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547章縝密行動

第547章縝密行動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547章︰縝密行動

    紅蓮接過了小舞手中的令牌︰“小舞姐……你是說真的嗎?這個東西真的能夠救冷爺嗎?”

    “當然了。”

    ‘呼……’紅蓮從不懷疑甦小舞說的話,臉上終于露出了笑容,連連點著腦袋。像是寶貝一樣的捧在掌心里。

    她像是一個大姐姐一樣,輕輕撫揉紅蓮的秀發。

    紅蓮抬了起頭︰“小舞姐,你可以和我講講,你和冷爺之間的故事嗎?”

    “可以啊,從我有記憶開始,我就和冷炎認識了,小時候就經常在一起玩,從小……一直玩到了大……”她說著說著,不禁說起了那些趣事。

    那些時候,冷炎帶她去游泳,兩個人光著屁股跳進游泳池,後來,冷炎的屁股被哥哥打腫了。

    所有美好的記憶,歷歷在目。

    傷心時的陪伴,失落時的鼓勵,幸福時的分享,他永遠都站在她身邊最溫暖的地方,當她要倒下時,扶住她。

    當她心力交瘁時,鼓勵她。

    沒有了哥哥時,冷炎成了她最後的依靠,一路走過來,步履艱難,卻從未吭聲喊過一個苦字。

    所以無論如何,付出什麼,她都不能夠讓冷炎出事。

    冷炎被判了死刑後,讓手底下的人,開始人心惶惶了起來,其實自從冷炎出事以後,軍火生意因此停了下來。

    小舞就直接裁剪了一部分的人,那些人和他們的關系並不深,脫離了他們還能夠去找別的事情做。

    留下來的一部分人,都是出生入死的,寧可死也不會離開的兄弟,所以她也立刻喊了石磊過來,讓他去安撫大家,要相信,冷炎一定會救出來的!

    “對了,紅蓮我前兩天讓你做的衣服,你做出來了嗎?”小舞轉眸問道。

    “嗯。”紅蓮點了點頭。

    “做了幾套?”

    “做了好幾套呢,什麼大小和碼數都有。”

    “那就好,冷炎下個星期就要被執行死刑了,所以我們的動作也要快點才行。”小舞說起來,臉色便多了嚴肅。

    更加重要的,也是她手上現在拿著的令牌,必須在皇甫烈發現令牌失蹤之前就行動,否則,功虧一簣!

    望了望外面的天色,已經是下午了,她希望明天一早行動,她已經計劃好了,只要帶出來了冷炎,就立刻去海港的地方。←百度搜索→【←書ソ閱

    坐船偷渡離開……

    這樣是最安全的了。

    船只的問題,小舞也準備好了,接下來的時間,她得打起十二萬分得精神,收拾東西準備東西。

    ‘叩叩叩’

    “估計是石磊來了,紅蓮,去開門。”

    “哦。好。”紅蓮匆匆的去拉開門,疑惑的看著門口站著的人,歪了歪頭︰“這位先生,您是誰啊?您找誰?”

    小舞正在收拾著東西,听到紅蓮的聲音,疑惑的回了回眸︰“蕭策?”

    紅蓮鄙夷的看了看小舞姐,知道了門口的這位男人是熟人,這才恭恭敬敬的閃到了一邊︰“先生請進。”

    蕭策緩緩的步入,唇角勾著一抹懶散的微笑︰“小東西,要找你可真不容易呢。”

    小舞納悶的眨了眨眼楮,蕭策肯定以為她是住在那個公寓的,難怪找不著她呢︰“我最近都住在這兒,怎麼大晚上的突然過來了?”

    “過來留宿。”他伸著懶腰,走到了沙發旁,坐了下來,眉眼帶著愜意的笑容。

    甦小舞擦了擦汗,瞬間無語,她幾乎已經快習慣蕭策這種突然莫名其妙的幾句玩笑話,真有點黑色幽默的意思。

    所以,她也學聰明了,直接不搭這茬就行了。

    倒是紅蓮不明所以︰“那我去收拾客房出來。”勤快的小姑娘已經卷起了袖子。

    “誒……紅蓮!”

    “嗯?怎麼小舞姐?”紅蓮一臉漠然。

    “呵呵。”蕭策笑了笑“你這身邊的小姑娘倒是個聰明人,去吧去吧,我不講究,屋子隨便收拾一下就可以了。”

    甦小舞唇角微微顫抖︰“你該不會是說真的吧?”

    蕭策托著腮︰“我擔心明早,起不來就今晚先過來了。”懶散的語氣,就像是隨便的聊天一樣。

    “明早?為什麼你明早要過來?”

    “難道你明早不是準備行動麼?”他輕輕的側了側頭。

    “這你都知道……”小舞聲音拉長,要知道,自己說要去偷令牌都是好幾天之前的事情,蕭策竟然就知道了明天要行動的事情。

    神算麼?

    他聳了聳肩膀,隨心所欲的伸出手︰“令牌給我看看。”

    “諾……拿去。”對于蕭策這個經常幫她指點迷津的人來說,小舞還是沒有什麼戒心和懷疑的,掏出了玄武軍區的令牌,放到了他的手中。

    當小舞松開手。

    那熟悉的銅色令牌展現在蕭策眼底時,他某種多了一抹淡淡的情緒,劍眉皺了皺︰“你竟是去偷的皇甫烈的令牌。”

    甦小舞眼眸撇向了別的地方,並不與他的視線交接,要知道那天蕭策只是和她說過,讓她偷龍夜天的令牌去,那樣會簡單很多。而並未和她說去偷皇甫烈令牌的事情。

    諾諾的開口︰“誰的不都是一樣嗎?反正只要是將軍的令牌,就可以忙到大忙的,對吧?”用極其一本正經的語氣說著。

    蕭策看了眼令牌,並未再多語什麼,這個小東西,是在擔心會連累龍夜天,所以冒險也要去偷皇甫烈的令牌。

    呵……

    真是情到深處,果真就是傳奇呢……

    甦小舞轉眸過來,疑惑的看著蕭策︰“你盯著我干什麼?”

    “小東西,你說問世間情為何物?”他懶散的笑著,把玩著那銅色的玄武令牌,一副戲弄的摸樣看著她。

    小舞臉色一沉︰“你這麼有學問,你說是何物?”一邊和蕭策說著,小舞一邊去搶他手里的玄武令牌。

    可是每一次伸手過去。

    他輕輕的一抬手,手臂一閃躲,總是順利的躲避過她伸過去的手。

    一個拿。

    一個移開。

    甦小舞速度加快,蕭策臉上並未有任何的表情,甚至是沒有看甦小舞一眼,但是卻好像能夠未卜先知似的,知道她的手會從哪個地方伸過來一樣,總是輕而易舉的躲開,淡笑著道︰“是毒藥,總有一天,會把你這個小東西的肚子腸子,都腐爛掉。”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