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582章有肚子的女人

第582章有肚子的女人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582章︰有肚子的女人

    “一個人的離去,是一段故事的終結,但是他的故事,會永遠的留在你的心里,不是嗎?只要真正的活過,離去後依舊有人惦記著他,那也是一種滿足,人生來就是為了等待死亡,總有一天,你,我,都會相繼離去。歲月不過轉瞬而已,如果你相信這個世界上有天堂的話,那麼你們,自然還會相遇。”

    蕭策一邊開車,一邊淡淡的說出那些話。

    有時候,他的話總是能夠讓人去想很多很多,給迷茫的人,指了一條明亮的路,甦小舞托著腮,心里苦苦的想著蕭策的話。

    望著天際的繁星。

    天堂……

    那種地方真的有嗎?如果我相信有的話,是不是有一天,我們終究在那個地方相遇呢?那些她失去的朋友們……

    遲早都會在再度遇見。

    是嗎?

    安靜的車內,很快在一條繁華的街道上停了下來。

    蕭策拉開車門︰“下車吧,今天就暫時在我這兒呆一晚上,明天,再說明天的。”

    “謝謝。”她感激的點了點頭,說實話,蕭策一直以來的幫助,都讓她十分的珍惜這份恩情。

    從絕色店一直到電梯。

    “這不是甦小姐麼?好久不見呢……”

    “店長又和甦小姐去哪里約會了?”

    店員們,看到她都極其的熱情,以小舞前段時間頻繁出入這里的次數來看的話,幾乎她這張臉,已經死死的映在了這些店員的腦子里。

    他們都很熱情……

    搞得小舞倒有些不好意思了,不過她都真心的把他的朋友視為朋友。

    在蕭策的家里,甦小舞也是每個地方都摸熟了,偌大的地方,哪個房間是臥室,哪個房間是書房,哪個房間是客房都一清二楚。

    “我今天睡在這兒?”小舞站在他的臥室里,這不是他的主臥室嗎?

    “怎麼了?還是說,你想要跟我一起睡呢?”蕭策說著,唇角勾起了弧度,輕輕的勾了勾她的頭發,挑釁味十足。

    小舞趕緊的往旁邊躲了一步︰“不是……只是……”

    蕭策偏了偏頭︰“只是……你眼里這麼期待的話,我不介意留在這個房間陪你睡覺。”說著,蕭策開始寬衣解帶了起來。

    ‘噗……’

    小舞只覺得一口老血涌到了喉嚨口,死死的嗆著︰“蕭策,別玩了。”

    “玩?”蕭策突然一改慵懶的臉色,伸手拉起了小舞,直接將她按到了床上,單手抓住了她的雙手,將她雙手緊緊的按在床頭的地方︰“小舞,我可是從來不會拒絕和女人上床的……”

    沙啞的聲音,在她的耳邊飄過。

    不禁讓人心悸。

    甦小舞睜大了眼楮,身上蕭策的神情突變,確實讓人嚇了一跳,在沉默了片刻後,鳳眸一眯︰“難道,連孕婦,你都不拒絕嗎?”

    “孕婦?”蕭策的目光往下緩緩落了下去,落到了甦小舞的肚子上︰“龍夜天的?”顯然他並不知道她懷孕了、。

    “是。”

    “呵……”蕭策輕輕的笑了一聲︰“幾個月了?”

    “兩個月左右。”

    “兩個月左右?這可真是命運弄人呢,你和他已經鬧到了這樣不可開交的地步,卻還懷了孩子。←百度搜索→【←書ソ閱小東西,不如我幫幫你……讓這個孩子……”說著,蕭策的手撫摸到了小舞的肚子上去……

    “喂,蕭策!別鬧了!”

    “我是認真的,多年之後,你會感謝我現在,這麼幫你。”說著,他的大手撫摸到了小舞大腿的地方。

    甦小舞睜大了眼楮,這才稍微認真了那麼一點點,動了動腿︰“你禽獸啊?孕婦也上?”話語中,依舊還帶著一些玩笑。

    “哈,哈哈哈哈哈……”蕭策起身,坐在床上,單手撐住了額頭,笑的撫起了額前的劉海,眼底帶著濃濃趣味的看向小舞︰“小東西,你還真是淡定的可怕,萬一我真的是禽獸,你怎麼辦呢?”

    “還能怎麼辦?跟你打架唄。”她自然不相信蕭策會那麼做,所以從一開始就沒有太認真。

    “打架?你行嗎?”

    “你想試試嗎?”甦小舞微微一笑,偏了偏頭。

    “試試?怎麼試試?”

    這時,小舞靠近了蕭策,說時遲,那時快,手在腰間一抹,多了一根小小的針管,針管猛地朝蕭策的脖子扎了過去。

    針尖最銳利的地方,剛剛挑破了他的皮,液體才剛剛注射……

    蕭策起手,便握住了她的手腕,拔下了剛刺入脖子里的細針,拿下針管,再度看向小舞時,眼底帶著另一種情緒︰“我說你這個小東西,是想要弄死我嗎?”

    甦小舞笑了笑︰“你這不是阻止了麼?只注射進去一點點,沒事的。”

    他起手摸了摸被扎過的針眼︰“龍夜天那個家伙,怎麼會喜歡上你這麼一個腹黑的小東西,嘖……這東西,沒毒吧?”

    “有。”小舞自然配合的點了點頭。

    “呵……”他輕笑了一聲,將針管丟到了一邊︰“以後這種東西,少拿出來折騰,傷了自己,你就該哭都來不及了。”

    說著,他下了床。又扭頭對她說道︰“不早了,早點睡覺吧。”

    “嗯。做個好夢。”

    蕭策點了點頭,手輕輕的按了按腦門,走出了主臥房的門時,他摸了摸脖頸,這個小東西,迷藥的分量還挺足的,剛剛應該只是注射進去一滴而已,竟會讓人有些發暈了,真是一個小毒物。

    安靜的臥房。

    離開了那個束縛著她的別墅,即使是睡覺,都會讓人覺得安心起來,她討厭不自由,討厭那樣的禁錮。

    所以這外面,即使是空氣,都是令她舒服的。

    這大半個月來,甦小舞難得的睡了一覺舒服的,把平常缺的覺,都一次性補了回來,所以這不,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

    初醒。

    她倦意未消的揉著眼楮走出臥室,雙眼還泛著沒睡醒的朦朧,走出臥室,就看到客廳里,一個男性背影正站在架子旁,手里拿著什麼東西。

    “蕭策,早啊。”她打著哈欠,對著那個男性背影打了一個招呼。

    “嗯……原來策這兒還留了女人過夜。”男人低沉的聲音響起,站在架子旁的人,一點點的轉了過身,目光落在甦小舞的身上。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