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583章朱雀軍區的兵符

第583章朱雀軍區的兵符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583章︰朱雀軍區的兵符

    一個站在走廊,一個站在客廳,不遠的距離,兩個人的視線交匯,對視到了一起。

    小舞目光一怔。

    站在書架旁的男人,一身休閑的衣服,也顯得格外的成熟霸氣,頭發全部撩起,露出了額頭。

    “皇甫、烈……”甦小舞擦了擦眼楮,讓自己趕緊從困意中清醒過來,目光定了定,確定自己沒有看錯。

    面前的男人,竟然真的是,皇甫烈?

    怎麼會呢?

    他怎麼會在這兒……

    皇甫烈轉身視線落在小舞身上時,眼底也多了一絲光彩︰“哦?這不是甦小姐嗎?你怎麼會在策這兒……”

    兩個人眼底都是疑惑,看著彼此。

    小舞定在了原地,一動不動,打死她也沒有想過,在蕭策這兒一覺醒過來,看到的人竟然會皇甫烈!

    而皇甫烈的眼底也帶著一些驚喜,目光上下打量了小舞一番︰“你,昨天睡在策這兒?原來你們之間還有這樣的事情麼?”

    甦小舞沒有解釋,她自認為,自己和皇甫烈沒有什麼交集,只是認識而已,自然就不用和不需要的人解釋太多。

    只是淡淡笑了笑︰“蕭策呢?”

    “我來的時候,他就不在家,大概是出去了吧。”皇甫烈說著,已然坐到了沙發上,他坐在那兒,依舊給人一種唯舞獨尊的氣勢。

    幾乎讓人難以靠近。

    甦小舞走到了客廳,但沒有靠近沙發,左右尋望了一眼,看來皇甫烈說的是真的,蕭策沒有在家。

    目光打量向皇甫烈︰“大殿下也是來找蕭策的?”

    皇甫烈優雅的微笑著,一只腿輕巧的架在另一只腿上,微微點頭。

    甦小舞眼底都是疑惑︰“大殿下和蕭策是……”什麼關系?雖然蕭策和皇甫烈同是將軍,以前算是同行,可蕭策現在不是閑人了嗎?為什麼皇甫烈還會來這兒找蕭策?

    “我們是朋友,難道策沒有告訴你嗎?”皇甫烈微微一笑,隨意的說著。

    “朋友?”

    “怎麼……你很驚訝嗎?”

    “是有些驚訝。”小舞這點倒是誠實的很,沒有多掩飾什麼,只是點了點腦袋,她確實非常的驚訝!

    從開始,她就是知道,皇甫烈野心勃勃,絕非善類,一開始就知道,皇甫烈有心統一四大軍區,是南都現在最可怕的男人!

    之前,雖然很少露面,但皇甫烈絕對是暗中幫著江惠的,要不然,江惠雖然厲害,很會算計,但也不可能把事情辦得那麼淋灕盡致,在背後一定有一股更大的權勢。

    要知道。

    皇甫烈幫助江惠的話,可是直接與利益掛鉤的,如果龍一凡當上了將軍,以皇甫烈的手段,利用龍一凡把他當槍使,簡直就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只不過,事與願違……

    最後事龍夜天登上了將軍的位置,估計,這會給皇甫烈野心帶來很大的不便利吧。

    然而。

    在想想蕭策,明明有著讓人搶破頭的權勢和地位,他卻毫不在乎的統統丟下,甘心做一個閑人。

    這和皇甫烈的野心比起來,實在是,不是一類人,怎麼會是朋友?而且皇甫烈真的很奇怪,記得他以前還說過,他認識她的哥哥,還熟悉的很!

    越是去想。

    小舞越是覺得皇甫烈身上有著很多的事情,就像是一個很龐大的謎團一樣,讓人疑惑,又讓人不敢去猜測。

    皇甫烈坐在沙發上,打量著小舞︰“說起來,我也有很長一段時間沒見了,有兩個月了吧?”

    “差不多吧。”小舞淡淡的說著。

    “你一直站在那兒做什麼?這里是策的家里,你不必這麼拘束吧?過來,坐這兒吧。”皇甫烈輕輕的看了身邊的位置。

    甦小舞卻還是沒有過去,而是拉了一個旁邊放著的高腳椅子上,坐了下來︰“大殿下打算在這兒等蕭策回來嗎?”

    “對啊,我在這兒,你很緊張?”

    “沒,還好。”甦小舞落落大方的回答著,絲毫沒有表現出任何的異樣。

    “你的臉色,看起來沒有以前那麼精神了。听說之前那個被判了死刑的軍火商和你頗有關系,是以為你他死了,所以你心情低落嗎?”

    皇甫烈知道這件事,甦小舞一點也不意外,在南都,大大小小的軍火商不少,但是冷炎算是頭目級的人物了,對于軍區來說,這樣一個世紀大罪犯,皇甫烈身為軍區的將軍,又怎麼可能不關注呢。

    甦小舞淺淺的笑了笑︰“大殿下,既然知道,又何必問那麼多呢?”

    “他叫,冷炎對吧?”

    小舞不語。

    皇甫烈微微一笑︰“節哀吧,既然是軍火商,注定會有這樣的結果,你應該很清楚,就算龍夜天不抓他,我也會抓他……畢竟,有證據。”

    皇甫烈的誠實,讓小舞有些痛恨,可人家說的沒有錯,冷炎被抓到了證據,不止是龍夜天而已,只要是軍,就和他們是敵人。

    “事情都過去這麼久了,大殿下為什麼突然要和我說這些呢?”

    “替你感到,不值啊,甦小姐,你和龍夜天那樣的關系,他卻沒有打算放冷炎一馬,畢竟以他現在的實力,就算給冷炎減刑一類的,也是做得到的。似乎你們的情份,沒有讓他在野心面前低頭呢。”

    “野心……呵……”小舞輕笑了一聲,她明白皇甫烈話中的意思,就是說龍夜天不殺冷炎的話,會耽誤前途麼。

    黑和白之間,都是如此。互相廝殺,誰又可能會放誰一馬呢?

    “你就一點都不恨他嗎?”皇甫烈打趣的問著,單手托著腮,話語間,都是隨性,雖然說出這樣的話,但卻好像是在平常聊天一樣。

    小舞坐在高腳椅子上,眯了眯眼楮︰“大殿下,覺得我應該恨他嗎?”

    “那就要看感情了,你和龍夜天的感情越深,自然會越恨,同樣的,你和冷炎的感情越深,自然也會越恨,你說,我說的對嗎?小舞……”

    “呵……”甦小舞輕笑了一聲︰“不知道大殿下突然和我這些干什麼?”

    皇甫烈起身,朝小舞走了過去,俯下身︰“如果你想給冷炎報仇的話,我可已幫你……”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