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602章他的寶貝

第602章他的寶貝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502章︰他的寶貝

    一番話落。

    剛剛還是黑的東西,轉眼被說成了白的。

    周圍圍觀的人,都有些傻了眼,搞不清楚情況,怎麼會突然之間,畫風就轉成了這樣?和預想中的完全不一樣啊。

    皇甫烈眉尾輕輕顫動,頂著面對男人,遲遲不語,這是他極少在這樣的場合,竟然說不出一個話來。

    使臣伸了伸手︰“謝謝南都贈與的這份禮物,巧了,我們國的君主,也特備了一份薄禮。”

    只是伸出手,便有跟隨在身後的部下,呈上來一個銀色的盒子,打開盒子放在了使臣的手中。

    乍一看過去,里面躺著的是一朵白玉雕刻的百合花。

    百合的寓意,和好,和平……

    一時間,一片安靜。

    小舞杵在原地,目光仍舊目不轉楮的盯著他,微張的唇想要喊他,可是他的目光卻不忘自己這兒看一眼。

    不免的讓她內心有些不安,是哥哥嗎?真的是哥哥嗎?會不會是她搞錯了?萬一是她認錯了怎麼辦?

    西城使臣?

    哥哥怎麼會變成西城的使臣呢?

    對了……

    冷炎說過過,在西城有哥哥的消息,那他就是她哥哥啊,不然怎麼會在這個時候,這樣毫無道理的幫她?

    甦小舞的腦子都亂成了一團麻,各種疑慮和猜測在腦海里紛紛閃過,情緒久久無法平靜,思緒也越猜越亂。

    “風哥哥說的真好,我們送的百合,南都贈與了這落地開花的水晶,絕配,絕配,這是天意都要我們兩國交好啊!”慕容未茵是個極其聰明的女子,小事上能言善辯,大事上看似迷糊,卻也是聰明伶俐,察言觀色之道,更是精通。

    “是是是,天意,是天意啊,看來這位小姐打碎了水晶,還真是老天的安排。”元老也立刻反應過來,把話接了過去。

    甦小舞更加的愣神,那一聲風哥哥,像是喊到了她心里去了,風……甦瑾風,是她的哥哥,絕對是哥哥!

    使臣站著的地方,恰好與皇甫烈近,他順手將手里的裝著百合的盒子遞給了皇甫烈︰“還請大殿下代南都手下西城的這份薄禮吧。”

    皇甫烈看著那遞過來的東西,這才一點點的緩過神,小聲喊道︰“甦瑾風……沒想到,你竟然會是西城的使臣。”

    “是啊,烈,我回來了,作為好友,你不該歡迎我嗎?”甦瑾風也用極小的聲音道。

    旁人都听不到兩人的談話。

    皇甫烈形式上的收下了禮物,在外人看來,事情就是解決了!

    元老也趕緊處理著現場,讓大家都別簇擁在一塊兒了。

    當其它人當做沒事散開後,繼續歡樂的宴會時,這幾個重量級的人物還並未散開,依舊是站在原地。

    皇甫烈握緊了手里的禮盒,一向冷靜的他,此時幾乎是看的出來的臉色有些異樣,眼楮迸射出的光芒都不對經,許久︰“呵……是啊!確實該,好好的歡迎你!”

    字語之間,話更重了。

    甦瑾風含著笑︰“來日方長,烈,會有你好好歡迎我的時候,不急!”淡淡的說完,他的目光一轉,落到了一旁沉穩的龍夜天身上。屋】

    繞過皇甫烈,朝龍夜天走去,路過小舞的身畔,他的目光依舊沒有朝小舞看一眼,像是完全沒有注意到那個女孩的存在一樣。

    可那一下的擦肩而過,卻牽動了小舞的心,即使哥哥不看她一眼,她的目光也隨著哥哥的身影忘了過去。

    甦瑾風的腳步停在了龍夜天的面前。

    冰冷的男人,還是沒有一點的表情,黑色的眼里,思緒隱藏的依舊很深,沒有表露出來,讓人看不透他此時的想法。

    甦瑾風不緊不慢的開口︰“伯爵,哦……不,听聞你現在已經是青龍軍區的將軍了,從政界到軍界,應該算的上是南都的第一人了吧?呵,這等才華,實在讓人欽佩!”

    說著,他友好的伸出了手。

    龍夜天垂眸,也伸出了手。兩個男人的手掌握在一起時……

    甦瑾風暗中手掌的力度加大。

    龍夜天皺了皺眉頭︰“不敢當,使臣的足智多謀,才讓人敬佩。”

    “呵……”甦瑾風微笑,掌力依舊未減,死死的握緊,如果仔細去听的話,幾乎都能夠听到骨頭咯吱咯吱的聲音。

    然而,兩個男人的臉上都沒有任何的變化。

    “呃唔……”

    突然,甦小舞一股反胃的干嘔,想要吐的感覺從胃里竄起,還是剛剛吃甜食吃多了,她趕緊捂住了嘴唇。

    兩個握在一起的手,因為那一聲悶嘔聲松開,龍夜天看了過去。

    甦瑾風的余光也朝小舞打量了過去。

    小舞只覺得胃里翻疼的比剛剛還要厲害,她實在有些忍不住了,捂著嘴巴扭頭趕緊的往衛生間跑了去……

    腳步匆匆。

    單間里。

    ‘嘔……嘔……’

    吐得比剛剛還要厲害。

    ‘嘩啦……’吐的她整個人頭虛脫後,站在洗手盆前,小舞用冷水拍了拍腦門,又漱了漱口,撐在洗手台上,緩了好一會兒,這才徹底的緩過來。

    看著鏡子里的自己,面色有些發白。

    重重的呼出幾口氣,腦海里徘徊過哥哥的摸樣,五年前的哥哥,和剛剛看到的哥哥不停的在面前交錯著。

    雖然外貌有了些許的變化,但是是哥哥……

    可哥哥為什麼,從始至終都不看她一眼呢?

    哥哥難道會不記得她了嗎?還是有什麼難言之隱呢?那個時候,一直忍耐著,忍耐著自己的心情。

    可是還是會去想為什麼。

    深鎖眉頭,小舞愁眉苦臉的走出衛生間。

    長長的走廊上,她魂不守舍的,一直沒有看前面的路,直到抬起頭,一個站在走廊上的男人,吸引了她的視線。

    他一身黑色西裝,外套的口袋上放著藍色的配飾。

    墨色的劉海,輕搭在額前,深邃的輪廓,精致的五官,目光凌厲而又沉穩,他靠在走廊的牆壁上。

    手里拿著一根煙,指尖輕輕夾著,緩緩的吐出煙雲時,甦瑾風的目光這才偏頭看向了另一頭站著的她。

    小舞杵在原地,愣愣的盯著他,他的眉毛,他的眼楮,他的鼻子,他的嘴唇,他的一切一切都死死的映入眼里,似乎深怕下一秒他就會不見了一樣。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