,都沒有任何的表情,眼底卻藏著千萬的情緒。

    她蒼白的臉蛋,顫抖的瞳孔,在風中凍得瑟瑟發抖的雙手,黑色的槍上,都似乎蒙上了一層寒霜一般。

    那個男人,依舊冷淡而又平靜,每一個腳步,都像是在等待她開槍一樣。

    ‘呼……’

    ‘呼……’

    寒風呼嘯的像是哭泣的聲音。

    ‘颯颯颯颯……’

    就連樹葉的聲音,都仿佛變成了悲鳴。

    距離越來越遠了……

    當他已經走到了車門前時。

    ‘砰!!’一聲槍響。

    劇烈後,瞬間讓整個世界都靜止了下來。

    甦小舞手中舉著的槍,發射子彈後,冒著輕輕的煙,風兒一吹,煙散了,只留下那槍響後的余音。

    她直直的看著那個站在車前男人的背影,唇角勾起了苦澀的笑意。

    龍夜天站在車前,冰冷的眸光,輕輕的抬頭看向了車子最上角的的窗戶上,子彈扎在了窗戶中間,黑色的玻璃,裂開了道道銀色的波紋。

    似乎用手輕輕一踫,就會變成碎片一樣。

    看著那扎在窗戶上的子彈,新手都不會射的這麼偏……呵……

    男人唇角的笑容,也多了一絲情緒,沒有回頭,沒有停留,上了車子,嘩啦的一下關上了車門。屋】

    車子呼嘯而去。

    小舞站在原地,手里拿著的槍一點點的放了下來︰“呵……龍夜天……”輕輕的念叨著他的名字。

    她又怎麼可能對著他開槍,殺了他呢?

    就算在恨他,他也是她那麼深愛過的男人,就算再恨他,他也是她孩子的父親,如今,她對他更多的是怨。

    怨他為何這麼殘忍?怨他,不肯放過冷炎。

    苦澀的笑意,一點點的從嘴角蔓延到了全身,如今的她,真的寧可站在這寒風中,把自己凍成一個沒有感情的冰塊。

    那樣,不管怎麼樣,冰塊都不會有感情了。

    “小舞姐,小舞姐!”紅蓮踉蹌的跑了過來,緊張的拿過了小舞手中的槍︰“小舞姐,你嚇死我了……你沒事吧?”

    看到小舞姐拿著槍對著龍夜天,她剛剛是身體完全緩不過來,全身的骨頭都是軟的,爬都爬不動。

    她真怕,小舞姐拿槍對著龍先生的那一刻,龍先生會像是對待她一樣,捏小舞姐的脖子,可還好……

    那樣的事情並沒有發生。

    嚇得她現在,心髒還七上八下的。

    甦小舞精神有些恍惚,點了點頭︰“嗯,沒事。”

    紅蓮低了低頭,看著小舞姐一只腳上沒有船鞋子,眉頭緊緊的一皺︰“這外面太冷了,我們先進屋子去吧。”

    “嗯。”點了點頭,所有的一切,都像是被風吹散了一樣,她在紅蓮的攙扶下,回了那個溫暖的屋子里。

    將小舞姐攙扶到沙發上坐下。

    紅蓮立刻起身︰“我去給你弄點洗腳水。”

    “不用照顧我了,紅蓮,你去休息一下吧。”甦小舞抬眸,看了一眼紅蓮脖子上那鮮紅的指印。

    “我沒事。”乖巧的點了點頭,立刻去了別的房間里。

    甦小舞望著紅蓮的背影,紅蓮是個好姑娘,很忠心的孩子,雖然她小的時候,因為顛沛流離,被到處轉賣,而被灌輸了許多奇怪的思想,後來到了基地後,認識了新的朋友,學會了人生,也學會了情感。

    經歷了太多的事情後,那個小姑娘紅蓮,已經在慢慢的長大了,長大的知道,自己的立場是什麼,知道了自己想要什麼,但卻還是那麼的可人。

    不一會兒,紅蓮端來了溫熱的水,放在小舞的腳底下,蹲著身子替小舞脫另一只鞋子。

    “我自己來。你是我妹妹,不同這樣照顧我。”甦小舞彎下腰身,自己脫起了鞋子。

    紅蓮抬起頭,臉上是微笑︰“小舞姐,說我是你的妹妹,這也都是妹妹該做的。”

    “傻姑娘。”她的聲音有些沙啞。

    甦小舞脫了鞋子後,把腳放入了暖水中,沒有穿鞋子的那一只腳,因為凍的太厲害,一放進去,就有種皮膚撕裂的疼。

    “嘖……”她輕輕的哼了一聲。

    “小舞姐,沒事吧?”

    “沒事,只是……”這種熟悉的感覺,好像讓她想到了什麼,好熟悉啊,到底什麼時候,她在冰凍腳的時候洗過熱水?

    腦海里閃過畫面,是她不斷用腳去踹著什麼人的場景,而且對面還是個男人……

    奇怪!

    怎麼會有這樣的記憶?

    她可不記得有人給她洗過腳,她這麼踹過人啊?揉了揉太陽穴,難道是她最近想的太多了,腦子都頻頻出現幻覺了嗎?

    揉著腦袋。

    紅蓮鄙夷的盯著甦小舞︰“小舞姐,你腦袋疼嗎?”

    “哦,沒事。”她搖了搖頭,聲音不大。

    “一定是冷爺的事情,讓您發愁了吧,這樣一來,下個星期就要被判死刑了,我們可怎麼救冷爺啊……”說起來,小姑娘的雙眼蒙上了水霧。

    甦小舞勉強的勾起了一抹笑容,摸了摸懷里,從懷里摸出了一個銅色的令牌︰“放心吧,有這個東西,就有把冷炎救出來的把握。”

    “這個是?”

    “救命符。”小舞眨了眨眼楮,安慰小姑娘的說著。她傷心于龍夜天的殘忍,但她不容許自己傷心太久。

    迅速的給自己療傷,把那一份心痛冰凍住,現在她要做的是,趕緊的把冷炎給救出來,至于救出來了冷炎,她才安心。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