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562章未央的決定

第562章未央的決定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562章︰未央的決定

    醫生立刻上前,檢查了一下放在病房里的儀器︰“小姐的身體一切正常,好好的療養幾天就可以康復了,不過還是得多注意營養問題。”

    甦小舞點了點頭︰“我為什麼站不起來?”她手摸了摸自己雙腿的地方,剛剛她試圖的起身,可是手腳就跟不受自己控制一樣,動彈不得。

    “您身體運動量過度,手腳有明顯的肌肉拉傷,疼痛是正常的,這幾天就暫時先坐輪椅吧,沒有什麼大礙,再休息幾天就會好。”

    醫生簡單講了一遍,又留下一下囑咐後離開。

    “你背著那個朋友,走了那麼遠,身體自然多多少少的受了傷,就別亂折騰了,好好的躺著休息吧。”未央一邊勸告著,一邊扶著她讓她慢慢的她躺回了床上。

    “未央,我睡了幾天了?”她的聲音依舊很沙啞,每個字都要用力的才能夠說清楚。

    “兩天了,你之前和我說,你想讓你的那位朋友早點安息,所以,我將他的骨灰已經放入你選的墓地里了。←百度搜索→【←書ソ閱還有墓碑上的字,也是你寫的那些,沒錯吧?”慕容未央平淡的說著,墓地是小舞在殯儀館時就決定的,墓碑上刻得字,那天小舞也寫了出來,準備送去雕刻墓碑的。

    如果不是甦小舞暈厥的話,在遺體火化完後,就會直接送去安葬的,因為小舞提過,想讓朋友早點入土為安,又不知道她什麼時候才能夠醒過來,所以就替她把事情給善後了。

    甦小舞點了點頭,他安葬好了,就好……

    到了現在,才會深刻的明白,一旦人死了,你就真的什麼都坐不了了︰“我想去墓園,看看……”

    “今天不早了,你好好休息一天,我明天推你去墓地祭拜你的朋友好不好?”

    “嗯,好。”小舞點了點頭。

    慕容未央坐在了她的身邊︰“你這和龍夜天,是鬧了什麼別扭呢?怎麼兩個人都怪怪的。”以前,她並沒有那麼多的好奇心,不知道為什麼和甦小舞認識之後,總是讓她對很多事情都充滿了好奇。

    “鬧別扭?呵……我不想和一個殺了我最親近的人鬧別扭。”甦小舞的眼底帶著無數的絕望。

    她再也埋怨龍夜天了,他連讓她埋怨的資格都沒有,對他,只有無數的憎恨!

    慕容未央一怔,突然覺得這其中的事情不簡單,看來和那個死去的男人有關系,眸光一轉,見小舞的表情看起來很糟糕,也不願意在繼續這令她痛苦的話題,語鋒一轉︰“不說那些不好的了,你早點好起來,我走的也放心。”

    “你走?你要走去哪里?”

    “我快要回國去了。”慕容未央微微一笑。

    “回國?你要回國去了?你不繼續找皇甫御了嗎?”

    “我已經見到過他了,就在南都。是他親自來找我的。”未央微笑的說著,目光拉扯回憶,那是半個月前的事情了……

    慕容未央做夢都沒有想到,那個消失了很久,四處躲著她的皇甫御,竟然主動來找她……

    回憶那天……

    ‘未央,沒有愛情的婚姻,注定一生悲哀,那是我們彼此的悲哀,你這姑娘也太執著了一些,好好的去找一個好人家,嫁了吧,別被皇室的身份束縛了你一輩子。’這是皇甫御見到她時的告誡。

    慕容未央不懂,也不理解‘我們身是皇室的人,就應該遵從我們的命運,婚姻是職責,不需要感情。’

    ‘呵……’皇甫御手指輕起,勾了勾耳鬢的長發,唇角掛著邪魅的笑容‘皇室不過是一個牢籠,什麼身份都只是一個噱頭罷了,你被這牢籠關了上輩子,下輩子難道還想繼續被關著麼?呵呵,反正我是不願意,鳥兒啊,長大了就該學著自己學飛翔,若不然,你一生都不會明白什麼是樂趣。’

    ‘樂趣……’慕容未央確實不太懂什麼是樂趣,但是皇甫御說的話,卻深深的觸動著她的心,大家都是皇室的人,從小在皇室中長大,那個鐵一樣的牢籠禁錮這一切自由︰‘你的意思是,你要拋下身份,拋下一切,再也不回頭了嗎?’

    ‘當然,當我離開南都的那一刻,我就早已經拋下了一切,未央,我今生今世,永生永世都不會回頭,皇室與我,再無瓜葛。’

    ‘那你接下來要去哪里?’

    ‘天涯海角,四處為家,從此,我將兩耳不聞窗外事,做個閑人。’

    從回憶中拉了回來,。

    慕容未央把那天皇甫御和自己說的話告訴了甦小舞。

    聞言,小舞皺起了眉頭︰“他的意思是,他再也不會回來了嗎?”

    “嗯。”慕容未央點了點頭︰“他來找我,大概是要給我一個交代吧,我也不執著什麼了,細細想來,他說的沒錯。自由不是錯,錯的是我,不懂自由。”

    自由不是錯,錯的是我,不懂自由。

    未央的這句話,讓小舞心里有些別扭︰“你放下了?”

    “嗯,我之前,只是介意他的不告而別,他欠我一句再見,那天他把那句再見還我了,我就什麼都放下了。”慕容未央眼里很放松,看得出來,她已經完全釋懷了。

    也對。

    從一開始,甦小舞就很清楚,慕容未央不懂得愛情,對于皇甫御也沒有任何的感情,只是因為別人的一句話,所以強迫被綁在一起,但是,皇甫御搶先掙脫開了那枷鎖。

    枷鎖斷了。

    未央其實也自由了。

    這未嘗不是一件好事,皇甫御啊皇甫御,你總算是給我們一個交代了呢,只是,這一回,你又去了哪里呢?你還會回來嗎?

    “對了,這個給你,這是皇甫御讓我給你的信,這半個月我一直沒有找到你的人。去你公寓也沒有見到你。”慕容未央回到沙發上,從手提包里拿出了一張小小的信封,將信遞給了她。

    “我前半個月基本上都沒住在公寓里,你自然找不到了。”她幾乎一直住在冷炎的別墅里,而且一心想著救冷炎的事情,哪里還顧忌的了別的。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