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564章神秘男子加更

第564章神秘男子加更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564章︰神秘男子(加更)

    漫天的雪花像是柳絮,不停地隨著冬天的風飄舞著,皇甫御的唇角勾起了邪魅而又柔和的微笑,這樣孤獨的景色,美的幾乎不成了樣子。

    巴士緩緩的從鄉間的小路上開過,帶過了一條漂亮的風景線。

    一點點的譜寫著,皇甫御的一生……

    *

    vip病房周圍很安靜,就算是外面的走廊,除了醫生護士外,也沒有什麼人經過,甦小舞在醫院里又養了一天。

    身體稍微有了一些好轉,雖然還很體弱,但是醫生說是因為身體營養不良造成的,她至少得好好補一月半月的,才能夠把損失的營養給補回來。、

    而她身上有很多處的肌肉拉傷,每天都要擦一遍藥,現在雙手雙腳上都還戴著防止拉傷的東西。

    現在的她,沒有辦法很好的走路,全身一做大幅度的動作就疼的很,就像是個半癱瘓了的病人一樣,卻哪兒都被慕容未央給照顧著。

    雖說她早就說過,不需要未央這麼來照顧了,可她偏偏執著的要照顧她。

    “下坡了,小舞你坐穩了。”慕容未央推著輪椅,暫時離開醫院。

    “我沒那麼嬌氣,你盡管推。”

    “你餓了嗎?要不要吃點東西再去墓地?”

    “早上已經吃過了,我很飽。”

    “好吧,你餓了在告訴我吧。”

    “嗯。”小舞點了點頭,算上自己昏迷的那幾天,這都多少天了,她還沒有去墓地拜祭過冷炎,真的好想念你啊。

    至于紅蓮和石磊,她嘗試過去聯系他們,但是一個都聯系不到,那天不知道他們是不是也遇到了意外。

    想到,她的心,就不禁揪了起來。

    隨著天氣越來越涼,南都已經連續幾日下著小雪了,今天依舊是沒有什麼太陽,風也不大。

    不過天空還是飄著白色的雪花,周圍好多的地方都被染成了雪白的顏色。

    那片空曠的墓園里。

    漆黑的墓碑上雕刻著鮮明的冷炎兩個字,在最下方,還有著四個小字‘小舞泣立’

    冷寂的寒風,帶著雪花,絲絲涼意撲面而來。

    此時此刻,冷炎的墓碑前,一個身著深色風衣的男人站在那兒,他身形高大而又修長。墨色的頭發搭在額前,男人有著一張巧奪天工般精致的五官,帶著成熟的味道,尖銳的眼楮里,看似桀驁專橫、凌厲無情,卻帶著淡淡的哀傷。

    男人的視線,淡淡的掃過墓碑上的字,從風衣的口袋中掏出了一根煙,放在唇間點燃……

    淺淺的吸了一口,一縷青煙隨著煙卷上的火星子飄起。

    男人起手,拿下口中的煙,單膝蹲了下來,目光注視著墓碑,他緩緩的將那根剛剛燃燒的煙放在了墓碑前。←百度搜索→【←書ソ閱

    “小炎,我們應該很久沒有一起抽過煙了吧。”低沉的話落,男人成熟的臉畔,勾起了一抹微笑。

    墓地外面的人行道。

    ‘咯吱……’

    輪椅悶響了一聲,一下 住了。

    小舞低下了頭︰“怎麼了?”

    未央也低了下頭︰“糟了,好像是卡到井蓋了,小舞,你先起來一下,我把輪椅搬出來。”她將甦小舞攙扶了起來。

    “嗯,好。”

    人行道上,兩人忙碌了起來。

    而就在不遠處的馬路旁,穿著深色風衣的男人,目不斜視的上了一輛黑色的轎車,車子沒有停留,揚長而去。

    小舞扶著一旁的樹,讓自己勉強站直身板,一直低著頭注意車輪子︰“還拔得出來嗎?好像卡的有點緊,要不要我來幫你?”

    “你幫我?你要是真來幫我了,我一會兒可就不知道該怎麼照顧你了。”慕容未央雙手抓著輪椅的兩邊,用力的一拉。

    只听 的一聲。

    輪椅順利的被她從井蓋的細縫里拉扯了出來。

    未央攙扶著小舞回到了輪椅上,拖著她繼續往墓園里走去,墓園涼快的很,清風斜來,嗖嗖嗖的打在兩人的臉上。

    一路到了冷炎的墓碑前。

    兩個人的注意力,一下被墓碑前放著的白色雛菊,那是一束新鮮的花朵,看起來應該是今天剛剛放在墓碑前的。

    小舞疑惑的看著那束小雛菊,又看了看自己懷中的菊花,扭頭看了一眼未央︰“未央,你今天早上還來過這里嗎?”

    “我從早上就一直和你呆在一起,怎麼可能會來這里。”

    “那怎麼會有人在冷炎的墓碑前放花?”小舞越看越疑惑,難道是石磊,紅蓮嗎?可是不對啊,連她都聯系不到那兩個人,他們有怎麼會知道冷炎的情況呢?那,不是石磊紅蓮還會有誰來拜祭冷炎?

    她有些納悶,難道還能夠是哪個隨便路過的路人嗎?

    慕容未央也一臉漠然︰“難道,是伯爵?”

    “呵…!如果是他的話,你不覺得可笑嗎?”龍夜天確實是為數不多知道冷炎去世了的人,也是有那個能力知道她把冷炎安葬在什麼地方的人。

    但是那個親手扼殺了冷炎的劊子手,怎麼可能來祭拜冷炎?那絕對是天大的笑話……

    慕容未央無奈的皺起了眉頭,繞過輪椅走到了墓碑前,蹲下身便注意到了就在小雛菊旁邊,還放著一支燃燒了一大半的煙,不過似乎是因為被雪覆蓋了,所以煙燃燒到一大半後,便熄滅了。

    “小舞,你看,這里怎麼還放著半根煙。”未央指了指墓碑上的煙。

    甦小舞眯了眯眼楮,方才看清楚墓碑前那不起眼的半根煙,擺放的很整齊,這看起來絕對不是有人隨手丟在這兒的。

    煙?

    花?

    到底是誰來祭拜過冷炎?

    是誰?

    甦小舞怎麼想也想不到是人,眉頭深鎖著,低頭看著墓碑上雕刻著的字︰“未央,麻煩你扶我一下,我想蹲下來。”

    “你小心點。”

    “沒關系。”

    小舞蹲到了墓碑前,雖然疑惑,但想不到是誰,也沒有再多想了,她將自己懷里的鮮花也放了下去,冷炎,抱歉,這麼晚才過來看你,在那個世界……

    你還好嗎?

    你知道嗎?直到現在,我都還有些沒有習慣,沒有了你,如果可以倒流的話那該多好?我想回到小時候。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